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中国互联网十大预测

2022-01-18 14:44:54

阅读 1137

 

2022年中国互联网会走向何方?

很显然,对于整个互联网行业而言,2022年将充满着众多不确定性,卫夕尝试梳理一些可能的趋势,并基于这些趋势用逻辑做一些大胆的预测。

注意,这些预测每一条都是明确的,即2022年过完我们可以验证其是否准确。

尽管需要一年之后才能验证,但预测本身就是一个有趣的过程。

而现在,作为这个行业的从业者,我们应该重点关心这些预测背后的逻辑与趋势。

预测一:阿里巴巴在2022年售出全部微博的股份

毫无疑问,监管依然将是2022年中国互联网的重要关键词。

2021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措辞从“防止资本无序扩张”修改成“防止资本野蛮生长”。

前几天阿里董事长张勇已经宣布退出了微博的董事会。

注意,这只是代表张勇本人而非阿里巴巴的退出,接替张勇继续担任微博董事的是阿里巴巴集团首席市场官董本洪。

在我看来,阿里的这一举动不会是终点。

一个月前,腾讯大幅出售了京东的股份,已经在主动在资本层面为自己松绑以减少来自监管的压力。

而阿里如果选择主动切割微博这个重要的媒体舆论阵地或许是一个明智之举。

况且,以阿里目前的收入体量,切割微博带来的财务影响其实是相对较小的。

互联网巨头其实应该视这种切割为一个契机,将切割得到的资本和资源投入到国家近年大力提倡和扶持的硬科技方面。

“脱虚向实”是一个重要的主旋律,而更重要的是——硬科技的未来绝对也属于星辰大海,时代在呼唤我们的“贝尔实验室”。

在2022年,我相信还会有更多大的公司会选择主动做资本层面的切割。

因此做一个辅助预测——2022年,至少会发生5起涉及金额10亿规模以上的巨头退股交易。

预测二:2022年中国不会出现一家销量在100万以上的VR/AR头显

元宇宙是当下热炒的新概念,2022年也会继续被热捧。

和公众的热情不同,我对元宇宙,特别是对国内的元宇宙热潮是一个冷静的态度,具体原因我已经在之前的文章《如何有理有据地给元宇宙泼一盆冷水?》中有过阐述。

Oculus的硬件头显Quest2大概率会在下一个季度销量突破1000万台,这已经是一个非常惊人的数据了。

和上一代相比,其销量进步的一个重点是其足够低廉的价格——299美元,而这个售价本质上是Facebook基于对内容生态构建的战略层面考虑所进行的大幅补贴。

而在国内整个行业的发展和Meta是存在较大差距的。

主要体现在技术和内容生态上,至少在2022年很难有与Quest 2在价格、体验、内容丰富度上旗鼓相当的爆款产品。

因此尽管国内厂商在大举投入,但我预测——今年不会有销量超过100万台的单品。

2022年,苹果预计会发布自己的头戴眼镜,这个行业将再次迎来引爆点。

因此这里做一个辅助预测——2022年阿里会收购一家硬件厂商来开发自己的VR/AR头显产品。

预测三:2022年中国互联网广告市场增长率不会超过8%

广告是经济的晴雨表。

受制于最新的奥密克戎疫情,2022年大概率国内宏观经济会继续承压,在宏观经济承压的大背景下,国内消费很难得到有效提振。

2021年的数据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2021年三季度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速仅为5%,而一季度、二季度的数据分别为34%、14%。

当广告受众的消费意向开始变得谨慎时,广告主的投放意愿很难得到提振。

广告是互联网的第一大商业模式,据QuestMobile数据,三季度互联网广告整体增速放缓,同比增长率已经跌至个位数——9.5%。

这一数据和互联网公司Q3财报的数据也能互相印证——

腾讯的广告收入增长率为5.4%、阿里巴巴的营销收入(主要为广告)增速为3%、百度的广告收入增速4.2%,爱奇艺更是同比下降9.8%。

整个行业进入缓慢增长的新常态。

2021年广告行业经历的开屏整改、苹果IDFA隐私调整、《个人信息保护法》实施等监管因素会继续影响2022年的互联网广告走势。

基于此,我预测——2022年中国互联网广告市场增长率不会超过8%。

这是这个行业从来没有过的一个数字,互联网广告最困难的一年将会变成现实。

曾经的高速增长停止了,8%微增长意味着存量博弈,巨头与巨头、巨头与创业公司的厮杀会更加激烈,而这将影响广告行业的每一个人。

辅助预测——B站或许是为数不多能保持广告业务50%以上增长率的公司。

预测四:2022年微信视频号日活超过6亿

视频号现在到底有多少日活用户了?

腾讯官方一直对视频号日活数据三缄其口,在财报或者电话会议中从来没有明确提过具体数据。

而和其他APP不同,由于视频号是微信的一个功能而非一个独立的产品,因此没办法通过诸如QuestMobile这样的第三方数据平台获取其日活数据。

视频号唯一一次公布其日活数据是2020年6月23日,通过张小龙的朋友圈宣布的——2亿。

2022年中国互联网十大预测

注意,这个时间点离视频号发布仅仅半年,同时我们看到张小龙的表述里相当自信——“再不Mark就3亿、4亿了”。

可见对于他而言,4亿也只是一个阶段性的小目标。

因此我们有一定的理由合理地推测——离2020年6月23日已经一年半之后的今天,视频号日活超过4亿应该没有疑问,个人认为可能在4亿到5亿之间。

为什么不是更高的数呢?

我们可以参考另一个数据——朋友圈日活。

在2019年初,腾讯发布的2018年公司年报中披露过朋友圈的日活——“每天有7.5亿人浏览朋友圈发布的帖子。”

据直观判断,视频号现在的阶段离朋友圈这种高频功能还是存在一定差距的。

因此,“4亿-5亿”可能是一个相对合理的猜测。

在最新一次的微信公开课中,微信只公开了小程序的日活——4.5亿,但让人出乎意料的是并没有公布视频号的日活。

在我看来,这或许是微信团队认为日活数据本身的重要性可能没有那么大。

因为按照定义,在群里点过一次视频号哪篇看1秒的也算是日活,这显然和抖音人均超过60分钟的日活数据比意义会逊色很多。

从过去一年微信频繁的动作来看,微信已经将视频号提升到了一个极为重要的战略地位。

和小程序的工具属性不同,视频号是内容属性,因此它的渗透率会天然有更高的天花板。

因此我大胆预测——微信视频号日活会在2022年超过6亿。

辅助预测——微信可能2022年也不会公布日活数据。(那我不就白预测了嘛!?)

预测五:Top10的中国互联网公司至少一家会出现10%比例的裁员

2022年,互联网人请看好我们的饭碗。

互联网公司的成本结构主要分为两块——营销费用和研发成本,营销费用通常用于增长和获客,而研发成本本质上就是人员工资。

当整个市场进入存量博弈的时候,收入增长的天花板肉眼可见,这时候通过削减成本提升利润或减少亏损就是一个非常常规的操作。

因此裁员通常不会是互联网公司首先考虑的策略,但却是有些公司在财务压力下不得已的一个选项。

2022年的中国互联网从巨头到创业公司都会是更加内卷的一年。

在整个市场昂扬向上的时候,养一些不能直接马上产生收入的项目和团队是必要的,这些团队一部分是职能层面、另一部分是新业务探索层面的。

然而当资本市场整体预期下调,投资人对当下的财务指标就会盯得越紧。

以前还能听一听公司创始人讲故事、绘蓝图,“战略亏损”也无妨,现在整个行业都笼罩在阴影下,一份不难看的财报才是资本市场需要的答卷。

因此,我预测——2022年市值Top10的中国互联网公司至少一家会出现10%比例的裁员。

所以我们最好重新审视一下自己的岗位和部门,到底是公司的成本中心还是利润中心。

请做好面对艰难局面的准备,据我所知,有至少有两家公司已经有所动作了。

辅助预测——BAT、TMD六家至少有一家会在2022年某个时间点被曝冻结招聘Headcount。

预测六:2022年抖音电商GMV超过1.3万亿

字节跳动在2021年在气势上不如之前的人挡杀人、佛档杀佛,原因是多方面的——

首先是其寄予厚望的教育业务遭遇几乎是毁灭性打击。

其次是其主要收入来源广告业务受宏观大盘影响开始放缓。

还有To B业务如飞书和火山引擎还在摸索和投入期,尚未开花结果。

在这种背景下,电商是其为数不多既能和现有业务有效协同、体量、增量空间都足够大同时还能直接带来收入的业务。

因此字节将重兵压在电商业务上就不足为奇了。

而字节电商业务的核心就是——抖音电商。

没错,抖音有这个实力,6亿的DAU、超过60分钟的人均单日时长、足够多元全面的用户结构是抖音做电商的重要底气。

2021抖音电商动作频繁——

将总部定在离杭州更近的上海、提出兴趣电商的新概念、启动三大扶持计划、上线“抖音盒子”独立APP……

一系列动作背后是资源和战略层面的重兵投入。

目前看抖音在直播带货层面结构其实比淘宝、快手更均匀一些,淘宝、快手头部效应非常明显,而头部效应过于明显的另一个侧面是不利于整体生态的建设。

电商是个讲究生态和组合拳的业务,抖音在效率上表现出一定优势,现在是在恶补基础设施和生态。

从抖音电商过去两年表现和我身边不少人从抖音电商赚到真金白银的角度观察,我谨慎看好抖音的电商业务。

关于抖音电商GMV数据,其实官方从来没有公布过,全网目前看到相对可信的数据来自LatePost的报道——

2020年抖音电商GMV5000亿,2021目标1万亿,增长100%,这两个数据其实也没有得到官方证实。

但我们可以进行合理的推测——

快手2021年一、二、三季度的GMV分别为1186亿、1454亿、1758亿,四季度如果按2100亿算,全年为6498亿。

而2020年快手GMV为3812亿,因此2021年的增长率为70%;

据2020年历史数据,抖音电商的增长率是高于快手的,我们就以快手的增长70%保守估计,2021抖音电商的GMV可能为8500亿,实际可能会超过这个值。

因此2022年如谨慎看好,预估在此基础上增长50%,得到12750亿,接近1.3万亿。

因此我预测——2022年抖音电商GMV超过1.3万亿。

1.3万亿是一个什么水平呢?

这比拼多多2019年的10066亿还要多一些。

辅助预测——在拼多多、抖音、淘系的夹击下,快手电商2022年GMV增长不高于30%;

预测七:2022年滴滴将彻底放弃橙心优选业务

2021年的滴滴命途多舛。

顺风车事件之后艰难的安全整改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公司的士气,而在6月美股低调上市后却收到监管层应用下架的通知。

至今尚没有何时重新上架的确切消息。

橙心优选本是滴滴打造第二曲线的战略项目。

打大仗毫不手软的程维曾经宣称对橙心优选投入不设上限,如今其严重亏损的现实让这个大举烧钱的游戏难以为继。

上市后的第一份财报显示,滴滴三季度巨额亏损306亿元,其中占大头的来自新业务投资亏损——

“受到对橙心投资的公允价值变动影响,公司在三季度确认了208亿元净投资亏损。”

而雪上加霜的是,由于下架等因素影响,二季度盈利 17 亿的滴滴中国出行业务在三季度由盈转亏,录得 0.29 亿亏损。

社区团购是一个长期的持久战,很难在短期内依靠补贴快速结束战斗,而目前滴滴当前的头号任务是尽快完成美股退市同时回归香港重新上市。

2021年下半年,滴滴终于收缩了战线,据媒体报道,9月橙心优选关闭了约60%的运营城市,单日单数也从峰值的1200万单下降到了约200万单。

而12月中旬,滴滴的官方APP也悄然关闭了橙心优选的入口,其战略收缩意图明显。

因此我预测——2022年滴滴会彻底关闭或出售橙心优选,即时止损,回归主业,关注核心业务。

辅助预测——社区团购目前Top5至少有一家会在2022出售或关闭。

预测八:中国移动互联网不会出现一款DAU过1000万的新产品;

你能想起来2021年有哪些令人印象深刻的新APP吗?

你知道字节、腾讯、阿里这些大厂在2021年都上了哪些新APP吗?

我相信很多人和我一样,能想起来的可能只有一个——抖音盒子。

的确,APP工厂们流水线推陈出新的时代过去了。

这背后有两个底层原因——

首先是移动互联网作为一个产业周期已经走到了末端。

毕竟这个产业从2007年iPhone发布起已经发展了14年,该满足的需求,该挖掘的赛道在这个周期内已经被无孔不入的大公司和创业公司充分挖掘了,再细微的领域也很难有漏网之鱼。

另一个原因是超级APP将很多的需求和服务在生态内解决了。

微信、支付宝、抖音、百度都构建了自成一体的小程序服务,低频的需求的确通过小程序能够得到有效地满足,开发APP的必要性下降了。

一款新APP在获客成本剧增、存量竞争残酷的2022年要达到1000万DAU难度是极其巨大的。

大厂布局早就完成了,没必要;小厂能力资源有限,没可能;

因此我预测——中国移动互联网不会出现一款DAU过1000万的新产品(不包含游戏)。

辅助预测——国内仿Roblox的产品至少有一款会在2022年宣布关闭。

预测九:亚马逊Kindle退出中国市场

最近Kindle在中国市场出现了大面积断货,于是市场开始传言亚马逊的Kindle会退出中国市场,但随后亚马逊中国又出来向澄清——

“Kindle电子书阅读器深受消费者青睐,部分机型目前在中国市场售罄,我们致力于服务中国消费者,消费者可以通过第三方线上和线下零售商购买kindle设备。亚马逊提供的高品质客户服务和保修服务不会改变。”

这个回应避重就轻,貌似在说“我们的Kindle太受欢迎,所以卖没了。”

但后续会不会补货、什么时候补货,回应里并没有说,“高品质客户服务和保修服务”是对已有存量用户还是未来增量用户,也没有说。

所以这个回应对于是否退出中国市场,既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进可攻、退可守。

但最近Kindle的动作的确是非常诡异——9月份撤销了天猫旗舰店,至今没有恢复;

1月初国内全渠道缺货,两周过去,依然没有恢复。

这显然并非简单的供应链问题,我们有理由合理地猜测Kindle可能真的要撤了。

事实上,Kindle在硬件层面本身毛利是很低甚至是亏损的,在美国市场更多的是处于构建生态的战略考虑。

而中国市场的独特在于其美国版权的书没办法直接上架售卖,它需要在中国重新造一个内容的轮子。

同时Kindle这项业务又本身没办法和中国的电商业务进行协同,因为早在2019年它的电商业务就已经退出中国市场了(只保留了全球购)

于是Kindle就变得鸡肋,还不如集中精力在中国做其他更赚钱的业务,比如AWS亚马逊云服务。

因此我预测——亚马逊Kindle业务会在2022年退出中国。

辅助预测——本人极大概率会在其宣布退出那一天拿它盖上一碗加香肠版豪华泡面,以示悼念。

预测十:李子柒和微念会以某种方式和解并复出

这件事好像和其他预测相比显得更加微观了一些,但我觉得它是中国互联网微观生态博弈的一次重要缩影。

自2021年7月14日上传最后一期制盐视频,千万级粉丝的现象博主李子柒的账号至今已经超过半年没有再更新。

这意味着李子柒和微念之间的博弈依然还没有结束。

8月,李子柒在绿洲APP回复网友“资本真的是好手段”将她和MCN机构之间的矛盾公开,一时间二者之间的纠葛被媒体推上风口浪尖。

对于众多粉丝而言,当然希望李子柒尽快回归,但实现却是比想象中要复杂。

目前公开的信息可以看到——李子柒本身在微念没有股权,而在和微念的合资公司中她占股也没有超过50%。

公众据此直观判断是资本理亏,然而公众并没有看到他们过去的实际利益分配,任何猜测和判断其实都是武断的,此时公众不应该当法官。

但毫无疑问,如今的僵局无论是对想继续增长的微念还是想继续专注创作的李子柒都是双输的局面,而官方在某种意义上也希望这种重要的名片能早日回归。

我相信,经过半年的博弈,双方应该能更理性地评估彼此的意义,找到折中的解决方案。

今天,在YouTube视频评论区,每天都有众多外国网友呼吁李子柒的回归,

因此我预测——李子柒和微念会以某种方式和解并复出。(这是预测,也是期待)

辅助预测——罗永浩会还完债并重回科技行业。(这TM也能叫预测?)

好了,以上就是卫夕对2022年中国互联网的十大预测。

其中不少预测并不乐观,当一年以后我们来回顾这些预测结论的时候,我倒希望里边的悲观预测被证明是错的。

预测本身是一件非常难的事,但它也足够有趣,也足够必要,事实上,这个行业的任何一个从业者在做决策的时候都是基于他对未来的判断与预测。

让我们勇敢直面即将到来的风雨飘摇的2022!

加油,互联网打工人!

缩我,高速云服务器
实时掌握推广动态
让您深入了解用户,提高推广转化率
联系我们
    1.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
      联系客服
      常见问题
  • 公众号
    客服微信
  • 缩我短链接公众号 关注官方公众号
  • 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