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厂春节撒钱:灰产生意暗流涌动,几天狂赚一年工资

2022-02-10 09:52:59

阅读 412

“卖福卡、炒微信红包封面、多开账号抢红包……这个春节赚了个盆满钵满”,一位常年待在灰产圈的行业人士开心地在微信群里分享。

1月17日,支付宝集五福活动启动,打响了互联网大厂春节红包大战第一枪,随后快手、抖音、百度、京东等平台陆续宣布各自的春节红包玩法,总金额超80亿元。

与此同时,有些人看中了互联网大厂红包活动中的商机和生意,准备大干一场。

一位曾活跃在灰产圈的行业人士表示,他在今年大厂的春节红包活动中,狠狠地薅了13万元“羊毛”,这相当于上班族一年的工资。据他透露,今年跟着大厂吃到“肉”的同行不在少数,少则几千元,多则超过十万元。

由于平台派发的红包金额总数是固定的,因此今年有些网友会感觉到在某些平台上抢红包的难度变得有些大,不排除就是因为背后这些灰产的缘故。

如今,这门薅羊毛的生意已成为比较成熟的产业链,在互联网大厂通过红包活动为流量拉新厮杀的时候,这些人则躲在背后伺机出动。

01 躲在大厂背后“吃肉”,几天狂赚一年工资

“想要在短短几天赚到这么多钱并不难,就看你有没有资源和方法了。”一位灰产圈的人士阿来说道。

阿来表示,如今春节红包活动行情比以前好,因为之前春节红包活动,参与的大厂太少了,能赚钱的主要是支付宝的集五福活动,那时大家都在炒敬业福,从几元炒到上百元,能赚到几万元,但随着每年“卖福”的同行越来越多,以及官方修改规则,敬业福地位下降了后,“炒福”赚到的钱是一年不如一年。

现在不一样,随着京东、百度、快手、抖音的加入,春节红包大战不仅变激烈了,玩法也变得有趣了,这间接地让阿来等薅羊毛群体能够赚钱的路子变多。不但卖福卡有了新的门路,同时还可以炒微信红包封面、多开机器人去抢平台红包,让不少人赚到手软。

以卖福卡为例,今年的支付宝集五福与往常有不同的玩法,多了每日抽奖和福卡兑换实物和NFT商品,这意味着福卡不仅可以集五福分钱,还可以兑换一些有价值的物品,提升了福卡的价值。用阿来的话来说,就是今年的福卡变得更值钱了。

对于今年的集五福活动,阿来首先做的是建微信群,大体上有两种群,一种是资源群,一种是对接群。资源群是阿来专门用来收福卡的,他们会在网上寻找那些专门卖福卡的人,然后邀请他们加入资源群,对他们手里的福卡报价收购。

每天福卡的价格处在实时变动中,这是因为在“福气店”内每日抽奖所用到的福卡不一样,比如今天抽奖所需要的是和谐福,那么和谐福的价格相比其他福卡会贵那么几毛钱。总体而言,每张福卡成本价格在0.2元至1元之间,阿来一般以100张起收。

收完了福卡就需要找买家,于是就要创建对接群。对接群是专门负责销售他们手中福卡的,这个圈子里的人主要是二级分销商,负责将福卡卖给那些需要的人,比如那些想获得福气店内数字藏品的人是买福卡的主要客户,一般会在成本价上多加1元售出。

阿来向Tech星球透露的数据显示,他们在五福活动结束之前,卖出了10万张,加上五福其他的赚钱渠道,差不多赚了十多万元。

当然,阿来他们不单单只卖福卡,他们还会和第三方NFT(数字藏品)平台合作,通过低价收购到的福卡,抢支付宝平台上的数字藏品以及实物,然后再将数字藏品和实物预售出去。一般而言,一个NFT的均价在30元左右,一天能够抢到50个,每天净利润差不多在1500元左右。

当然,这仅仅只是阿来这些灰产圈人士在春节期间收入来源的冰山一角。

02 跟炒鞋一样炒红包封面,多开机器人抢平台红包

去年,微信尝到了企业红包封面的甜头后,在今年就降低了创建红包封面的门槛,只要开通了视频号,并且满足3个条件后,普通用户即可创建红包封面,并且还加入了视频红包封面玩法,使红包变得动态化,备受用户追捧。

根据微信2月8日发布的2022虎年春节数据报告显示,春节期间(1月31日至2月5日),微信红包封面领取总个数超3.8亿个,带有封面的微信红包收发总数超50亿,使用红包封面发红包、秀红包封面成了春节拜年新习俗。

同时,这也使得微信红包封面成为灰产圈一门重要生意。

相比去年,今年的微信红包封面生意在灰产圈中有了新的变化。首先,是参与的人变多了。由于去年参与红包封面生意的灰产人士并不多,所以去年让首批参与者赚到了不少钱,正是因为去年行情好,今年加入卖红包封面的灰产人士翻了好几倍。

据今年参与卖红包封面的灰产人士阿强透露,他身边就有十多个人找他合伙卖红包封面,红包封面生意成为了灰产圈的新狂欢项目。

另外,阿强表示,今年的红包封面生意不再是以简单的卖为主,还需要对其进行炒作,就像炒球鞋一样。他们炒作的红包封面IP,主要以猪小迈为主,炒作平台集中在抖音和快手上,但为了规避IP所有方对盗版的打击,会改成朱小迈、猪小萌等名字。

他们将这些热门IP制作成红包封面后,就会上架到自己的小店中,然后寻找抖音、快手上的一些创作者进行商品带货和视频推广。通过阿强向Tech星球提供的图片可以看到,一个热门IP红包封面的价格在30元左右,总共售出了7万多份。

除了炒红包封面之外,研发多开软件抢红包也成为了一个薅羊毛赚钱的新路子,这些灰色生意悄悄滋生。

从事软件开发的阿龙说道,春节前一个星期,他就在一些灰产群里接到了多个研发多开软件的订单,因为根据抖音、快手等平台公布的活动规则看,有些红包活动适合多开新的账号去抢,毕竟账号数量越多,抢到大额红包的几率越大,而这种软件正是手里有着成千上万个账号的灰产人士所需要的,以此去薅平台羊毛。

一个多开软件的售价在100元左右,由于阿龙的下家有限,只卖了30多个,根据他的估算,其他同行卖得比他更多。

像阿龙这样负责研发这类软件的玩家,是这条产业链的上游,下游则是那些通过多开软件去抢平台红包的灰产人士。据阿龙了解的情况,今年春节期间,通过多开软件在抖音红包雨活动中抢到8888元的下家有两个,也有人通过手里大量的账号在抖音平台红包雨中,获得的金额估计高达几万元。

03 平台加码围追堵截薅羊毛灰产生意

据第三方机构预测,2021年互联网黑灰产给全球造成高达6万亿美元的损失。正因为背后的利益,吸引人们冒着风险加入灰产圈。

隐匿在各大平台的灰色生意屡见不鲜,不仅仅是春节的红包生意,在日常中,各大平台被灰产圈薅羊毛的例子不胜枚举。

据媒体此前报道,抖音公司曾发现数据库内至少2900余个抖音账号被修改了,后经调查,付某应下家需求,以1万元的价格定制抖号“88888888”,下家以1.5万元的价格卖给了实际使用者。一位匿名人士告诉Tech星球,当时灰产圈就有不少人利用这个漏洞疯狂创建了抖音靓号,然后拿出去售卖,有的获利高达几十万元。

去年10月,元气森林一淘宝店因优惠设置错误,原价79元一箱的气泡水,当用户购买3箱时,最终付款一共花费了10.55元,平均每箱约3.5元,导致该款气泡水销量暴增30万单,其中很大一部分是被灰产圈的人士薅走了。

基于此,各大平台也在加强对灰产从上游到下游的打击。例如,腾讯推出了《关于提醒定制方合理使用微信红包封面,杜绝有偿售卖微信红包封面的违规行为的公告》,严打红包封面买卖。阿强表示,腾讯的持续打击,的确严打了他们这些灰产人员,春节期间,自己手中多个售卖红包封面的微信号都被封禁,如果持续严打下去,他不排除会退出这门生意。

另一方面,从监管层面看,去年10月19日,一项有关反电信网络诈骗法的草案,提请人大初次审议。

草案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非法制造、销售、提供或者使用可以实现下列功能的设备、软件:移动电话卡批量插入设备;改变主叫号码、虚拟拨号、互联网电话违规接入公用电信网络等功能的软件或设备;批量账号、网络地址自动切换系统;其他专门或者主要用于实施电信网络诈骗等违法犯罪的设备、软件。

行业人阿星告诉Tech星球,这项法规对灰产有着非常大的打击力度,其中提到的禁止非法制造移动电话卡批量插入设备,以及改变主叫号码、虚拟拨号等细则,会让互联网中基于手机号注册的灰产账号体系得到遏制,甚至覆灭。

面对平台和监管的围追堵截,阿星表示,灰产圈不再像以前那样明目张胆了。今年春节的灰色生意,主要是利用平台规则漏洞,钻空子。随着平台和监管打压持续加码,灰产生意将会越来越销声匿迹。

缩我,高速云服务器
实时掌握推广动态
让您深入了解用户,提高推广转化率
联系我们
    1.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
      联系客服
      常见问题
  • 公众号
    客服微信
  • 缩我短链接公众号 关注官方公众号
  • 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