扩张超配:互联网大厂真的需要10万人吗?

2021-12-23 10:59:20

阅读 1037

 

一家互联网公司的员工突破10万人是怎样的场景?大概是员工依次排开可以挤满10个足球场,一天可以吃掉150吨食物。

过去,互联网公司们都警惕过度扩张。以招聘著称的阿里巴巴曾在2015年冻结扩张、维持3万人规模。他的创始人马云曾说过,阿里做到102岁,也不应该超过5万员工。腾讯创始人马化腾在2012年曾致信全员,提醒克服大企业病、重塑小公司精神,当时腾讯不过2万人。

但现在,情况变了。新一批互联网公司们打破了这个规则,他们疯狂招人——字节跳动去年已经超过10万人了,美团马上就要10万人。

很快,阿里腾讯开始效仿。这两家公司先后在2019年和2021年突破了10万人。起码在5年以前,以线上业务为主的互联网公司突破10万人,这是一个无法想象的规模。因为,成立近百年的宝马集团也不过这个规模。

这让人不得不感叹,互联网开始像一个劳动力密集型行业了。

人员激增的这些年,互联网行业没有出现新的国民级产品,没有突破性技术。同时,人员膨胀导致组织臃肿,在一些企业内,高层管理者忙得团团转,中层管理者“勾心斗角”和“争权夺利”,而基层员工则心灰意冷,人浮于事。在社交平台上,互联网从业者们对公司的不满越发明显。

现在,过度扩张的后果,逐渐显现出来了。

最迅猛的大厂开始裁员

字节跳动终于不再继续执行大扩张战略了。

它开启了成立至今最大规模的裁员。教育业务线已经裁掉了5000余人,商业化、ohayoo游戏、房产业务“幸福里”等员工先后被裁。就在10天前,字节跳动刚刚宣布整体撤销人才发展中心团队。

字节跳动被认为是当下最有发展潜力的移动互联网巨头之一,它在北京的办公职场遍布海淀,产品矩阵丰富到令人咋舌。旗下最知名的产品抖音/Tiktok火遍了全球,甚至Facebook都要忌惮三分。人们给它起了一个足以代表其实力与地位的名字“宇宙条”。

它曾经被认为是无所不能的,几乎渗透到所有互联网巨头的主营业务中,媒体们用“字节跳动的朋友只剩小米了”来调侃它的无限扩张。

今年,万能的字节跳动攻不动了,游戏、本地生活、云业务等并无多少起色。同时,作为唯一的收入来源,其利润中心抖音的日活增长见顶。

这使得这家一度被神话的公司也开始裁员。

讲究效率的字节跳动,在裁员这件事上也毫不含糊。11月30日晚,接受裁员通知的“幸福里”员工,被要求次日一早就要到公司洽谈赔偿事宜。这些员工被辞退的理由大多是业务调整,他们被允许内部转岗,但这需要在内部进行三轮以上的面试。

在抖音出现以前,快手是短视频领域唯一的霸主。几乎没做任何广告,它的用户就过亿。

抖音和快手被誉为是移动互联网领域为数不多的几个全民级产品。这两家国民短视频企业不约而同都传出了裁员的消息。

和社交平台所说“优化的仅仅是绩效为C的员工”不同的是,Tech星球从多位快手员工了解到,此次裁员不止涉及绩效为C的员工,还包括不少绩效是B的员工以及还在试用期的应届生/社招生。他们分散在各个部门,比如数据平台、商业化、电商等等。

这些被裁掉的员工,现在正面临尴尬的境地。第四季度最后一个月,大部分互联网公司的HC都锁住了,他们可以选择的不多。一位快手员工提到,自己如今出去面试,大部分HR都会问一句,是被裁掉的吗?

从2018年开始,裁员几乎是互联网大厂的常规操作,几乎每年年底都会传出裁员的讯息,也几乎每年都会喊出“互联网寒冬”的口号。

但是,今年的形势更为严峻——监管的压力几乎落到了每一家头部互联网公司上,互联网公司最为宝贵的三大收入来源之一广告业务都涨不动了,消费**加上没有惊艳的产品让增长显得及其宝贵。

但裁员并不会从根本上改善任何一家公司的境况——抖音的日活并不会就此增长,字节也不会因此就研发出爆款游戏。快手不会就此超越字节,它的广告收入也不会迎来爆炸式增长。

2016年,在字节跳动仅有不到一万人时,张一鸣曾坦言,几乎没有行业领头的公司是控制人力成本来实现领先的。但人力成本永远都是最可控的,且最立竿见影的。

这一举措向所有人释放一个信号——只要不符合公司战略方向,无法为公司创造足够多的价值,在去肥增瘦的大背景下,任何人都有被裁掉的风险。

人才超配策略的后果

“大力出奇迹”,字节跳动一度信奉以大投入换大增长的理论,他们曾经疯狂招人。

2020年3月,字节跳动在全球有近6万人,到了年底就已有10万人了。他们有着庞大的HR团队。据《晚点latepost》报道,截止11月初,字节跳动人力资源团队共有4000多人,包括实习生,其中负责招聘的HR占比最多,约3000余人;另外还有上千名负责雇主品牌、人才发展、组织发展以及薪酬绩效的人员。

一位曾经在字节跳动工作过的HR告诉Tech星球,在字节跳动的HR队伍中,实习生的数目几乎是2倍于正式员工的。这些实习生的工作内容大部分是辅助面试,比如打电话邀约候选人,帮助登记等等。

一位顶级大厂的HRBP告诉Tech星球,一个4万人左右的互联网公司,其HR团队大概在500人左右。以10万人计算,字节跳动的HR团队在1250人最为合理。按照正式员工来算,字节跳动确实符合这个数据,但是加上庞大的实习生团队,就显得其HR团队极为庞大。要知道,以重视招聘著称的阿里巴巴,在10万人规模时,只有 700 名 HR。

规模庞大的HR团队为字节的发展提供了很好的辅助。

“是一群相当‘可怕’的人。他们总是按照特别高的要求和标准招聘相关人员,俗称超配。面试的环节和方式精益求精,恨不得能够开发出一个系统,看出这个人是否有无比强大的潜力。”一位曾在字节跳动工作过的HR坦言。

 

字节跳动实施人才超配策略的出发点并没有问题,因为人力资源管理是需要配置和规划的,公司的业务是发展的,所以做人力资源管理也需要一定的前瞻性。

 

“比如,我目前需要十个产品经理,基本要求是1-2年工作经验,本科及以上学历。满足这几个条件实际上就可以了。但是,我非要硕士及以上学历,3-5年以上的工作经验,有爆款产品,1-3年的管理经验(产品总监等)。”上述HR解释道。

 

短期内,这会增加公司的运营成本。但长期来看,确实利大于弊。“早期,字节跳动的业务发展快得惊人,当需要开展新项目时,通过内部招聘、潜力计划、接班人计划等培训模式,可以迅速从这些高标准人才库中筛选出合适的项目负责人。这些人已经完全熟悉公司的运作模式和办公风格,几乎可以实现无缝衔接。”一位字节工作过的HR表示。

 

但这属于良好的超配。糟糕的情况是人才被极大的浪费了。最典型的是字节内容审核岗位上出现很多海归硕士。一位曾经拿到过该岗位offer的海外硕士表示,当时自己收到的是北京的offer,基础工资2400,加上熬夜加班才6000多。

 

“我们不是很喜欢接字节的单子,因为他们的人才库太庞大了,你可以理解为几乎涵盖了市面上最好的一部分,这样我们拿不到推荐费。”一位互联网猎头表示。

 

真的需要10万人吗

 

起初,外界并不认可这种人才超配策略,因为它极大得提高了大厂的运营成本,并且由于员工人数的庞杂,极容易滋生大公司病。

 

2012年,腾讯的市值已经达到了700亿美元,整个公司人数不过2万人。彼时,马化腾曾致信全员,提醒克服大企业病、重塑小公司精神。乔布斯去世前将苹果称为这个星球上最大的创业公司,市值全球第一,不到 5 万员工,市值3000多亿美元。

 

移动互联网时代成长起来的公司大都信奉“大力出奇迹”,他们习惯使用人海战术。但今天,人数接近2万人的快手其市值也才460亿美元,市值近2000亿美元的美团马上就要达到10万人,最新估值4000多亿美元的字节已经10万多人了。

 

这种人才超配策略,曾经警惕过度扩张的大厂们也开始效仿。

 

据Tech星球统计,从2019年开始,腾讯公司的人员规模增长速度几乎翻倍。2016年-2019年,这家公司以每年新增1万人的速度稳步扩张,2019-2021年,其新增人数都超过了2万人。阿里巴巴也不例外,2018-2020年(不计入高新零售并表),每年员工人数以2万人的速度在增长。

 

也是这个时间点开始,互联网再也没有出现任何现象级产品,也几乎没有新的可以持续的商业模式出现,大厂开始不断侵入对方的领地,在存量市场里厮杀。

 

大厂或许寄希望于招来足够多的人才可以碰撞出足够多的想法,或者当有了足够惊艳的想法后,有合适的人去执行。

 

但眼下,这两种想法都没有成为现实,而是加剧了“内卷”。

 

一位某大厂员工向Tech星球坦言,就是有那么一批人,什么都想抢,什么都想干,各种积极,领导特别喜欢但是同事们都很讨厌。一个人不下班,第二个人就不敢走,然后就会有第三个、第四个,最终默默扩散到整个部门,大家因为这一个人开始被动地“内卷”。

 

一位在大厂有5年以上工作经验的产品经理,在知乎分享了自己的感受,在这个依赖流量的商业模型中存量厮杀,产品被拆的七零八碎,之前3个人能做的事,分给3个部门,从管理到一线,十几号人抢一碗粥,内耗、冲突可见一斑。

 

内卷是在没有新的国民级应用出现之前,实施人才超配策略后的显著负面效应,其次是裁员。这不可避免影响企业形象,却是大厂们必须要吞掉的恶果,而被裁掉的员工们只能获得N+1的赔偿,在企业战略调整之时,他们没有任何反抗的手段。

 

一位快手员工曾向Tech星球表示,自己疑惑的是快手在人员规模只有几千人的时候就可以做到3亿DAU,现在员工人数翻了2-3倍,但是DUA增长几乎不怎么变,不知道招来的人在做什么。

 

去年12月,在字节跳动CEO面对面沟通会上,张一鸣回忆道,当名字还是今日头条的时候,Android 和 iOS 各两名开发,却做了 20 多个应用。“我也不清楚现在很多项目为什么要那么多人,希望花更多时间去了解。”

 

这或许是所有人的困惑。苹果公司如今刚刚14万人,市值高达2.8万亿美元。2018年年底,Facebook员工人数为3.6万人,这一年其市值曾超过8000亿美元。

 

对比之下,超过10万人的字节跳动估值4000多亿美元,而利润颇丰的腾讯已经超过了10万人,可其市值不过是苹果公司的五分之一左右。

 

事实上,随着公司的发展,人员规模的增长是不可避免的趋势,大厂自然会拥有越来越多的人。但是,公司应该为员工提供更多创造价值的机会,而不是以996的高压工作制制造内卷。

 

互联网大厂可能真的需要更多人,但企业也应警惕过度扩张。因为当扩张失去控制后,企业都可能陷入危险的境地。

-END-

 

 
缩我,高速云服务器
实时掌握推广动态
让您深入了解用户,提高推广转化率
联系我们
    1.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
      联系客服
      常见问题
  • 公众号
    客服微信
  • 缩我短链接公众号 关注官方公众号
  • 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