我在字节半年游,体验养蛊式招聘

2021-11-29 10:58:44

阅读 812

 

我,字节员工=快消品?

我在字节半年游,体验养蛊式招聘

“字节开言裁员,Lastday”。11月24日,这样一条帖子出现在脉脉热榜第三名的位置,宣告着字节跳动这座庞大的效率机器还在继续自我修正,或者说自救。

帖子中提到的开言是字节大力教育旗下的成人英语学习平台,发帖人自称是开言的一名运营,称开言英语虽然营收为正,但是产研教辅都难逃被裁的命运。据晚点报道,字节教育旗下瓜瓜龙、清北网校、学浪、硬件、校园合作等多个业务都在近期开启了裁员。本月将有近两千人被裁撤。

除了持续动荡的在线教育业务,今年10月起,字节商业化部门、休闲游戏发行与自研平台 Ohayoo均有裁员动作。

据《上海证券报》报道,过去半年,字节跳动的国内广告收入停止增长,这是其自2013年开启商业化以来首次出现该情况;而字节跳动的两大核心产品,抖音收入停止增长,今日头条甚至处于亏损边缘。

寒冬已至,春天何时到来还不得而知。字节的姿态从无边界扩张转为收缩聚焦,而从这座机器掉落的一颗颗螺丝钉也有了一个共同的名字——字节半年抛员工。

一、业务海王与半年抛的鱼

字节在互联网人当中有个代号——“宇宙厂”,其中一个原因便是字节业务包罗万象,颇有“太阳照耀的地方都是我的领地”的架势。2018年4月,今日头条更名为“字节跳动”后,向教育、游戏、社交、企业服务、电商、医疗、房产、文娱、VR等多个领域迈进,俨然互联网公司中的“业务海王”。

我在字节半年游,体验养蛊式招聘

业务广撒网,招人也疯狂。从2020年至今,字节跳动从6万人扩张至11万人,增加员工数量5万人。去年仅校招生就吸纳了1.2万人。

根据脉脉研究院今年3月发布的《人才流动与迁徙2021》报告,字节跳动是2020年人才流入最多的新经济公司,并且成为快手、腾讯、百度等员工跳槽的首选去处。

字节HR也频频出现在大厂员工的生活中,并且以其独有的特质,成为了一个互联网人心照不宣的梗。比如当电话那端表示暂时不考虑机会时,字节HR会说:你想好了吗?这可是字节啊!

我在字节半年游,体验养蛊式招聘

从今年爆红的字节工牌梗也能看出,裁员之前,字节曾风头无两。然而,在这个“高投入、重数据反馈、以短期回报定生死”的APP工厂,不少人工牌的有效期或许只有半年。

一名前字节员工刘冬告诉后厂青年,在不到半年就离开的字节员工当中,除了没过试用期的,更多人的离开是与个人能力无关的被动性和不确定性导致的

她觉得很多时候,业务没想好就开始招人,自己入职字节5个月,已经换了4次领导、3次工区了,刚和新的领导熟悉,下周这个领导就去别的业务线了。而自己应聘进来的岗位是活动运营,结果业务调整之后让她做广告运营,因为实在不会、也不感兴趣,自己就主动走了。

在皮皮虾做创作者运营的孙磊在字节实习了7个月之久,本来转正有望,结果小组领导5月离职,7月份所在的组解散,都没来得及成为正式员工就与字节说了再见。

除了主动离职,通过绩效劝退也是裁员的一种方式。抖音产品经理陈铭告诉后厂青年,在最近一次的绩效当中,很多人被打了低绩效,低绩效比例明显比以往更多。按照字节的规定,2次绩效不合格,可能会被劝退。

司寒通过校招成为了字节的一名运营,到了试用期的第五个月,在绩效考评中拿了M-(有时无法达到任职标准),领导在和他谈话时说,“你对工作的投入度不够,你看你来了几个月,胖了有十斤吧?”

这让他哭笑不得。他明白,每一次绩效考核都是一次人事洗牌,知趣地离开了。

二、“养蛊式招聘”与字节范儿管理

  1. 同一岗位招聘若干人,把及格线以上的都招进来
  2. 一段时间后,筛选出那些内卷、揽活的人,其他的主动走人或被劝退
  3. 离职的人既错过了合适的招聘时间,其他厂也没有招到合适的人
  4. 后续提高人才招聘的标准,人数过多疏于管理,任其生长
  5. 需要人的时候大规模招,不需要的时候大规模地裁,不断地重复一到四

在脉脉上,有人概括出了“养蛊式招聘”的5个特征,许多人对号入座,觉得最符合的便是字节。

这种人海战术、快招快裁的赛马机制也得到了内部员工的证实。一名抖音的运营表示,字节跳动的企业文化中有一条是“始终创业”。新项目多、预算也多、HC不设限,所以招人很多。HR只挑选匹配适合的人,如果不能适应当前的目标就立马淘汰掉。

“效益上看,这种高人才密度+高工作压力的模式,对于公司发展而言是有帮助的。但是从员工的感受来看,大家都知道自己就是老板实现OKR的工具。一批人消耗完了,HR就直接招新人换下一批。”

在最近商业化以及游戏Ohayoo的裁员当中,受到冲击最大的便是应届生。给字节提供招聘服务的一名猎头透露,高薪扩招是行业惯用的“套路”,先把人才都招进来,一些人受不了加班强度会主动离职,没有离职的也可以用低绩效赶走一波人,如果需要继续去肥增瘦的话,就从裁起来便宜的应届生下手。在这过程中,一些发现应届生比自己工资还高的老员工也会主动离职,省去了企业赔偿的成本。

群响创始人刘思毅自称是在今日头条待过10 天(请假5天,上班5天)然后跑路的人。他在一篇文章中提到,字节跳动是国内真正激进执行冗余招聘的公司。

“字节跳动的投资负责人,原先做的就是 HR,他的OKR就是提高人才冗余率”,对内来讲,冗余意味着大家要争抢、打仗,有赛马的余地,冗余是激活员工在 996 的海洋中寻找新的方向的激活器,是对内驱动员工饥饿游戏,对外让优质人才源源汇聚的优秀策略。代价就是很多人陷入形式主义忙碌。“但核心前提是公司预算够多、增长足够猛、业务运营足够激进”。

而支撑字节快速扩张的底气在消失。11月19日,《上海证券报》报道,过去半年,字节跳动的国内广告收入停止增长,这是其自2013年开启商业化以来首次出现该情况;而字节跳动旗下的两大核心产品,抖音收入停止增长,今日头条甚至处于亏损边缘。

在资深人力资源专家张圣看来,人海战术、快招快裁这种用人策略的优势是反应速度快,但同时也会带来人心浮动、风评不好、错失人才、影响业务稳定性、长期项目被短期目标绑架等影响。有些坚持一段时间就可能成功的项目,因为眼下短暂的数据表现不佳而夭折。

时代的一粒灰,落在个人头上,就是一座山。公司的决策也是如此。在公关口径中,字节裁员用一句轻飘飘的”正常业务调整,去肥增瘦“就可以概括,而对于那些怀揣字节梦,又带着一地心碎和无奈离开的人而言,则是一段很长时间都无法抹去痕迹的不愉快回忆。

在字节成立初期,“追求极致、务实敢为、开放谦逊、坦诚清晰、始终创业、多元兼容”的字节范儿对于字节的壮大起到了积极作用,然而随着大规模招人,一些员工感觉到字节范儿在渐渐变味。

“追求极致”,一些员工实际体验到的是无限内卷,其中一个表现就是越写越长的“周报”、“双周复盘”和“双月复盘”,统称为“写飞书文档”。总之,就是要在汇报、向上管理上卷出花来,表明自己的贡献。

刘冬说,在这种情况下,诞生了做四说六(做了40分的事说成60分)、做一说十、做零说百等不同类型的选手,没开始做事就开始想怎么汇报漂亮。

“不设边界”,一些员工体验到的是部门职能重叠,不同部门争抢一块蛋糕。界面新闻的一篇报道中提到,一位近期从字节跳动离职的员工透露,原来的划分体系部门之间存在模糊地带,会出现争夺资源的现象,一个客户可能会多个部门同时对接,人员冗余比较厉害。比如青岛啤酒,不明确属于LA(大客户)还是KA(关键客户)。

“大厂不是过冬好去处,与其每天惦记着会用什么姿势被赶走,不如趁早给自己想好退路”,在字节工作了一年的陈铭说,来大厂一年,发现自己在专业上并没有什么长进,终日与汇报、向上管理这些事情缠斗,感觉自己已经不会踏实做事了。

他想好了,等年后拿了年终奖,就找家小厂或创业公司,找回丢失的锐气。

缩我,高速云服务器
实时掌握推广动态
让您深入了解用户,提高推广转化率
联系我们
    1.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
      联系客服
      常见问题
  • 公众号
    客服微信
  • 缩我短链接公众号 关注官方公众号
  • 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