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薪也要离开,无法“爱上”大厂的人

2022-02-25 14:52:16

阅读 511

来源 | 连线Insight(ID:lxinsight)

一年前,应届生孟凡和刘柯同时进入了两家互联网大厂,抱着对高薪资、好前途的向往,她们开启了大厂“追梦之旅”。

一年后,她们却做出了同样的选择——裸辞。对她们来说,比起在大厂工作的风险,裸辞这个看似风险很高的选择,已经不值一提。

“我刚毕业一年,算上各种福利,大厂能给我近两万元的工资,但我实在高攀不起了。”刘柯告诉连线Insight。

刘柯很幸运,从大厂裸辞之后很快找到了新工作。但这份工作,薪资只有上家公司的一半,并且没有房补,更谈不上领导组织的下午茶,可相比于之前的大厂“黑暗”经历,她欣然接受。

还在找工作的孟凡也清楚地知道,离开大厂,意味着降薪。以前她的一日三餐、上下班的打车费、加班费一分不少,而一旦离开大厂,这些隐形福利可能会消失不见。

但孟凡的选择与刘柯相同,即使去小公司降薪,也要离开大厂。事实上,很多年轻人已经不再一味追求大厂的高薪和高福利,毕竟在大厂的工作难言幸福。

近期,脉脉数据研究院发布的《告别氪金时代:人才吸引力报告 2021 》显示,互联网人的工作生活平衡、整体工作幸福感、职业成就感都低于平均值。

连线Insight找到了四位离职大厂的员工,有人宁愿降薪,有人失去房补,也有人回到老家……尽管他们的选择各不相同,但却共同寻找更适合自己的职场环境。

以下是他们的真实经历,由连线Insight编辑整理。

一、宁愿降薪去小公司,我也要离开大厂

刘柯 | 某内容平台,工作六个月

去年年底,我从大厂裸辞了。按照市场规律年底其实很难找工作,所以我也没报期望,想着给自己放个假期。这期间,我随意投了两三家,没想到很快第三家就给我发来面试邀请。

经过在大厂半年的磨练,我发现大厂所谓工资的“溢价”,普遍高于人的能力。

尤其是绝大多数的应届生,都是典型的“工资和能力不符”。大厂用高薪来吸引人,但却不给毕业生学习的机会。

就像是小孩,还没学会走,就要让我跑起来了。有的人扛住压力,但最终被裁;有的人扛不住压力,主动离职,像我一样。

所以我从大厂裸辞之后,就做好了降薪跳槽的准备。我之前在大厂能拿到13k的薪资,现在即便只有五千块,但只要不是高压的环境,我都可以接受。

也是因为这样的想法,我不到一周就入职新的公司了,算是无缝衔接。新的公司没有以前可以免费吃一日三餐,也谈不上每月2500元的房补,更没有一周很多次的下午茶时间,但氛围轻松,所以我很满意。

回过头看,此前大厂的工作经历对我来说,实在是一场很失败的“旅行”。

研究生毕业后我进入大厂实习并顺利转正,我以为我会在卧虎藏龙的大厂高效率地工作。在我的预想中,大厂的环境应该是大家奔着一个目标努力,拼命地工作,没有其他冗杂的事情和压力缠身。

但事实证明我想错了,我的直属领导是个非常强势且顽固的人。我是负责内容运营工作,我自己有一些创意想法,但在他的管理下,却变成了机械的工作。

最让我不理解的是,每次我负责的工作,他作为领导都要在没看到结果之前来插一手,作为下属我必须要按着他的意愿去做所有事,即使这是一项被全组同事都验证过的无法完成的工作。

举例来说,当没有内容可以运营的时候,他还要逼着我去写,并提出deadline,那一刻我真的受不了。还有一次,我负责的一个项目,需要对外协调,他逼着我要求其他部门同级的同事做事,我一个公司的新人,论资排辈,人家凭什么听我指挥。最后的结果是两个部门的人争论得面红耳赤,也没有达到领导要的效果。

这些都是工作上不开心的缩影。那一段时间,我每天坐到电脑前都如坐针毡,但碍于刚毕业转正,如果提出离职需要付违约金的原因,我就一忍再忍。

最开始我是积极的,想要改变自己的状态。我不仅主动和部门领导谈话,还会找公司HR协调我们组内的关系。在我的努力之下,情况确实有过好转,我和部门领导的关系也缓和不少。

抱着慢慢相处的心理,过了一段时间,我和部门领导的关系又陷入僵局。我最后也明白了一个道理,这是人的性格天生使然,想要改变性格真的太难了。

每当面对他交给我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时,我也怀疑过自己,我是真的“笨”吗?

作为独立的个体,当我完全不认同他的想法,并且无法改变现状时,我就意识到我该辞职了。

我离开大厂的原因就是压力太大、和领导相处不来,或许是我不配。

从去年五月份毕业入职以来,到现在也就半年,但我的离职挣扎期可以说是贯穿整个工作始终。我提过两次离职,都没成功,一面是领导劝我再想想,一面是朋友建议我第一份工作更看重稳定。

但只有我自己知道,这份工作不仅没给我带来什么成长,反而给我留下了阴影。

我现在仍然是做着内容运营的工作,但很大的不同是,新公司的老师们会指导我这个新人,起码是个平等交流的状态。更重要的是,不到两个月的工作中,我可以清楚地感受到自己的成长,以及每做完一件事都能收获成就感。

二、失去加班费、免费的一日三餐,但并不后悔离开大厂

孟凡 | 某内容平台,工作一年

去年三月,我离开了一家氛围很好的创业公司,满怀一腔热血奔赴大厂。

起初我很开心,毕竟当时我刚毕业半年,薪资就翻倍了,比同龄人都要高,起点也不错。我觉得这是个提升自我的跳板,试图努力抓住。

不过,这种想法只短暂地停留了三个月。组内的沟通压力、每天的早班值班、领导的打压抨击……互联网大厂的美好面具很快就被撕开,并且越来越糟糕。

那时候,我强制给自己定了一个干满一年的目标,毕竟频繁换工作对以后的职业生涯是很不利的。我逼着自己调整状态,适应大厂的工作节奏和行业的“潜规则”。

但我的隐忍换来的是领导的“温水煮青蛙”和同事的“甩锅”,大厂的职场复杂性早已超越了我的认知范围。

最让我接受不了的就是公司的罚款机制。领导会时不时地给我们罚款,无论是你自己负责的内容,还是你手下实习生负责的内容。这个罚款没有任何的白纸黑字的标准,完全看领导的心情。

这一年,我经常是“人在家中坐,罚款天上来”。即便是休息日,罚款也是逃不掉的。我经常早上醒来打开手机的那一刻,就看到领导的罚款消息。没有任何解释的机会,这非常影响工作的动力和心情。

虽然,我在大厂的工资几乎是同龄人的二倍,节假日三倍工资、双休日两倍工资经常让我忘记了加班的痛苦。除了工资外,一日三餐都可以在公司免费解决,上班不想挤地铁,打车费公司也可以报销。再加上没有时间消费,所以工作一年我攒了不少钱。

但这些看似诱人的福利,一旦享受了,便需要承受异于常人的压力。

循环往复之下,我的身体真的扛不住了。这一年,我去医院跑了无数次。中耳炎、爆痘……各种病都找到了我身上。作为一个女生,我这一年就化了两三次完整的妆容,平时都是灰头土脸地“搬砖”。

我一度觉得自己患上了严重抑郁,所以在经历了漫长的挣扎期后,我选择了离职。离职后的那一刻,如释重负,微信终于不会再弹出工作消息了。

离职当天,我赶紧退出各种微信工作群,没想到竟然删了快两个小时。到最后,我的大拇指都是疼的。这听起来像个玩笑,但却是真的。

这几百个群聊,就是我在大厂工作一年的印记,现在我对大厂没有任何的向往。我也意识到,钱永远是赚不完的,但身体的伤害确实不可逆的。

在度过了完整的假期之后,我开始浏览招聘网站的信息。正如我预期的一样,离开大厂意味着降薪。原本我在大厂工作,算上加班费,一个月能拿到一万五六的薪资,有时值班多甚至可以拿到两万元的薪资。

现在我和几家同类型创业公司聊了下,不提供一日三餐,薪资也只有七八千左右。相比大厂来说降低很多。

还有家公司向我承诺不加班,我还挺满意的,准备线下聊聊看,毕竟我受够了加班的苦,能拥有一个完整的双休日是我的第一目标。

选择下一家公司时,我一定会提前了解明白公司的工作氛围、工作量、职责这些方面,不会因为薪资一股脑地跳进“火坑”了。最重要的就是,我要平衡好工作和生活。

三、摆脱大厂后,即使难找工作也不想“二进宫”

肖然 | 某电商大厂,工作一年半

去年,作为本科应届生毕业的我,薪资应该属于上位圈。但这些,却是在长达一年半的焦虑中换来的。

众所周知,大厂的福利都很好,我们也不例外。食堂、健身房、下午茶、节日福利……样样落不下。算上各种补贴,我每个月的薪资能达到10k,对于我这个不是名校毕业的学生来说已经很满足了。

说来惭愧,大厂的工作让我从试用期便开始担惊受怕。当时除了我之外,整个团队的人都是社招进来的。社招的人不仅工作经验比我丰富,在人际交往的处理上更是信手拈来。

所以很多东西我都不是很懂,那些职场前辈对我也不是很认可,更可气的是我的大领导把我招进来之后又不是很想要我,好在我一直安心工作,没出什么差错。

后来,我觉得在新业务线转正是我职业道路上的第一个错误。

没想到的是,刚入行的我却见证了大厂公司所谓的“内斗”。因为是中台部门,前面要对接销售,后面要对接优化师,作为中间沟通的人,我们经常就是接锅侠的角色。

最惨烈的一次,也是在去年年底,由于前后端互相推责任,导致我们部门大leader被挤走了。更重要的是,我们当时的大领导,小领导包括HRBP基本上都是从之前同一个公司出来的,或者是非常熟的熟人,所以我们的派系非常的坚固,也意味着我们的团队很不健康。

随之而来的,就是我们整个团队被架空了,又赶上了我所在的小区有疫情,我开始了14天的居家办公。这期间,我的同事们陆续离职或者转岗,我被弄得一头雾水。

解封后,临近过年,人心惶惶,我也就索性离职了。毕竟这样既不健康又复杂的团队,我也没必要留下来。回家之后,我开始放空自己并且调整心态。

说实话,在大厂的这段工作让我挺疲惫的,从试用期到离职,每天都在惶恐中度过,生怕工作上的哪个环节出了问题,被领导怪罪。在这种心态之下,免费的一日三餐,吃起来都不香了。

最近我的状态还不错,准备了一些小公司的面试。因为长期劳累、熬夜的电商工作让我对这个行业提不起兴趣,但其他行业又没什么经验,所以有点陷入两难的纠结之中。

虽然不确定未来能做什么,但可以肯定的是,我绝对不会“二进宫”再进大厂了。

我最近浏览了很多职能性工作,薪资普遍不高,和大厂诱人的薪资差距很大,但也算在我的意料之中。从我现在接触的新工作来看,不加班、双休日是我的首选,薪资、福利这些都可以排在第二位。

不得不承认的是,现在出来找工作难免会有落差,我想抓住“金三银四”的机会再试试。

我不会为了所谓的高薪资、高福利再重新进入大厂工作,我现在浏览的职位都是创业公司,或者小厂。薪资、待遇虽然不高,但至少不用每天在焦虑中度过了。

四、放弃年终奖离开大厂,如今选择裸辞回老家

墨如 | 某短视频大厂,工作三年

我大学毕业后,就一直在一线城市工作。但随着年龄增长,漂泊感和无力感也越大。

工作三年,我见证了很多从大厂离职的同事、朋友。起初我为他们的选择感到惋惜,毕竟大厂的工作是很多人都向往的。

不过从去年开始,互联网行业整体不景气。裁员的裁员、倒闭的倒闭,我也意识到竞争越来越大的大厂,似乎不是长久之计,说不定哪天我就被公司毫无征兆地裁掉了。

回想毕业之后的三年,我好像除了有份可观的收入,并没有其他的收获。不得不承认,在一线城市大厂工作,我每个月的月薪加上年终奖,是个不少的数目,差不多老家的同龄人两三年才能赚来的钱。

除了工资,还有雷打不动的免费三餐、节日福利这些额外补贴。但和一线城市高昂的房价相比,这也不算什么。

最重要的是,就像所有大厂人一样,我们的时薪很低,加班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一想到这,我整个人的挫败感就会更大,漂泊了这么久,很难有幸福快乐的时刻,这也是我这三年来最难接受的。

一旦有了这样的想法,我想要离职的冲动便一发不可收拾。和大多数人离职的套路一样,我选择在年前离职,回家过了个完全躺平的春节。

在年前离职,就意味着我放弃了年终奖,公司的规定是进入离职期的员工都不发放年终奖。但我并不后悔。选择在27岁离开大厂,回到老家,是一时冲动,也是蓄谋已久。

回到老家,生活和收入的差距都有很大的变化,我现在等于是“吃老本”,靠着之前三年的积蓄过日子。

但换来的是每天可以睡到自然醒,微信没有消息,是从头到脚的放松。

从一线城市,到三四线小城,如果说没有落差是不可能的。这里的人均工资还不如大厂薪资的三分之一,并且工作机会少之又少。留在老家的朋友,都选择了国企或者公务员这类的“铁饭碗”。

过完年后,我投了一周的简历,确实没有看到很满意的职位。但我并没有因此焦虑,毕竟我有三年大厂的工作经验,找个工作是不愁的。更何况,我已经不在乎薪资的问题了,只要可以满足日常生活就足够了,小城市的花销也不多。

即便是没有合适的工作,考公务员,凭借我的学习能力,应该也不是很费力。而且在互联网不景气的情况下,长期稳定的公务员是一个保障的兜底选项。最差,我也可以把三年的积蓄当作创业基金,在老家开个小店,自己当老板,实现打工自由。

(应受访者要求,刘柯、孟凡、肖然、墨如均为化名。)

缩我,高速云服务器
实时掌握推广动态
让您深入了解用户,提高推广转化率
联系我们
    1.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
      联系客服
      常见问题
  • 公众号
    客服微信
  • 缩我短链接公众号 关注官方公众号
  • 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