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需要怎样的原著作者?

2022-02-10 09:32:02

阅读 570

 

《开端》作为开年第一炸,给行业与追剧网友带来了久违的狂欢。不止剧本身在各大社区呈刷屏屠版之势,连原著作者祈祷君的独特起名方式都贡献了几个热搜梗。她之前分享的担任该剧编剧的经历,也令许多人十分感慨,增加了对这部剧、对正午阳光的好感度。

不过与此同时,祈祷君的一些陈年老瓜也被扒出,不乏网友又因此感到“下头”。

人是人,书是书,剧是剧,分属不同环节,不一定要连坐。然而,在IP改编成风、影视营销过剩的情况下,观众似乎没有免于场外信息侵扰的权利。

作品还是白月光、作者却成了泥点子,成了越来越多人苦思不解却又习以为常的问题。做个不一定恰当的联想,连JK罗琳都免不了因多年后的言论而被“哈利波特”粉丝与IP割席。那还是可待商榷并非绝对错误的言论,怎能不让人感叹一句,“大人,时代变了”。

一方面,大IP时代把所有人变成了工具人、螺丝钉。但另一方面,不断重构的产业生态、激烈变化的舆论生态其实也给了作者们更多选择——是坚守自我还是接受定制,是远离改编还是主动下场,是保持神秘、顾全大局,还是积极下场营业、遇事大方开麦。

 

时代需要怎样的原著作者?

今时今日,究竟怎样的原著作者才是好的原著作者,可能业界、书粉与观众都会有不同的答案。现代文学理论已经普遍抛弃了过去那种推测“作者意图”的研究方式(只有中小学阅读理解题还在坚守阵地),作者并不拥有作品的最终解释权。正如罗兰巴特在《作者之死》中所言:“为使写作有其未来,就必须把写作的神话翻倒过来:读者的诞生应以作者的死亡为代价来换取。”

然而为使IP有其未来,作者又是必不可少的一个“流量明星”,被不断推向浪尖。

作者塌房的一百种方式

《开端》作为国内首部影视化的时间循环题材,版权售出之时就颇受关注。当时,便有网友提到作者祈祷君2016年与另一小透明作者九牧君之间的龃龉。

叙述者表示,当时祈祷君指责九牧君刷分,九牧君后来打官司维权并且胜诉,然而还是被祈祷君用舆论压倒,最终封笔退圈。《开端》播出之后,又有人将帖子搬运到微博。

时代需要怎样的原著作者?

 

平心而论,这件事只涉及作者,不涉及作品本身。不过《开端》最近的更新刚刚谴责过网络暴力,故事内外联系起来看还是颇为讽刺。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网络上流传着不少网文作者间大大小小、轻轻重重的摩擦。摩擦中大神们展示出来的做事风格如果与作品呈现的价值取向差异过大,确实会导致观众滤镜破碎。

这是不涉及作品的“塌房”,还有一些涉及作品的情况,最典型的便是抄袭。网文创作门槛低、类型化,抄袭、“缝合”一类的事件时有发生。许多人年少时阅读量不够或者信息封闭,会把一些作品奉为白月光,后来才发现作者竟是抄袭。IP改编潮到来之后,这一情况又出现了更复杂的变种。

一个经典案例就是《甄嬛传》。小说有7册150万字,曾被网友质疑加晋江判定有30多处情节、语句与其他作品相同或相似,包括古典名著《红楼梦》,也包括匪我思存的不止一部作品。

时代需要怎样的原著作者?

 

然而众所周知,该书后来被郑晓龙夫妇搬上荧幕,成为了一部国民经典,是许多人至今的下饭必备。

经过大刀阔斧的改编与演员们“注入灵魂”之后,人们普遍认为剧版相比原著已经大变样,并且拔高了一个档次,可以通过内容上的切割而得到宽限。之前《甄嬛传》开播十周年,玩梗、上热搜的都是演员,原著作者流潋紫则没有参与也没怎么被提起。

还有一些情况介于以上两种之间,波及到读者心爱的作品、人物,但没有到抄袭的程度。比方说作者自我修订作品、修改情节,以及多年后续写故事,但续得没有诚意或者与前作出现冲突、与已有理解出现偏差。

JK罗琳在欧美市场遭受的攻击越来越匪夷所思,如今在我们这边得到了极大的同情。不过在此之前,本传读者也曾因罗琳在IP后续开发中的“吃书”行为十分无语。还有作品改编出了多部高分校园剧的八月长安,去年推出了一部有关振华中学的新作《这么多年》,林杨等前作中的高人气角色在其中出现,过于“成年人”的描写却在老读者中引发了强烈抗议。

时代需要怎样的原著作者?

 

“亲妈”一定最懂作品吗?

要论2021年令人耳目一新的剧集,《司藤》绝对要占上一席,原著作者尾鱼也因此知名度更上一层楼。

当然,在此之前,她已经是头部言情作者,其作品因类型元素丰富、人设不落俗套而广受欢迎。但也正因如此,尾鱼的改编运一直不是很好,作品很难原汁原味呈现在荧幕上。

去年11月,尾鱼在微博上吐槽有两部作品遭遇魔改,意见不被片方尊重,最后表示未来卖版权一定要拿到剧本编审权,不然宁可“不赚这个钱”。

时代需要怎样的原著作者?

一石激起千层浪,尾鱼的呼声得到了网友的大力支持(这年头很少有人没尝过心爱作品被魔改的苦吧)与业界关注,最后甚至引发了网文作者与编剧之间的一场口水战。可见IP热潮虽不可逆转,推进却也没有那么丝滑。

再大牌的作者也会遇到魔改的情况,或者说越大牌的IP越容易出现令人大跌眼镜的改编。而多年来面对魔改,作家们的反应不一:极端的远离,比方说主动表示没有参与,希望大家书剧分离;又或者拿了钱就move on,改编出来是好是坏都躺平(大部分男频作者的做法);极端的下场,自己成立公司,把版权掌握在手中,把控每一环节(如过去的琼瑶阿姨,现在的南派三叔)。

在两个极端之间,还有作者受邀担任监制、艺术总监,或者亲自担当编剧等选项。

祈祷君同时也是剧版《开端》的编剧之一。她之前分享到,项目组手把手教会了她从剧本语言、格式和结构等一切专业相关,带她入门。这不是正午阳光第一次让作者参与项目,《琅琊榜》的编剧也是原作者海宴,阿耐与正午合作了《欢乐颂》《大江大河》《都挺好》《落花时节》等多部作品,许多都参与了编剧工作。

时代需要怎样的原著作者?

 

还有其他一些作者担当编剧、为自己作品保驾护航的案例,如顾漫,如《鹤唳华亭》的雪满梁园、《凰权》的天下归元、《掌中之物》的鲜橙等等。有些甚至作为编剧的身份已经超过了网文作者的身份,如墨宝非宝、水阡墨。

言情大神匪我思存2015年与合伙人一同成立了双羯影业,项目并不局限于其自身的小说作品,知名的有网剧《致我们暖暖的小时光》与《传闻中的陈芊芊》,都是走甜宠沙雕风,匪我思存在其中的title是出品人、总策划等。

不过,原著作者担当编剧结果就一定会好吗?也不尽然。

一方面,写剧本和写小说毕竟不是一回事,大神作者在很多方面可能还不如一个熟手编剧。另一方面,有时即便原著作者来改编,也会出现一些魔改OOC或者端水端不平的情况,让书粉更加难以接受。

南派三叔亲任编剧的《重启》,观众接受度就不如“含磊量”为0的《终极笔记》。《招摇》作者九鹭非香在担任剧本编剧时不堪压力,将怨气发泄在笔下人物上,导致结尾全崩。

时代需要怎样的原著作者?

 

一直能打一直爽

匪我思存在上文出现了不止一次,这位女士在IP大潮中可谓超长续航。2010年造就钟汉良李小冉荧幕情侣的《来不及说我爱你》改编自她的作品,2022年两人二搭的《今生有你》还是改编自她的作品,每一次释出物料都让钟爱狗血这一套的观众狂喜。

时代需要怎样的原著作者?

 

有媒体将言情IP改编划分为了三个阶段:1990-2009年,主要改编对象是台湾言情小说,代表人物有琼瑶(《还珠格格》系列、《情深深雨蒙蒙》)、席绢(《上错花轿嫁对郎》《穿越时空的爱恋》)。2010-2014年,是内地网文改编的起步时期,代表人物有明晓溪、桐华。

2015年之后,内地网文改编全面流行,大批言情作品得到开发。类型化的小说、剧集让作者们也以细分赛道的方式为人知晓。比如提起校园题材会想到八月长安、赵乾乾,提起仙侠题材会想到九鹭非香、十四郎,提起悬疑会想到丁墨、尾鱼等。

匪我思存与顾漫都是第二阶段便进入改编界,并且很快树立起了一虐一甜两杆大旗。匪我思存有10部小说已经被搬上荧幕,背景从古到今都有,强取豪夺的虐恋配方却始终如一。当然,这一套并不是一直行得通,看市场风向也看演员演技。

顾漫迄今为止只有《杉杉来了》《何以笙箫默》《微微一笑很倾城》《你是我的荣耀》4部作品影视化。除了《何以笙箫默》有误会情节,其余基本都是俊男美女谈一场舒心治愈的恋爱。作品没有太大的野心,胜在完成度都比较高,把甜文特有的甜、爽、苏感都如数呈现。

时代需要怎样的原著作者?

 

男频 IP本身开发得晚,且操作不够成熟,像匪我思存、顾漫这样的情况较少,这就令紫金陈显得很难得。搭上了悬疑短剧的快车,紫金陈得以在三年内靠三部高分剧打响名头。

时代需要怎样的原著作者?

 

理工男紫金陈文笔平平,写出过惊天之语“兰州拉面般的泪水”。但胜在思维逻辑强、写得了推理罪案,同时位置摆得正,明白自己写的就是通俗作品。他曾经在采访中将作品比喻为毛坯房,卖出之后任人装修,心态好到不行。

提到作者,大家都喜欢引用钱钟书先生避见粉丝的话,“如果你吃到一个鸡蛋,觉得好吃,你又何必去认识下蛋的母鸡呢?”观众完全有理由只享受作品,而不去追问场外因素。不过另一方面,当影视圈利用IP与作者的数据、名气、明星效应参与宣传,就要做好被反冲的准备。

话又说回来,其实对于观众、包括对于业界来说,能够源源不断产出好故事、跟得上市场潮流、最好还适合影视改编的作者,就是最好的作者。

-End-

 
缩我,高速云服务器
实时掌握推广动态
让您深入了解用户,提高推广转化率
联系我们
    1. 电话:400-001-9255
      联系客服
      常见问题
  • 公众号
    客服微信
  • 缩我短链接公众号 关注官方公众号
  • 联系客服
  • 400-001-9255 全国免费热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