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30元成微信红包代理后,我们发现了一条商业链

2022-01-12

阅读 528

 

2022年的微信公开课Pro如期而至。尽管张小龙缺席,但微信团队依然剧透了些重磅更新:例如,视频号未来将为每个视频号创作者提供红包封面。

平台搭台,一些野生卖家闻风而动,出现了各级代理分销和一条自上而下的产业链。

“你这边拿货翻三倍卖出去都行,两个小时就回本了。”

一位店家向我发来了一个二维码链接:“我们这几百款红包封面,现在的热门款都有,进货价算是最低的了,不会亏的。”扫码跳转的是一家微店,店内有几百款红包封面,销量最高的是一款迪士尼烟花红包封面,定价在4元左右。

为了增加交易筹码,店家还发来了一张抖音小店截图:“就这款迪士尼烟花的,整个系列都是大爆品,抖音卖十几块都行,销量多的好几万了,轻轻松松就赚大钱!”

一、红包封面里的中间商

上次微信红包封面的火爆,还是在去年春节。

而今年,有着敏锐嗅觉的商家早早就开始布局了,从圣诞节到元旦再到春节,都被安排得明明白白:每个节日都有相关主题的红包封面,还有不同的动态和背景音乐。

与去年不同,今年微信红包封面的销售战场已经不再局限在淘宝、闲鱼,就连隔壁“精致女孩生活的风向标”小红书上,也都出现了不少卖红包封面的商家。

想要入局红包封面生意,没这么容易,需要资质认证,去年参与者大多具有自己设计制作红包封面的能力。而今年,逐渐成熟的产业出现了“代理分销”,通过缴纳代理费就能入局。

花30元成微信红包代理后,我们发现了一条商业链

我们询问了几个在招代理的商家,得到了不同的代理费标准。手上资源多的,一口气给出几千款红包封面样式;有的样式少,更注重原创设计。按代理方式不同,需要缴纳0~218元不等的代理费。也有不用交费的,但会要求一次性购买30~100个红包封面,之后有需求可以再去购买。代理费最高的商家表示,他们不仅会提供红包封面货源,还会给代理做培训,教怎么开微店,怎么去宣传引流,还能进红包分销群买不断上新的红包封面,算是个“长久生意”。

商家阿泽的代理费是128元,“没必要靠卖红包封面回本,现在想要卖红包封面的人这么多,学会怎么卖,转头去收两个代理就回本了。自己少赚点,但是省事。我有11个代理,现在自己都不卖红包封面了。”

而一些入局者有着更大的野心:不做中间商赚差价,想要自己做源头厂家去销售。

花30元成微信红包代理后,我们发现了一条商业链

微信官方针对企业和个人分别开放了红包封面定制,个人参与的门槛是开通视频号,并且达到100个有效粉丝。一位商家表示可以提供视频号粉丝服务,0.3元/粉丝,30元就能让视频号达到认证标准。

花30元成微信红包代理后,我们发现了一条商业链

认证完成后的设计环节也有商家服务,根据红包封面设计的难易度,价格从80-600元不等。有商家直接透露:自己的设计团队是找来的画手,大部分都是学生或者业余兼职,价格不算很高,不卖红包,光包揽设计也赚了不少钱。

二、你的红包可能已经转了三四手

为了更好了解内幕,我们花了30元代理费,潜入了这个行业。

上家叫小鱼,“去年我们就有团队了,春节卖了特别多,十天不到,大家都分到了一两万,今年想做大才找代理。”

小鱼表示,节日是红包封面流量最大的时候,之后是端午、七夕等,最近圣诞节算是热潮又来了。小鱼告诉我,团队已经积累了两百多款原创红包封面,还一直推陈出新,圣诞到现在十天左右,营业额超过了10万。

这样的野生商家潜伏在各大APP,在淘宝搜索微信红包封面,有一些商家的红包标题注明了万圣节、端午节等字样,算是“节日特供”款,在抖音、豆瓣搜索,商家会引导至微信成交。

花30元成微信红包代理后,我们发现了一条商业链

春节期间,红包成为一种社交货币,独特的微信红包封面也就成了展示个性的道具。“我们做这个算比较晚了,但是卖得很好。”小张是一家红包封面店铺的运营,比起一些大商家,小张这种刚入局没多久的商家是多数。小张自称是元旦发现商机的,从1月1号到5号这五天,他通过发展代理,在闲鱼、抖音和小红书等平台,卖了近8000个红包封面。“本身价格也不高,买家不太会讨价还价,基本看中了就自己下单,很爽快。”

红包封面根据不同种类进价不一:静态的制作简单,算上设计费和腾讯要求的1元1个红包封面的费用,分摊后每个成本1块多,给代理1.5~3元不等;动态还带有音效的今年比较火,制作成本也比较高,给代理的价格基本在2~5元左右。与此同时,每级代理还会提价批发出售给自己的下一级代理,最后的出售给消费者的,可能已经转了三四手。

花30元成微信红包代理后,我们发现了一条商业链

“今年最火的迪士尼烟花红包封面,还有各种虎年元素的,很多都断货了,提价到20一个还有不少人买。”截至1月5日,小张已经赚了将近4万元,其中很大一部分来自他的代理。在更有交易指向的电商平台外,商家和代理会在抖音和小红书宣传,但效果就有点靠运气了。

一名代理表示:“如果火了上热门,一口气能卖几百几千个,营业额上万不是问题。要是没火,那可能一个也卖不掉。”小红书对于引流和广告行为的管控,代理需要将用户引导到微信或者微店购买,但面临笔记和账号被封的风险。抖音要更难一些,用户并不愿意再转一道去微信购买,所以商家也在开设抖店或者寻找抖音商家代理合作。

从设计、代理,再到分销,构成了一个完整的红包封面产业链。还有不少微商和公众号在用红包封面来引流:关注公众号免费获取,或者拉几个好友关注、发朋友圈宣传公众号获取红包封面。微商们则会要求用户推荐好友添加自己来获取红包封面,部分微商更是深谙节约成本的秘诀:加好友之后还不能直接获得红包封面,只有参与抽奖的资格,获得红包封面的机会更加渺茫了。

三、监管下的灰色生意

“买红包封面的,就是图新鲜感,到后面也会审美疲劳。”商家小鱼表示,自己并不会把红包封面生意当作职业,还是当成一个有时效性的兼职。

红包封面掘金,不仅出现了代理,成熟的第三方也加入了进来:资质可以外包认证,设计也可以外包完成。这意味着,曾经的门槛一降再降,只要有资本,谁都可以进入红包封面市场。

花30元成微信红包代理后,我们发现了一条商业链

去年12月开始在抖音售卖红包封面的“汤圆酱”,是一位粉丝数737万的表情包博主。汤圆酱的红包封面定价并不低,但因为有趣的设计和KOL的人设,定价10.8的红包封面已经卖出了26万个。做表情包和漫画的博主加入红包封面市场,让市场变得内卷,普通简单的设计已经很难让消费者满足,大家都在创新。在采访中,商家们彼此心照不宣:这也是一个“灰产”。微信在2020年1月30日就发出公告,明令禁止有偿售卖红包封面的违规行为,而查出售卖行为的红包封面会做下架处理,用户无法继续使用或发放。

面对平台监管,商家们也有着自己的规避方式,汤圆酱的店铺就写着买表情包和壁纸赠送微信红包封面序列号,卖的是表情包和壁纸,红包封面是赠送的。不少商家也在详情页注明了这一点。

花30元成微信红包代理后,我们发现了一条商业链

而微信上售卖的商家有着更大的风险。在我们给一家店铺转账时,他就表示自己的微信支付被暂时冻结了,接收不了,要求通过支付宝完成交易:“最近微信交易太多了,判定交易异常了。”不少商家在售卖时会注明“不售后”,一旦出了问题,商家自身难保,而买家遇到不靠谱商家,也只能“自认倒霉”。同时我们也发现,不少商家提供的红包封面模板都十分类似,在询问一位卖家是否有版权时,他直接反问:“版权是什么?我能卖出去就说明我有版权啊。”

随着节日热潮的褪去,野性终将回归理性,在微信公开课上,微信就表示会支持每个视频号创作者创作自己的红包封面,让创作者也能给自己的粉丝发放红包封面。无利可取,灰产商家们也会开始寻找下一个市场。

红包封面产业最大的赢家,可能还是最后的使用场所,微信。

缩我,高速云服务器
实时掌握推广动态
让您深入了解用户,提高推广转化率
联系我们
    1.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
      添加客服微信号
      常见问题
  • 公众号
    客服微信
  • 缩我短链接公众号 关注官方公众号
  • 添加客服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