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厂裁员“过冬”

2022-01-04 14:03:00

阅读 754

前段时间,#大厂的年终奖有多疯狂#话题登上了微博热搜,讨论度突破 1.3 亿。

 

大厂裁员“过冬”

据微博网友爆料:腾讯《王者荣耀》项目组年终奖每人 120 万现金;小米智能工厂技术部门年终奖直接发 8 个月薪水;网易哈里波特项目组年终奖为 888888 ……

虽然听起来十分让人艳羡,但实际上,这些「巨额年终奖」和绝大多数互联网人无关。

因为眼下,互联网大厂们似乎处在“裁员风暴”中,很多人还没有领到年终奖,就已经在“被裁”的路上了。

01、大厂裁员“众生相”

12 月 1 日,某大厂员工 @大毛在小 H 书上发布了新家的 roomtour 视频,分享自己北漂十年终于攒下的房子。

当时,该条视频的点赞量高达 1452 ,是过去视频平均点赞量的二十多倍……

大厂裁员“过冬”

 

@大毛表示当时感到很高兴,他甚至开始计划未来是不是可以做一个家居博主。

但是紧接着,两天以后,@大毛通过新视频告诉大家,他突然被公司裁掉了。这条视频收获了一千多条评论,点赞量高达 8000 多,创下 @大毛短视频点赞量最高记录。

大厂裁员“过冬”

 

但是这次 @大毛显然并没有那么高兴了,他甚至在视频中提到,“好想打电话给原来的户主,把房子退掉”。

运营社发现,@大毛并不是第一个年底被裁掉的大厂员工,正如他在视频中描述的那样,“互联网的寒冬将至,各个厂都在裁员,西二旗这边可以用兵荒马乱来形容”。

目前,脉脉上仍不断有人晒出自己被大厂裁掉的经历,分享内容包括个人单位、赔偿细节以及未来打算。

大厂裁员“过冬”

 

其实,大厂裁员的消息,在 10 月下旬就透出风声了。

10 月 18 日,“字节裁员”话题登上了脉脉热搜。综合多方爆料,当时其裁员重点为游戏业务,主要集中在 Ohayoo、以及“绿洲计划”旗下个别在研发项目。

大厂裁员“过冬”

 

据 Gamelook 报道,10 月 19 日,字节跳动回应裁员信息属实,称裁员为公司正常业务调整。

11 月 24 日,@晚点Lastpost 报道称,字节教育旗下瓜瓜龙、清北网校、学浪等多个业务都开启了「裁员模式」,据不完全统计,有近 2000 人被裁。

如果说游戏和教育行业的“裁员”是大厂因为游戏政策收紧而不得不采取的措施,那么其他一系列裁员动作,则真的能说明地主真的在“节衣缩食”了……

11 月 30 日晚,字节跳动旗下的房产交易平台幸福里,“通知北京部分新房销售员工裁员”的消息在网上传出,离职员工可以获得一个月薪资作为补偿。

对此,幸福里回应称,近期因为「业务需要」对部分城市的新房直销团队进行了调整。

随后,12 月 7 日,有网友继续爆料,字节跳动将撤销其「人才发展中心」。

对此,不少用户表示,“没想到这波裁员,裁到最后,连 HR 都裁掉了”。

事实上,字节跳动的裁员,似乎只是年底这波裁员动作的开始。进入 12 月以后,互联网大厂裁员的消息,就没有断过。

12 月 1 日,爱奇艺将裁员的消息冲上微博热搜。据网友爆料,爱奇艺裁员比例达到 20%-40% ,其裁员范围涉及多个业务线:短视频、文学、动漫、游戏和智能硬件均有裁员现象。

 

大厂裁员“过冬”

 

随后,爱奇艺裁员的消息很快被多方证实,但官方对此的解释是“加快盈利步伐,聚焦内容、技术,精细化成本管理”。

据新浪科技报道,此次裁员中,中层(总监级别)、司龄较长、年龄较大、薪水较高的用户,多在被裁之列。

和爱奇艺一样从“中层”裁员的还有快手。

12 月 7 日,快手在脉脉上被爆料将裁员 30%,“国际业务部分已经开始,且裁撤员工多为年薪 100w 以上的中高层”,爆料人透露。

不少网友补充爆料,除了中高层以外,快手还会将绩效为 C 的员工一并优化掉。

据了解,快手将绩效分为 S、A、B、C 四个等级,C 为最低绩效。

截止到目前,快手还没有做出任何官方回应,但是 12 月23 日,不少用户在社交平台上“晒”出自己收到的公司单方面接触劳动合同的消息,公司在邮件中要求这些用户在 12 月 24 日前配合完成离职交接手续。

 

02、发展大潮回落,大厂迎来减速期

 

大规模裁员,反映出大环境下互联网企业的生存困境——增长乏力。

很多人将过去十年认为是互联网公司的黄金时代。

一方面,对于那时的“大厂们”来说,日活月活尚未见顶,只要通过跑马圈地,圈住足够多的流量,就能够通过“卖流量”大赚一票;

另一方面,当时的互联网赛道还没有被开发完毕,任何看似「格局已定」的行业,都有着「从细分赛道突围」的可能,只要公司准确切入,就能够在短时间内容得到超高的回报率。

比如,在 2015 年时,国内电商被淘宝和京东二分天下,但是谁也不会想到当年成立的拼多多能够依靠下沉市场和顶级的社交玩法,在 3 年后叫板淘宝和京东。

退一万步讲,在这种大环境绝佳的风口中,即使暂时不能盈利,互联网公司也能够借助有利的外部形势给投资人信心,进而完成融资,实现持续扩张。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爱奇艺的「苹果园计划」

在 2016 的年爱奇艺世界·大会上,爱奇艺的创始人龚宇向用户展示了一棵苹果树,树上的每一颗苹果都代表了爱奇艺的一个细分业务,包括影视、网络小说、直播、游戏等。

可以说,爱奇艺画的这个“饼”给了资本无限遐想,所以即使是上市以后一路亏损,爱奇艺仍然通过发债融资近 30 亿美元,进行更进一步的业务扩张。

据报道,在 2019 年的爱奇艺世界·大会上,龚宇一口气揭幕了旗下 21 款产品矩阵,其业务范围覆盖VR、短视频、文学、动漫、直播、体育、游戏等众多领域。

在当时,爱奇艺的员工数量已经高达 8889 人,较三年前(2016 年)的 4794 名员工数,涨了 85.42 %。

但是,从目前的大环境上看,这样的黄金时代似乎已经过去。

根据网信办公开数据显示,截止到 2020 年 12 月,我国网民规模达到 9.89 亿互联网普及率达到 70.4% ,较 2020 年 3 月仅提升 5.9 个百分点。

可以看见,流量触及天花板,大多互联网赛道进入“红海状态”,大厂不可避免地迎来的发展减速期。

关于这一点,大厂们最新的财报也体现得**尽致:大家不是净利润下降,就是亏损扩大。

首先,已经盈利的上市互联网企业,利润均有所下降。

比如,阿里巴巴第三季度的净利润为 285.24 亿,同比下降了 39%,成为头部大厂中利润跌幅最大的公司;

再比如,腾讯的净利润下降了 2%,虽然这个数字远远好于阿里巴巴,但却是腾讯十年来,第一次净利润下滑。

此外,虽然拼多多跻身「盈利大厂」行列,但是“增长故事”也没有那么动人了:

根据海豚投研测算,第三季度,拼多多的营收为 215 亿,远低于市场预期的 256 亿;GMV 同比增长 30%,远低于市场预期的 45% 左右。

其次,没有盈利的上市互联网企业,亏损范围还在持续扩大。

比如 B站,虽然在第三季度营收达到 52.1 亿元,同比增长 61%,但是亏损却在持续扩大,净亏损为 26.9%,同比扩大了 67%,亏损幅度显然大于营收增长速度。

再比如快手,季报显示,2021年前三季度,快手调整后净亏损为 145.11 亿元,去年同期为72.44 亿元,同比扩大 100.3%。

最后,没有上市的互联网企业,虽然外界对其具体营收无从得知,但是从整体市场行情看,也不难发现其难处。

根据《上海证券报》报道,过去半年,字节跳动的国内广告收入停止增长,这是其自 2013 年开启商业化以来首次出现的情况。

增长放缓之下,资本市场也给出了及时的反应:比起峰值,腾讯股价下跌 20%,阿里巴巴下跌 40%,拼多多下跌 60%,快手下跌了 80%。

连年亏损的爱奇艺股价已经跌去了 83%,可谓“脚踝斩”。

 

03、裁员,是大厂“降本提效”的无奈之举

在互联网发展大潮来临时,大厂们可以持续烧钱,搞“军备竞赛”;但是,当“增量空间有限,效益显著下滑”时,精简人员其实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快手CEO程一笑说:“快手对降本增效一直抱有很大的决心,并已从第三季度开始付诸行动。”

拉勾招聘数据研究院的数据报告显示:“从 11 月以来,互联网大厂的人才需求指数整体下降了 26%,对比去年 11 月 中旬开始的上涨趋势,今年的招聘需求已经出现拐点开始下降。”

显然,大厂的招聘工作变得更加谨慎。

此外,还有不少业内人士表示,这波裁员除了和「员工冗余」有关,其实也受大厂调整组织架构的影响。

“在面临营收压力的时候,那些「边缘性的战略业务」难免被裁撤掉,员工们也自然变成了架构调整下的牺牲品。”一个相关从业者告诉运营社。

「边缘性的战略业务」往往指那些现在不赚钱甚至可能烧钱,但是在未来可能是风口的业务。面对这种类型的业务,在扩张时代,很多大厂的选择是“即使我不赚钱,但是我要先入场,占上位置”。

比如快手的「出海业务」。由于快手在海外大规模“烧钱拉新”,其营销成本高居不下。据 @晚点LatePost 报道,在半年狂烧 55 亿后,快手不得不进行战略收缩,其具体表现为:将原有的三个海外 App 进行合并,将运营重点从获取新用户转为留住老用户。

再比如字节跳动和百度的游戏业务。游戏业务虽然是公认的赚钱业务,但其竞争压力也异常激烈,且被腾讯和网易把持优势地位,因此也成了大厂们需要大量烧钱,但是短期内难以收获利润的包袱。

于是,今年 10 月,字节跳动对其游戏部门 Ohayoo 和“绿洲计划”下的个别项目进行裁员。

此外,还有爆料称,百度的游戏部门裁员比例高达 80%-90%,但目前百度并没有给予正面回应。

虽然多数公司都对外回应,这是正常的「架构调整」,但是在当前「流量增量空间有限」的情况下,放慢发展速度显然是大势所趋。

据成瘾财经报道,在 Q3 财报电话会议上,马化腾展望未来时表示:“我们每年员工都以超过 30% 、40% 的比例增长,至少在 2022 年,会更加温和”。快手相关负责人更是直接表示,明年没有大幅增加人数的计划。

 

04、结语

当一个行业的红利正在褪去,获客成本不断提高,核心收入开始收缩的时候,很多企业只能不停调整、不停试错,从而寻找新的突破口。

每一次调整和试错以后,裁员都在所难免。

从2010 年开始,中国共经历了 4 次大的裁员潮:2012 年全球范围电子和金融行业大裁员,2016 年的 O2O 裁员潮,2019 年的互联网裁员潮,以及 2020 年的疫情裁员潮。

大厂裁员“过冬”

 

虽然每一次裁员都意味着很多用户不得不「再就业」,但是裁员背后往往孕育着新的希望。

比如 2020 年疫情裁员后,线下经济萎缩,但是私域的东风却乘势而起。

这次裁员或许也能够变成一道新的分水岭,让互联网大厂从过去的「跑马圈地」走向「降本增效」,进而探索出崭新的「高质量发展道路」。

毕竟,虽然现在互联网“大厂”的营收有所波动,但是好在他们的现金流依旧充沛。

据中国新闻网报道,截至第三季度末,京东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等共计 1962 亿元,而在 2020 年底个数字还只有 1511 亿。

 
缩我,高速云服务器
实时掌握推广动态
让您深入了解用户,提高推广转化率
联系我们
    1.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
      联系客服
      常见问题
  • 公众号
    客服微信
  • 缩我短链接公众号 关注官方公众号
  • 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