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岁员工猝死:字节跳动正在失去90后

2022-02-24 10:55:29

阅读 602

 

2 月 22 日深夜,脉脉上 “字节跳动同事圈” 板块,一则 “字节(字节跳动)又猝死一位,妻子怀孕两个月,惨...” 的消息被广泛传开。据知情人士,事情发生后,字节跳动 5 个 hr 陪着猝死员工妻子,怕她有个三长两短。

 

28岁员工猝死:字节跳动正在失去90后

 

▲图:脉脉

随着热度不断发酵,更多细节被曝出,经由这位妻子在社交平台的发声,我们得知该员工是字节跳动视频架构部门的图像算法工程师、28 岁、入职字节快四年、平时加班就很多,此次事故发生在健身房,据妻子称,丈夫生前在健身房不舒服,和工作人员报告后,他们并没有第一时间处理,而是让他自己找医生,在字节跳动大厦里拖了一小时才给妻子打电话,丈夫心梗猝死,妻子直指字节跳动耽误了最佳抢救时间。

而这位妻子,刚怀孕两个月,没有工作和收入,还有每月 21000 元的房贷要还,她在社交平台哭诉,希望可以退房退款,自己一人实在无力承担下个月的房贷。

 

28岁员工猝死:字节跳动正在失去90后

 

▲图:猝死员工妻子发声

消息一出,旋即引发热烈讨论,截至发稿,字节跳动并未对此事作出回应。而就在一个月前,有消息人士透露,字节跳动 2021 年全年收入约为 580 亿美元,相当于每日收入进账 10.07 亿元人民币。

在极速发展背后,是 10 万员工不间断的脑力和体力支持。

一线大厂中,突破 “10 万员工” 这一数字,阿里巴巴用了二十年,京东用了十七年,作为国内市值最高的互联网公司,腾讯还未达到这一规模,而 2012 年成立的字节跳动,仅用九年就突破 10 万门槛,并一举成为估值近 4000 亿美元的全球最大独角兽。

据统计,字节跳动 85% 以上的员工为 90 后,90 后新贵们带着先进的知识背景、丰富的创造力登上这艘大船,并成为其前行路上最有力的水手,但这艘大船在互联网世界中将驶向何方?

现在只有一个 “没有边界” 的答案。不可否认,只要水手在贡献,这艘船就不会停止航行,但眼下的水手们似乎越来越疲惫。在脉脉上,越来越多的 “字节人” 开始表达不满。

去年 7 月份,字节跳动宣布于 2021 年 8 月 1 日起,取消大小周,但有某基层 leader 发帖吐槽到,取消大小周后,直系汇报的总监在周末凌晨 5 点半越过自己,在飞书上 @ 自己的员工询问工作事宜,自己仅仅是为手下的年轻人说几句公道话,5 分钟后便接到上级电话,随即在大清早被 “教育” 了 20 分钟。

曾争先恐后想去的工牌厂,如今不少水手却选择下船另谋生机。表面光鲜的大厂,深入其中的年轻人为何要逃离?

零态 LT(ID:LingTai_LT)曾与几位字节跳动 90 后员工聊了聊,试图了解他们如何看待字节跳动的加班文化、价值观、以及身在其中的心路历程。这是发于六个月前的一篇文章,如今回看,仍有意义。

像停不下来的流水线工人

“在字节(跳动),舒适的生活是奢侈的,飞书不停在追赶,我像正在疾速奔驰的轿车上的一只轮子,只要其他轮子在转,我就不能停下来”。

2018 年初,毕业不久的索索收到字节跳动内容质量部门的 offer,彼时,字节跳动员工规模 4 万人左右,济南、成都负责内容审核的基地部门尚未落地,索索所挂工种还是审核序列,工作重复性、单一性较强,但双非毕业,无成熟的工作经验,能拥有字节的履历,以后无疑是有了一块分量不错的跳板。

“因为公司在高速发展,当时感觉刚毕业,能跟这样的公司一起成长,可以拓宽眼界,学到很多东西”。

内容审核,字节跳动除商业化外人员规模最庞大的部门。为了保证内容和平台的安全性,字节跳动采用机器与人工双审的机制,当用户生成一条内容,会迅速被后台按内容类型打上特定标签,并分配至不同队列,每一个队列则对应不同的审核员。

点开 case、按量化规则查阅并给予内容对应的曝光权重,循环往复,这就是审核员绝大部分的工作。曾有互联网人士吐槽,这份工作对于很多员工而言,像极了富士康流水线工人。

操作单一不代表工作量不饱和。审核员日审千条 case 不过是及格线 ,操作熟练的员工审一条内容平均时间低于 15 秒,甚至每小时有 55 分钟全身心投入到工作之中,准确率还要保证在 95% 以上。

这同时也意味着,审核量、准确率是他们的 KPI,字节叫 OKR,两者在此类工种中的区别大概是,如果 KPI 定每日 500 条的审核量,那么审核完毕即是工作完成,而 OKR 强调员工的自驱力,审核完成规定条数,员工继续审核,则说明该员工高效、主动,其他多数员工则会选择努力与最优员工对齐标准,从而提升整条业务线的工作效率。

当突出的越发突出,标准则会变得越发严苛,规定的审核量也将不断提升,正常工作制中不能完成的,只能靠加班解决。

刚入职字节跳动时,索索并不是这样的工作节奏。“不辛苦、稳定,大家会选择一个多数人都能完成、符合业务需求的状态,但也没人摸鱼放水,组内的工作量自始至终都是饱和的,不过基本上准点来,下班吃完饭后就可以走,几乎不存在 996 的状态,而大小周本身就是公司内部运行准则,负责招聘的 HR 会讲清楚,入职既代表接受”。

薯片 2017 年在职字节跳动的时候也是这样 “不辛苦、稳定” 的工作节奏,字节跳动在互联网圈向来以福利好著称,包三餐,步行 30 分钟内给 1500 的房补,这对刚刚毕业的同学诱惑十足,薯片也正是看中了这一福利。

他下班后一般会主动 “加班” 4 个小时,所谓加班,其实是利用公司内部丰富的技术课程,恶补代码知识、写项目,对社招的技术性工种,需要拿出项目经历,字节跳动不加班的工作性质和福利待遇显然满足他 “补课” 的需求。

“审核都是流水的兵,流动性大,当年所在的项目组都没了,同事们被打散进了不同的业务组,大部分已经离职了...大家已经疲于奔命,哪还有时间充电...”

汇报能讲半小时,不说三分钟

加班、大小周真的能对公司带来明显增益吗?结果毫无疑问。

大小周起源于字节跳动内部一个名叫周日大讲堂的项目。起初,周末加班没有双倍薪资,实行积分换 iPhone 的奖励制度,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九年时间,字节跳动数千倍增长成为这个时代最成功的的商业神话,大小周一度被解析为其创业文化最直接的体现,也是它快速成长的人力支撑,同时代的效仿者也纷纷受益。

但每条业务线真的都需要加班吗?

据索索介绍,自去年来加班风气突然传开,公司内部似乎得了一种 “流行病”:你不加班就显得有些 out,一些实习生在下班后无事可做,但赖在公司不走,因为正式员工没有离开,自己离开可能会影响转正。

一些同事干脆正常工作的时候偷偷摸鱼,本来八个小时可以做完的要拖到十个小时,一些 leader 会觉得组内同事如果按时下班,是工作不饱和的体现,意味着产出不够,自己脸上无光。

与加班对应的,是一项弹性打卡的福利。部分员工因为加班较晚或者感觉晚上的效率更高,成了这项福利的既得利益者。

“弹性工作制发展到后续衍生出很多不必要麻烦,有同事特别喜欢晚上拉群沟通,已经到了下班时间了,如果不参会,可能造成业务不能持续推进,而且营造出对方仿佛努力加班,而我下班太早的假象。” 索索说道。

“现在大家开始沉迷于小作文了,这和重 PPT 文化的公司没什么区别。领导让我们必须汇报的目的很简单,他也要向他的领导汇报。

某种程度上,所谓汇报就是看谁耗的时间长,如果你能把本来三分钟就能讲清楚的事件,掰开揉碎讲半小时,在这场汇报战斗中你就完胜了其他玩家。”

一位员工在脉脉上写到,取消大小周两周了,可以经常出去骑电动车兜风,生活越来越有意思,之前除了工作就是工作,感觉都要抑郁了。

现在慢慢好转了...也有员工吐槽,大小周取消了,我迎来了周末在家办公的 “福利”,并且具有十足的 “公益性质”。

人情味,不存在的

去年八月,为字节跳动效力三年的索索毅然裸辞。字节跳动成立不过九年,年轻的公司背后是年轻的员工,公司以数据指标为导向,不少年轻人可以凭借自己优秀的业务能力晋升为一线 leader,96 年、97 年左右的基层 leader 屡见不鲜。

“你很难说他们不优秀,他们拥有更高的学历,业务上他们是佼佼者,他们能得到晋升是实至名归,可是,一个 leader 最应该拥有的,难道不应该是领导力吗?可他们中的绝大多数,真的没有”

去年索索的 title 转为运营序列,负责部分内容队列的标准制定,直接对接地方基地业务组。当标准制定出,需要去基地给同事做业务培训。“我制定标准的时候做了充分的测试,这项业务每人每天搞定 300 条的量完全没有问题,因为我一个成手可以做到 600 多,其实是给出了比较放松的节奏,但是基地人员希望可以降到 200,而技术产品同学希望提升到 500 左右。每个人都在盯着自己的利益,完全没有注重业务的实际导向。”

这类事件在字节跳动并非个例。丸子就职于字节跳动某版权合作部门,在一次和甲方的对接中,对方给与她非常正向的反馈,但也有 “第三者” 指出,她此次业务沟通中存在着一个 “细节失误”,为此,丸子享受到了被组内 leader 单独约见的待遇。

“每一个失误的细节都会被放无穷大,无论之前做了多么有成就的事都被掩盖,字节跳动的价值观怎么就变成了批评文化?”

2019 年 3 月 27 日,一个名为 996.ICU 的项目在 GitHub 上传开。在这个项目指向的域名页面上,发起人这样写道:“什么是 996.ICU?工作 996,生病 ICU”。

坊间传言,有员工因加班住进 ICU,醒来的第一时间,是找出手机回复同事信息、处理公司事务。这可能是个段子,但互联网人怕体检并非荒诞不经的传说。

去年中旬,索索在医院查出了肿瘤,医生给出的原因是压力太大,焦虑引起的,同时,她了解到,公司内很多员工都得了相似的病。

“你可能不相信,我对面工位上有个小哥哥,一米八的个头,体重也不过 120 斤,这么瘦的体型却得了脂肪肝,因为工作要一直坐着,现在忙起来饭都没得吃,更别谈运动了,健身房成了十足的摆设,还有几个女同事,得了乳腺增生、子宫肌瘤这样的妇科病,都是因为压力太大造成的,一鸣总是谈务实的浪漫,但年纪轻轻得这样的病,吓都吓死了,还谈什么浪漫呢?”

转为运营序列后,加班如约而至,在业务考核期,10 点上班、晚上 12 点后下班的状态可以持续数周。

索索的父母曾经来参观公司,觉察出字节跳动的员工整体状态非常疲惫,“感觉这些孩子们非常瘦,不是那种健康的状态。” 索索的爸爸说。

和 leader 的一次沟通成了压垮索索的最后一根稻草。因为身体的缘故,索索今年开始接二连三请病假,病假、年假休完,身体还没康复,只能继续无薪休假。

当索索终于感觉坚持不住,开始与 leader 沟通离职事宜时,年轻的 leader 说出索索觉得今生难忘的一句话:就是因为生个病,你就要离职吗?

听到这句话后,索索后背一凉,回到工位毅然决然递交了离职申请。

“大厂就像围城,外面的人想进去,里面的人想出来,每个人都是庞大运转机器上的螺丝钉,人情味,不存在的。” 索索说。

 
缩我,高速云服务器
实时掌握推广动态
让您深入了解用户,提高推广转化率
联系我们
    1.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
      联系客服
      常见问题
  • 公众号
    客服微信
  • 缩我短链接公众号 关注官方公众号
  • 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