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陷“霸权合同”争议的阅文集团“躺赚”86.7亿?

2022-03-29 16:27:40

阅读 651

 

看娱乐小说是否需要付费,这在网络文学界一直存在争议。

理论上,是否支持正版是读者与作者之间的事,读者从虚构的乌托邦中汲取了精神食粮,而作者在创作的过程中获得了名声与金钱收益。从这一角度出发,看小说应该付费,哪怕其是娱乐小说,读者也要尊重作者的知识产权,否则没有了收益,作者很难保持创作热情。

但理想与现实总有一道难以逾越的鸿沟,在网文平台的引导下,都是一盘散沙的读者和作者,早已丧失了话语权。是否收费,大部分情况下平台说了算。而话语权争夺的背后,是一场明码标价的商业游戏。

网文平台自身不生产内容,更像是内容的搬运工,但在商业的运作下,却赚得盆满钵满。受伤的似乎只有创作者,当创作被趋利的商业侵蚀后,是否会丧失网文创作的长期生命力,网文平台似乎也不在乎。

商业模式内忧外患,阅文集团的3.0进阶走向桎梏

3月22日,阅文集团公布了2021年全年业绩报告。阅文集团全年总收入为86.7亿元,同比增长1.67%,净利润达到了18.47亿元。

以阅文集团在国内无出其右的体量,18.47亿元的净利润似乎并不夸张,但值得注意的是,2020年阅文集团净亏损44.84亿元,两相对比下,足以可见阅文集团吸金能力有多夸张。

能够转亏为盈,主要是阅文集团的IP运营业务持续发力,阅文集团首席执行官程武的话就可以总结阅文集团去年业绩向好的主要原因:去年我们提出了阅文战略升级,明确将以网络文学为基石,以IP开发为驱动力,开放性地与全行业合作伙伴共建IP生态业务矩阵。

也就是说,阅文集团的IP生态矩阵如果能够一直发力,只要市场不出现较大的波动,阅文集团后期的盈利能力毋庸置疑,阅文集团或许会飞速增长,足以抹平平台搭建初期时的亏损,并收获硕果累累的果实。

而要想完成这一目标,阅文集团需要保证IP持之以恒地创新、运营和开发。运营和开发对于阅文的难度相对偏小,如今IP的运营与开发的商业模式早已成熟,更偏向于模板式孵化,因此阅文集团的焦点或许应该集中于如何保持IP的持续创新能力。具体来看,要在以下两点做突破。

1.与作者合作共赢,是推动网文平台IP持续创新的前提。

IP从何而来?可还记得“网文平台自身不生产内容,更像是内容的搬运工”这句话,IP打造的源头呼之欲出在阅文集团谋生的作者。

不过阅文集团与作者的关系似乎并不融洽,这从“55断更节”就可窥见一二。

“55断更节”是阅文旗下的签约作者集体发起的一次维权活动,维权事件的起因是阅文将部分作品免费在腾讯等其他渠道发布,并且还曝光了一份阅文集团拟与作者签署的新合同,被作者称为“霸权合同”、“奴隶合同”,因此,作者们期望通过在2020年5月5日断更(中断更新)发起维权。

“霸权合同”的内容姑且不谈,从这件事就可以看出阅文旗下的作者似乎有点卑微。

首先,作为作品的创作者,作者似乎只能通过断更一天的行为来维权。不停更或转投其他平台的原因在于阅文是国内最大的网文平台,已经在行业内获得了垄断地位,作者们似乎没有更好的去处。

其次,将部分作品转为免费在其他平台上传播,阅文似乎并没有获得所有作者的赞同。

收费作品转为免费,平台又没有相应的金钱补偿或补偿较少,收益降低作者自然不满。更何况“新合同”似乎还包括网文作者无条件将所有版权交给阅文集团,且不予分配收益等争议性要求,事后阅文否决了收走著作权等传闻。

最终作者们与阅文集团达成了共识,阅文集团将著作权以及作品是否免费的权利交给了作者,不过新合同下作者似乎仍面临分成减少,收入减少的可能。

该事件虽然早已结束,但作者与阅文集团之间的间隙似乎仍旧存在。同时,维权风波或许也会影响作者创作的积极性,以及阅文集团IP持续创新能力的可能。

归根结底,无论是收走著作权争议还是收费转免费,作者和阅文集团爆发的冲突点在于利益。事实上,VIP收费制度、作家分成模式本就是起点中文网的创始人吴文辉首创,奠基了网文的商业模式,但为何阅文集团又试图想要推动免费阅读呢?

2.防止竞争对手“砸盘”,付费习惯的基本盘不能动摇。

阅文集团模式转变的目的之一或许就是争夺流量,防止其他平台对其商业模式根基的侵蚀。

互联网商业是流量商业,其本质就是贩卖注意力,而内容就是流量的源泉。作为互联网商业的基础,内容的打造在给企业带来流量的同时,也为企业的发展带来了更广阔的想象空间。在用户留存的过程中,通过平台产品矩阵的协同效应,促进用户进行多元化的内容生态消费,推动平台的多元化变现。

换句话说,流量是平台发展的第一步,有了流量才能有后续的变现。但读者对网文平台的粘性偏弱,平台对读者付费习惯的培养远不及免费资源更有竞争力,一旦其他平台发力免费阅读,那么阅文集团的流量根基就可能会被侵蚀。

其实,无论是免费阅读还是收费阅读,对于网文平台并没有本质的差别,都是以不同的形式赚取收益,收费阅读的呼声较高归根结底在于通过收费赚取的收益更多。

阅文集团CEO吴文辉就一直对免费阅读模式持怀疑态度:广告分成模式带来的收入,无法与头部作者从付费分成获得的收入相提并论;更重视流量效应的免费阅读会让内容会变得更浅更快,难以形成优质经典的IP作品。

事实也证明了这点,触宝的疯读小说以免费阅读崛起,试图打造内容的规模化创作解决头部作者缺失的弊端,但结果并不如意。触宝如今的股价仅0.265美元,股价一年内下跌超93%。

触宝的失利或许是因为其体量较小、资金不充足,没有从流量获取跨入到内容深入的第二阶段,那么不缺流量、资金充足,又急需发展大文娱的字节跳动能成功吗?或许阅文集团不敢赌。

阅文集团发力免费阅读的弊端很明显,好不容易培养起来的读者付费习惯被侵蚀,付费用户大幅度下降。据年报显示,阅文集团的平均付费用户从2020年的1020万下降了14.7%,至2021年的870万。

通过免费阅读吸引流量是网文平台第一阶段的重心,到了第二阶段,网文平台就要扭转用户思维,努力推动收益率更高的付费阅读。如果转型不及时或者长期拖沓,用户的付费习惯就很难培养,网文平台也很难跨入IP掘金的第三阶段。

番茄小说背靠字节跳动,战略布局大于盈利需求,且其尚处于第一阶段,短期内并不在乎免费阅读模式对读者付费阅读习惯的侵蚀,危害整个网文平台后续发展的基本盘。那么正处于第三阶段IP开发的阅文集团,如何平衡平台与读者、作者之间的关系将成为一大难题。

IP开发的长线生意,阅文集团尚未做好准备?

阅文集团IP创新的根源问题还未彻底解决,以IP开发为驱动力的IP生态业务矩阵自然也深受影响。

具体来看,阅文集团IP的运营与开发主要体现在动漫及影视创作上,其中影视创作的IP再孵化成果显著,2021年阅文集团旗下新丽传媒收入达到了12.2亿,净利润为5.3亿元,同比增长24.3%。基于阅文IP开发的《赘婿》、《斗罗大陆》、《雪中悍刀行》等热门剧集获得了不错的反响。

虽然好的内容并不是一次性的,而是可再生的,但用户们是与时俱进的,需要源源不断的新生力量,才能打动对于老套路疲惫的用户群体们。尤其是当下处于快餐时代,行业内也缺少对于老牌IP深入孵化的氛围。

除此之外,成本问题或许也困扰了阅文集团对IP的运营和开发。

一般来说,在影视圈同质化现象严重的当下,IP运营和开发最耗钱的应该是营销推广,但阅文集团IP运营和开发的成本结构中或许还要多加上溢价成本。

网文IP的头部效应近几年在逐渐降低,头部IP的版权费下降幅度较大。与影视行业陷入寒冬类似,同行竞争曾导致IP价格虚高,如今随着IP价值回落到正常价位,有大量IP囤积的平台深受其害,作为网文界的头部企业,阅文集团或许也在此前囤积了大量网文IP。

IP影视化的花钱点并不只存在于IP购买阶段,在后续上线阶段的风险也很大。影视圈的水过深,偶像圈的水更深,IP开发也存在一定不可抗力风险。比如阅文集团投资过亿的IP剧集《青簪行》就受到了某凡的影响,是否还会播出存疑。

除了自身IP开发问题外,新丽传媒也面临着市场竞争激烈,难以保持长久竞争力的风险。据天眼查APP显示,新丽传媒的竞品数量多达40个。要想在影视圈脱颖而出,仅靠IP传送尚不足够。

曾陷“霸权合同”争议的阅文集团“躺赚”86.7亿?

阅文集团为了完成自己的IP生态业务矩阵,收购新丽时还收到了反垄断处罚,遭到了新华社敲山震虎式点名,为得就是延续IP的价值。

然而从当下来看,阅文集团的IP业务虽然在短时间内获得了喜人的成绩,但从其业务形式来看,似乎仍存在饮鸩止渴的风险。要想平稳跨过网文平台的3.0阶段,阅文集团仍需努力。

 
缩我,高速云服务器
实时掌握推广动态
让您深入了解用户,提高推广转化率
联系我们
    1.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
      联系客服
      常见问题
  • 公众号
    客服微信
  • 缩我短链接公众号 关注官方公众号
  • 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