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鲜电商迅速回血?

2021-01-14

阅读 363

 

世间万物,此消彼长。回首2020年,我们发现,虽然有些行业受挫,但也有一些行业“化危为机”,得以青云直上,一路狂奔。

有生鲜电商的从业者表示,其业务量增长了5至6倍;在线医疗的流量也呈现出“井喷状”,数据显示,平安好医生App的访问人次超11.1亿,新注册用户量是疫情之前的10倍。

此外,在线健身、在线办公、直播带货、在线游戏……似乎大部分的线上行业都在2020年迎来了发展的高峰期。

在这极不平凡的一年里,线上业态的从业者们是什么状态?“舍命狂奔。”兴盛优选品牌负责人李浩一言以蔽之。

不过,因为特殊事件而带来的利好,并未长久持续下去。如今,催化作用正在失效。从业者要想寻求生存的答案,恐怕还要回归行业本身。

一、迎来第二春

2020年,一场疫情使线下场景遭遇重创,大多数创业者的目标仅为“活下来”,但有些行业反而在危机中迎来了生机,从而爆发“第二春”。

生鲜电商一经兴起,就处于快速奔跑状态。前瞻产业研究院的数据显示,2013年至2019年,我国生鲜电商的交易规模从130亿元增长至2554亿元。这个行业也曾备受资本青睐,公开数据显示,仅在2016年里,行业内共发生59起融资事件。

不过,不少玩家都低估了生鲜电商的烧钱速度,各家都以“补贴大战”去揽客,普遍陷入亏损经营。随着资方趋于理性,失去资本的支撑后,很多生鲜电商企业只能走向失败。

2019年,行业内出现大规模倒闭潮。据公开报道称,吉及鲜宣布融资失败,大量关仓、裁员;妙生活关闭其在上海的80家门店;鲜生友请高管被抓……

鸟哥笔记,行业动态,创业最前线,社区团购,视频直播,生鲜电商,创业公司,行业动态

因此种种迹象,曾有人断言,“生鲜电商挺不进下个十年”。

然而,万万没想到,在几个月之后,生鲜电商行业“绝处逢生”,整个行业的发展轨迹几乎实现了180度扭转。

自疫情发生后,人们居家抗疫,减少外出,大量的消费需求转至线上,而作为人们日常刚需的“买菜”业务就迎来了爆发性增长,各大生鲜电商平台的订单量一夜暴增,甚至屡次出现“一售而空、定时抢购”的局面。

“以武汉地区为例,平时每个小区的订单量也就三五百单,疫情期间超过1万单。” 社区生鲜电商平台兴盛优选品牌负责人李浩对「创业最前线」表示。

生鲜电商从业者刘旸(化名)也表示,去年2至4月,其业务量增加了5至6倍。

这让生鲜电商平台得以迅速回血。

“2019年,兴盛优选的销售额突破100亿,2020年预计超400亿。”兴盛优选副总裁刘辉宇曾在活动中公开表示。

“我们的销售额也从2019年的300万左右增长至500多万。”刘旸也说道。

从业者的忙碌,从年初贯穿到了年尾。

李浩称,2020年初,他们武汉地区的员工有时要忙到凌晨一两点,四五点就又要起床。

“我们的管理层差不多小半年没有休周末。”李浩称。对于生鲜电商从业者来说,2020年的状态无异于“舍命狂奔”,毕竟好的发展机遇难求,因疫情“峰回路转”后的生鲜电商,肯定要加足马力拼发展、拼盈利。

除了“菜篮子”经济,在线医疗也迎来一轮爆发。有人将2020年称为互联网医疗的“爆发元年”。

这一年,各大在线医疗平台迅速吸引了大批用户。

疫情期间,丁香医生上线了“疫情地图”。“单个产品的流量达到了40多亿次,生产出来的内容也获得了30多亿次的流量,叠加起来大概有将近百亿次流量的增长。”2020年8月,丁香园创始人、董事长李天天曾在活动中透露。

平安好医生的数据也很亮眼。疫情高峰期,平安好医生App的访问人次超11.1亿,新注册用户量是疫情之前的10倍,上半年日均问诊量超过83万人次。

流量井喷式地增长,体现出用户对在线医疗平台的需求之大。在这个背景下,越来越多的机构开始搭建远程问诊渠道,在线医疗业务不再是互联网企业的专属。

2020年10月28日,国家卫健委透露,目前,中国已经有900家互联网医院,远程医疗协作网覆盖所有的地级市2.4万余家医疗机构,5500多家二级以上医院可以提供线上服务。

毫无疑问,在2020年里,这些事关民生大计的行业迎来了发展路上的“高光时刻”。 

二、挖掘新商机

除了这些关乎民生的行业,一些与大众生活息息相关的行业也走向一个小巅峰。不少创业者从中发现了新商机,并试图做出一些创新。 

2020年,不少健身房陷入倒闭潮,上半年曾有业内人士统计,国内倒闭的健身房已经超过3000家,还未倒闭的也在苦苦支撑。

鸟哥笔记,行业动态,创业最前线,社区团购,视频直播,生鲜电商,创业公司,行业动态

但是另一方面,疫情的突袭使人们开始重视健身。

于是,部分从业者开始进军线上,比如通过直播、短视频、线上私教课等形式,开展远程教学。除了从业者,健身博主、体育明星等也纷纷加入居家健身的热潮中。

作为时下最流行的健身App,Keep提前布局了线上健身直播的业务,在第一时间满足了人们居家健身的需求。2020年1月31日,Keep联合趁早 App、Shape 塑健身、每日瑜伽 App 、lululemon 等平台,以及多位健身达人,共同推出了 “假期运动直播大全”活动。

公开数据显示,就在该活动推出的一个星期内,Keep运动直播累计参与人数超过5650万,直播时长达到100小时,同时在线人数的峰值是16万。而在疫情高峰期间,Keep日活用户规模上涨60%至613万。

与此同时,被誉为“健身行业新物种”的超级猩猩也尝试做直播课程,第一场直播同时在线人数就超过17万,成为直播平台的TOP1主播。

这些猛增的行业数据与健身需求,让约汗么创始人徐太博嗅到了新商机的气息。

他原本是健身教练,疫情期间发现很多同行失业了。于是,他开始琢磨做一个类似于滴滴的平台,让健身房入驻,直接和用户对接,然后约到附近的健身房进行一对一指导训练。

抱着尝试的态度,2020年4月,约汗么上线,不到半年时间,成交量已超过5000单。

“这种模式减少了商家的运营成本,将健身费用降低了20%左右。” 徐太博对「创业最前线」表示。

2020年,在线健身的业绩斐然,而人们除了居家健身外,娱乐消费的需求也大涨,这就让直播带货“应时而生,乘风而上”。

在春节后几个月里,人们困在家中,被手机上“直播带货”这种新鲜的卖货模式吸引,纷纷进入直播间听主播唠嗑或者“捡个便宜”,再不济也能“交个朋友”。

这一年,人们也进入“万物可直播”时代,除了卖日常消费品之外,直播卖房、卖车、卖理财产品等现象也层出不穷,甚至有不少明星、企业老板、县城官员等人涌进了直播间。

不过,要说到直播带货和走红的主播,就不得不提到背后的“操控者”——MCN机构。2020年,这个行业也达到了发展的小高潮。

有媒体曾报道称,一家机构6个月便孵化100名主播,培训4周就能带货赚钱,公司单月营收更是达到百万。

在快速盈利的诱惑下,MCN行业又进入不少新玩家。有从业者曾表示,身边不少制片人、合作过的导演、明星等人都转型去做MCN机构。

2020年9月,在MCN行业打拼多年的郑伟和合伙人成立了一家MCN机构——曦娱文化,不到三个月时间,秀场和短视频业务已实现收支平衡。

无独有偶,2020年2月,为了自救,儿童素质教育品牌童豆小镇创始人臧小磊决定筹备MCN业务,效果也显而易见。

“我们培养了不少主播。每个主播只用一台手机,加一两个助理配合,日均卖货金额在20万至100万左右。” 臧小磊对「创业最前线」表示。

在热潮涌动之下,就连巨头也来分一杯羹。

公开报道称,央视、湖南、浙江、山东等省级卫视在布局MCN。去年3月,家居集团美凯龙称,计划将线下428个家居商场的私域流量池导流到线上,布局MCN业务。

回看2020年,对于在线健身、直播带货和MCN机构这几个行业来说,疫情无异于催化剂,促使他们向前迈出一大步,得到了超出预期的发展。 

三、回归本质

不过,在后疫情时代,上述行业的热度却有了回落的趋势。

比如生鲜电商和在线医疗行业,随着疫情好转,用户也有所流失。 

“对于行业发展而言,疫情只能起到促进作用,让很多在线医疗平台从中获益,比如流量爆涨,或者提升大众的认知度。但是,想通过这次机遇改变公司的命运,不太可能,也没这么容易。”妙健康市场合伙人倪聪对「创业最前线」表示。

产业发展一环扣一环,有行业兴,也必然有行业衰。

人们不能到医院就诊,在线问诊业务的数量增加,互联网挂号业务却受到了创伤。

“此消彼长,很难判断在线医疗行业到底是爆发还是衰退。” 倪聪表示。

退潮,似乎是必然的。想在骤变之下,吃到第一口螃蟹的徐太博,也在潮水褪去时,不仅重新被冲回岸边,还差点“溺水”而亡。

约汗么上线几个月之后,徐太博一直在尝试激活流量。但是由于推广渠道受阻,加上疫情影响,导致后期资金不足。

“线上和线下业务,累计亏损130万。” 徐太博表示,为了偿还债务,他最近一直在做副业,至今未偿还的债务还有70万左右。

这时,从业者也才意识到,疫情对行业的催化作用正在失效。尝到过甜头的创业者们反而更能明白——要从本行业中寻找生存的答案。

鸟哥笔记,行业动态,创业最前线,社区团购,视频直播,生鲜电商,创业公司,行业动态

对于不同行业来说,这个答案各不相同。

比如生鲜电商行业,当巨头纷纷入局抢食,斥巨资补贴用户,行业可以用“腥风血雨”形容。

“不可胜在己,可胜在敌。还是要按照自己的节奏来打市场,不要被对手带偏。”李浩表示。

他补充道,社区生鲜电商至少是万亿级市场,目前的市场体量大概在700亿至1000亿。相比之下,市场渗透率还很低。对于行业内的玩家来说,这也是机会所在。

“在行业的厮杀中,未来一定是靠用户体验赢得市场。”李浩说道。

再如在线医疗行业,即便行业在2020年整体有所增长,但还远远没有到达上升的拐点。

“在整个医疗健康领域,较为赚钱的有两类公司:医药电商和医美整形机构。剩下的日子比较好过的则是健康管理平台。”倪聪说道,在线医疗业务却是费力不讨好,并且仍然存在一些痛点,比如用户对平台的认可度不够、线上优质医疗资源稀缺等。

因此,如果只做To C端业务,很难突围。那么,在线医疗平台要如何破局?

倪聪表示,最好跟其他业务结合,比如做电商,从卖药转型到卖服务;或者做全生态健康管理平台,用数字化串联医、药、保险等业务,深挖数据的价值。“最核心的一点是,要找准付费的人,围绕着这些人提供服务。”

实际上,目前大部分在线医疗平台也确实都在尝试做健康管理。比如BAT等巨头,就在布局大健康领域。

对于MCN来说,行业经历了从野蛮到理性的发展过程。“2020年年初,行业还在野蛮发展,到年底已经逐渐回归了理性。”郑伟对「创业最前线」表示。

然而,经历爆火之后,已有一些MCN机构开始“卖身”。

“风向已经变了。”郑伟表示。像之前先圈粉再变现的模式已经走不通。“如果还在做内容吸粉,肯定做一个死一个。”

那未来的风向是什么?“布局自己的品牌。”郑伟解释道,目前抖音开始扶持小商家,有能力的创业者可以打造自己的品牌,并建立供应链,这样才能在竞争中夺得一席之地。

有时候,在现有的市场格局面前,也要勇于打破现有的规则和秩序。

徐太博已有三次创业经历,作为一个创业老兵来说,“失败”在他的心理预期之内。他打算先回笼资金,等找到新的突破口之后再继续前行。

在特殊机遇的推动下,这些行业得以起死回生或者迎来爆发。但是作为长期生意来说,相比于“一剂特殊的催化剂”,时间或许才是更好的良药。

回望2020年,有人欢喜有人愁。对各行各业而言,得势时需快马加鞭,失意时莫灰心丧气。毕竟,现实是最好的实验,历史是最好的裁判。而当下,输赢无定,结论难下,不妨就让子弹再飞一会。

 

 

 

-END-

 

缩我,高速云服务器
实时掌握推广动态
让您深入了解用户,提高推广转化率
联系我们
    1.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
      添加客服微信号
      常见问题
  • 公众号
    客服微信
  • 缩我短链接公众号 关注官方公众号
  • 添加客服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