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同学:“抖”而优则唱

2021-12-16 15:16:27

阅读 532

 

“大家好,我是张同学,这是我第一首歌曲,唱的(得)不够好,还请大家多多包涵,简单的歌,送给大家。”

12月9日,发布第一首单曲《一个俗人》的第二天晚上,张同学在QQ音乐在歌曲下面如此写道。

作为今年大热的短视频博主,“张同学”账号的仅仅运营两个月,在抖音已然累积了1634.6万粉丝,累积获赞5234.1万。话题#张同学#在抖音获得了62.1亿次播放。

在IP效应加持下,这首新歌在腾讯音乐旗下三大音乐平台的成绩都还算不错。

数据显示,截至12月14日,这首歌在QQ音乐的巅峰指数达到195268,最高登上流行指数榜第4位、新歌榜第15位、飙升榜第9位,收藏人数“1w+”、评论数达到“999+”;

在酷狗音乐上,最高登上酷狗飙升榜TOP23位,收听人数达19.5万,评论数接近“999+”;

在酷我音乐上,登上酷狗新歌榜第79位,上升39位。

歌曲发布后,也被剪辑成34秒的主歌版本和36秒的副歌版本上线抖音平台,供用户作为BGM使用。

截至12月14日晚9点,已有超1.5万个短视频使用了该歌曲。

至少目前看来,爱唱歌的张同学已经成功迈出了音乐之路的第一步。

那么,一个以乡村生活为主题的短视频创作者为什么会选择跨界音乐,背后的逻辑是什么?之后又能走多远?

一、“抖”而优则唱

布帘子钉在窗框上聊作窗帘,睡眼惺忪地张望大雪纷飞,套上破了洞的袜子,简单收拾土炕,将旧行李收进旧柜子,蹲在院子里就着大红搪瓷盆里的热水简单洗漱,撕掉一页日历。

喂鸡喂狗,呼朋引伴,张同学的一天徐徐展开。

流畅的剪辑,详实的细节,颇具代入感的拍摄,极少的台词对白。

张同学随意刻画出的简单琐碎的乡村生活图景,反而踩中了身处闹市的观众的情感共鸣,成了很多人精神小憩自留地,极具辨识度的视频风格,也瞬间引爆抖音。

据悉,在张同学走红后,QQ音乐新鲜制造工作室X银河计划的工作人员从深圳出发,到辽宁营口拜访张同学,邀请他推出单曲《一个俗人》,让繁忙的人们在快节奏里找到一份放松,也希望这首歌能够陪伴每一个城市里的奋斗者。

谈及缘何选择这首作品,张同学认为这首歌曲很好地诠释了他在外奋斗的经历,他也曾在大城市辛苦打拼,也曾被快节奏的生活压得喘不过气。

如今回归安逸的田园生活,他想给大家送上一个“解压的礼物”,“大家听了有感触,觉得放松就很好”。

如今,张同学将视频中的情感向外延伸,顺势认证成为了抖音音乐人和腾讯音乐人。

旋律轻快简单,辅以女声的轻柔伴唱,歌词以“俗”作题眼,将小人物的乐观和豁达娓娓道来,与他在短视频中的形象遥相呼应。

得益于粉丝对张同学的滤镜,这首歌上线不足一个星期,已经在QQ音乐上被收藏了上万次,评论也实现了999+。

“人间烟火气,最抚凡人心”,即便歌曲有明显的修音痕迹,甚至张同学的吐字还带着东北口音,但是许多粉丝纷纷表示被这首歌曲治愈了。

打开使用这首歌曲做BGM的短视频列表,视频中有学子秉烛夜读考研追梦、有年轻人搀扶孕妻做产检、有人们和宠物的温柔互动,堪称一部鲜活生动的平凡人生民族志。

“平凡生活并不是认输,无名之卒照样可以幸福,稳稳当当走好每一步,让每一天都过得有温度”,这几句歌词对于平凡生活的歌颂,不再囿于张同学,歌词成为了千千万万普通人生活的解读。

二、成为音乐人张同学

在开唱之前,张同学是个名副其实的“音乐推荐官”。

除最初三个作品外,他一直短视频中使用德国音乐人Achim Reichel演唱的歌曲《Aloha Heja He》,使得乡村的日常也能传递出激昂乐观的情绪,而这首歌曲已经成为张同学的标志。

对于许多短视频用户而言,并不熟悉这个拗口的瑞典语歌名,以至于它更多时候被称作“张同学的背景音乐”。

目前,这首歌在抖音上保守估计被446万人使用,也登上抖音热歌榜第2位。

在张同学的加成之下,这首发行于30年前的歌曲顺势翻红。德国《世界报》称,30年前,由德国男歌手Achim Reichel演唱的《Aloha Heja He》曾在德国登上音乐排行榜榜首,现在这首歌曲成为中国Shazam热搜榜第一名。

而在发行新单曲后,张同学实现了从“音乐推荐官”摇身一变成为了“音乐人”,圆了自己的音乐梦。

事实上,发行个人单曲可能并不在张同学的计划之内。

但是,当他视频中白描式的乡村生活图景呼应了当代人的需求、累积了庞大的粉丝群体之后,“注意力经济”便会推着他前进。

不仅各路记者登门采访解密,甚至因为拍摄的场景存在消防隐患而与中国消防“梦幻联动”,就连官方也想借张同学之势来一波消防安全知识宣传。

也是基于此,QQ音乐银河计划为其提供了《一个俗人》的版权,助力张同学从音乐爱好者到音乐人的身份进阶。

“我只想做一个俗人,不浪不飘不故作深沉”,本就是张同学一路走来的心路历程,歌词就是他的心里话。

关注如潮水般涌来,张同学诚惶诚恐,面对纷繁复杂的声音他只希望“不要拔高我”,他只想“做一个俗人”。

而用“俗人”的身份演绎出“不俗”,张同学的新歌收获了粉丝的认可。

无独有偶,早在张同学之前,凭借一条短视频全网爆红的“顶流”理塘丁真也曾发行了自己的首张公益专辑《风的使者》。

理论上来看,用藏语演唱的歌曲本身不具传播优势。但实际上,歌曲同样颇受喜爱。

以《德吉》为例,在理塘实地的声音采样,辅以丁真独具特色的民族唱腔,歌迷表示,听来眼前便浮现出了“那个在草原上肆意策马奔腾的少年”。

正如此前的冯提莫、刘宇宁一样,在流量加身下,短视频网红与音乐人之间的门槛可以轻松被打破。

三、音乐人张同学能走多远?

张同学为何开唱?赚钱绝不是首要的目标。

此前有媒体报道称,张同学在成名之后,曾有人每年出资500万来买断他的账号运营权,但是被张同学回绝了。

他表示,短视频走红以后,他的梦想是“为家乡带来一些好处,帮助广大的农民朋友做一些实事儿”。

可见,张同学选择从腾讯音乐的手中接过麦克风,合作发行单曲有更多的考量。

即便有了专业音乐平台的扶持,张同学身为“外行”唱功欠佳是显而易见的,但是在流媒体平台上却不见负面的声音。

从另一个角度看,在短视频时代,歌曲的走红程度与歌手的专业素养并不正相关,歌手自身的流量以及他能引发的共鸣更具决定性。

张同学大可以选择翻唱各类抖音热歌,但是他选择《一个俗人》这样一个没有受众基础的音乐,是因为这首歌最能够代表大家喜爱的那个张同学。

歌曲不是他的目标,不过是他在短视频事业之外的“忙里偷闲”、合理跨界。

可能张同学开唱的目的并不功利,但是联动音乐来完善短视频的情绪表达,增加曝光率,却可以实实在在地为张同学短视频中呈现的人设服务,加强粉丝与张同学的情感链接和忠诚度。

同时,“张同学”也和“李子柒”一样,成为了象征一种田园牧歌式的生活态度的个人IP。

而从短视频剧情创作到音乐,只不过是延续了IP价值的多元化开发。

此次腾讯音乐将“张同学”IP延伸至音乐领域,打造了这首契合度颇高的歌曲,可以说是一个非常成功的尝试。

不仅没有消耗这一IP的现有价值,反而夯实了张同学的人设基础,实现了对这一IP内涵的进一步扩展。

在《漠河舞厅》为黑龙江漠河市带来了真金白银的旅游业收益后,张同学的家乡营口自然也期待张同学可以继往开来再唱出几首“热歌”,助力这一东北小乡村的振兴。

据悉,张同学不仅为他所在的松树村赢得了一个额外增设的美丽乡村名额,明年政府还将出资100万为该村修路。为打造乡村品牌,家乡不在乎形式,只希望张同学有持续的内容输出。

至于听众,绝不会苛责的张同学的专业素养。只要张同学的歌曲没有击碎他们对于舒服且简单的乡村幻想,他们就愿意为张同学买单。

张同学的音乐之路能走多远,我们不得而知。至少在此刻,平台方、家乡政府、粉丝都十分和谐统一,希望他能走得更远。

缩我,高速云服务器
实时掌握推广动态
让您深入了解用户,提高推广转化率
联系我们
    1.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
      联系客服
      常见问题
  • 公众号
    客服微信
  • 缩我短链接公众号 关注官方公众号
  • 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