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数字游民生活方式?

2022-02-15 13:53:05

阅读 491

 

一、远程办公

最近两年远程办公成为了一个热门话题,各硅谷大厂纷纷宣布远程办公。

不过远程办公概念在国内还是比较小众的,最近一个机会,我去到了位于安吉的 DNA 数字游民社区接触到了这个圈子,初步了解了远程工作的发展状况,也对这个正在兴起的潮流有了更多的期待。

进入农耕时代后,工作(农耕)和工作地点(农田)首次被深度绑定,让人们可以旅行的时间大大减少,而第一和第二次工业革命而诞生的工厂和办公室文化更是进一步深度绑定了工作和工地点之间的关系。一个非常典型的特征就是,在这一阶段,所有的招聘都会无一例外地注明工作地点。

信息技术的发展对组织关系的变革是对生产力的解绑。技术的进步如远程会议工具的发展,VR 虚拟人交互带来的的真实感正在解决远程带来的物理距离障碍。

首先知道到底什么是「数字游民」?

很多人对于数字游民的第一印象是:这是一种能边赚钱边旅游的职业。包括我之前也是这么认为。

然而,经过两周的亲身实践和与数字游民的交流,我认为这样的定义有很大的片面性。

从工作形式来看数字游民的受众特指那些完全依靠互联网创造收入的,并解绑了工作与工作地点间的强关系的人群。

从生活方式来看数字游民是一种被数字信息技术赋能的全新生活方式,它达成地理位置自由和时间自由,并尽享地理套利红利。

数字游民的终极目标既不是单纯为了旅游, 也不是为了发财致富,而更大程度上代表了一种对于更高生活品质和自由度的追求。

《The 4-Hour Workweek》中写有这么一段话:“如果你能解放你的时间和地理位置,那么你的物质财富将会自动增值3到10倍。这和货币汇率没有关系。单纯物质层面的富有并不意味着你就能活得像个百万富翁一样,本质上这是完全不同的两回事情”。

这段文字非常完美地阐明了数字游民生活方式中最为核心的两个组成元素: 地理位置自由和时间自由。

二、地理套利

毋庸置疑,数字游民生活的第一重要务是要实现地理位置自由,让自己的工作在任何有互联网的地方都可以完成。

在当代社会有个怪圈,很多人虽然并不喜欢在一线大城市过拥挤繁忙的生活,但是很无奈,一线大城市的马太效应聚集了最多的高薪工作岗位。因此为了能够实现自身价值,获得一份体面的收入,他们唯一的选择就是留在一线大城市。

但是资源总归是有限的,人口的大量涌入让一线城市的生活成本水涨船高,很多人因此进入了收入越高,开销越大的恶性怪圈,大多数人为了在城市买一套刚需住房,还背上了要用余生偿还的贷款。关于举家负债买房的看法可以参见我之前的文章《现在需要着急买房吗?我先看了看日本》。

这里有个冷门的语言学知识点,英文中的 mortgage (按揭贷款)这个词起源于古法语的中的法律词汇『mort gage』,其中 mort 是死亡的意思,而 gage 的含义是 pledge (誓约),所以 mortgage 本质上到底是什么不言而喻。

当数字游民达成了地理位置自由后,『地理套利』就变成了一个非常自然的优质选项。

很多人都听过『购买力』这个概念,它的本意是说同样一笔钱,在不同的地方能买到的东西是不一样的。有时候人们去外地旅游的时候会惊叹完全相同的东西,价格相差会如此悬殊,当然这个影响因素是多样的,比如关税。不过即便是在国内,不同城市的螺蛳粉价格也不尽相同。这意味着,拿着相对较高的绝对收入,去那些物价低廉的城市生活,可以让你瞬间提升自己的购买力和生活水准。

地理自由除了可以省钱之外,更可以让数字游民选择去那些自己最喜欢的地方生活。比如会选择夏天生活在昆明,青岛享受阳光充沛且干爽的夏季,然后在入冬之前去往海南、台湾这些气候温暖的地方,地理位置自由让数字游民们可以像候鸟一般享受一年不间断的好天气。

地理套利的核心理念在于:单纯地追求绝对高收入是没有意义的,如何借助地理位置自由,让自己赚到的钱更值钱,花同样的钱得到更高水准的生活品质。

三、时间自由

几年前,中国互联网上曾经就一个终极『哲学』问题进行了热议:月入五万的西二旗人为什么活得像月薪五千?其实这个问题的答案非常简单,很多传统意义上实现所谓财富自由的高收入人群并没有实现时间自由。

换句话说,如果时间也是一种衡量财富的标准的话,那这些人其实并没有我们想象中那么富有。

为什么996这么遭人厌恶?因为它背后的隐含的逻辑是一个人需要用自己生命中最宝贵的,精力最旺盛的三十到四十年来换取足够的积蓄,让自己退休后可以去做自己年轻时候想做但是没有时间去做的事情。

我们不难发现,这个逻辑其实是有问题的,且不说一个人工作40年是否能保证攒足够的钱来做这些事情(事实表明,绝大多数人的退休金不足以满足这个条件),如何能够保证自己退休后的身体和精神状态其实才是最大的问题。20岁时候想做的滑雪,冲浪,潜水,蹦极到60岁还有能量和胆量去尝试么?

当然这里指的时间自由并不是工作摸鱼,牺牲工作成效去换取个人的自由时间。而是指达到工作目标后,有机会通过休息时间去实现个人目标,我们鼓励的是提高工作效率去换取无意义的低效时间。

四、互联网公司已经在远程办公

马克思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提出,资本让劳动产生了异化,前两次工业革命最大的后果之一就是劳动者逐渐失去了对工作时间和工作地点的掌控权。

然而以半导体和信息技术为代表的第三次工业革命和以大数据和人工智能为代表的第四次工业革命则在逐渐将工作地点和工作之间的强关系解绑,并在一定程度上对劳动的异化产生了逆转效应。

很多人很有可能已经是事实上的远程办公实践者。

对于互联网公司而言,他们每天工作的绝大部分时间都是在电脑前,发邮件,发文档,在企业微信上沟通,即便对方就坐在自己两米开外的地方。

此外,现在也有不少人把自己在办公室做不完的工作带回家中加班加点完成,很多公司考虑到外网不安全的因素甚至给员工们配备了外网专用的VPN来访问内网资源。这其实也属于远程办公。

以上种种迹象都说明,当代社会有很大一部分公司的很多人都已经是事实上的远程工作者了,不管他们是否愿意承认。

五、终极目标:Live a rich life

人们开始意识到,在从逐水草而居的游牧民转变成开荒拓土的农民 10000 年后,他们再一次重新获得了旅居/定居的选择权。而今天的数字游民恰恰就是第一批通过互联网获得这种选择权的探索者。

成为一名数字游民,意味着你将彻底与浪费生命的通勤告别,意味着你可以实现自己想走就走的终极旅行梦想,用更慢的脚步丈量整个地球;意味着你可以轻松实现地理套利,让自己赚到的钱更值钱,逃离拥挤昂贵的一线城市,去那些风景优美,气候宜人,性价比更高的城市居住;意味着你可以有更多时间陪伴家人和朋友,在当打之年做自己真正感兴趣的事情。

缩我,高速云服务器
实时掌握推广动态
让您深入了解用户,提高推广转化率
联系我们
    1.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
      联系客服
      常见问题
  • 公众号
    客服微信
  • 缩我短链接公众号 关注官方公众号
  • 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