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玻尿酸行业30年:两个女人的逆袭大戏

2022-02-16 10:17:42

阅读 1070

今天,日韩等国美容业中使用的玻尿酸,十支里面至少六支来自中国。而在30多年前,中国的玻尿酸还只能依赖进口,在人均工资不足百元的中国,当时一公斤玻尿酸要卖到20万元。翻天覆地变化的背后,是二十多年来,中国玻尿酸企业的飞速发展,特别是两位女性掌门人领军的玻尿酸企业。

 

 

前苏联有位作家曾说过:“战争,让女人走开”。

战争代表着硝烟弥漫的战场与血与肉的拼杀,柔弱的女性很难经受住残酷的战争考验。

但是,如果没有战争,或许就没有今天所有爱美女性所青睐的“医美”行业。

1、玻尿酸的历史

一战期间,英国的一家战地医院接到一位年仅27岁的伤员沃尔特。

他是英国海军战舰上的炮手,被敌人炮弹炸伤。幸运的是,他与死神擦肩而过;不幸的是,他英俊的面孔被炮弹生生削去了一半,面目全非,且依然有生命危险。

一位名叫哈罗德·吉利斯的军医上前查看后,决定采取一种前所未有的手术来治疗沃尔特。

他的做法是切割伤员胳膊内一块健康的皮肤,然后将这块皮肤消毒折叠后缝合于受损的面部。

其实这套惊世骇俗的做法是哈罗德去法国考察时,从法国口腔外科医生伊普立·莫雷斯汀那里学习到的。他亲眼看见莫雷斯汀切除了一位病人面部肿瘤,并用病人下巴的皮肤覆盖切口。

即便这样,哈罗德医生也对自己的手术并无十足把握。可情况紧急,本着救人的想法,他只能尽力试试。

没想到,手术很成功。在经历过漫长的恢复期后,沃尔特的面部虽说与之前判若两人,可毕竟他活了下来,而且起码看上去还像个“人样”。

凭借这套“拆东墙补西墙”的技术,哈罗德医生在整个战争期间为五千多名伤兵进行了超过一万多次的修补手术。

1930年,由于他的突出表现,哈罗德医生被英国国王乔治六世封为爵士,而他也被医学界尊为“世界整形手术之父”。

哈罗德医生肯定想不到,自己这套为了应急的救死扶伤术,却在战争后演变成普通人“麻雀变凤凰”的完美通道——医学整容外科。

不过整个20世纪,整容手术在令女性变美的同时,却也不得不让她们承受皮肉之苦。越来越多的女性渴望一种疼痛更小,更快速的“变美术”。

随着科技的进步和医美技术的精进,爱美的女性终于等来了福音,那就是通过微创的注射技术就可以获得不逊于外科整容的效果。其中以肉毒素针和玻尿酸最为著名,号称注射美容界的“双雄”。

不过,若论最受爱美女性追捧的神器,当属玻尿酸无疑。

玻尿酸不仅能帮皮肤锁住水分,使皮肤光滑富有弹性,还具有去皱、防衰老的奇效。更关键的是相比其他美容材质,玻尿酸免疫原性更佳,使用者不容易过敏,安全性较高,因此应用更广,深受各年龄女性的欢迎。

说起来,这项技术早先与医美无关,只是应用于眼科手术之中。

1934年,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眼科教授卡尔·迈耶(Karl·Meyer)首先从牛眼的玻璃体中提取了一种含糖醛酸和氨基糖的高分子多糖物质,命名为透明质酸(Hyaluronic Acid)。

这种组织液其实也广泛存在我们人体皮肤、关节以及脐带等组织中。它外表晶莹透亮,能够锁住大量的水分,人类之所以过了25岁,皮肤就容易失去光泽和弹性,很大因素就是因为透明质酸和胶原蛋白共同流失的结果。

不过发现归发现,人们感受到透明质酸的妙处已经是20世纪的70年代。

由于透明质酸具有较好的生物兼容性和可吸收性,具备生物医学领域的应用价值。彼时,医学界主要是将其用于眼科手术的黏弹剂以及随后治疗骨关节炎的注射液。

当时透明质酸的提取只能通过生物技术,从鸡冠、牛眼、脐带这些动物组织中提取。1公斤透明质酸至少需要200公斤鸡冠,不仅原料昂贵,提取和分离的工艺也十分复杂,纯度也较低,只有50%左右。

早期接触到透明质酸的台湾科学家发现其主要物质糖醛酸(Uronic acid)与尿酸(Uric acid)极为近似,联想起其透明形态,遂将其翻译为“玻尿酸”。此后玻尿酸的大名一路传播开来。

国内玻尿酸早先只能进口,价格堪比黄金。市场上玻尿酸售价大约每公斤20万元,可谓天价,要知道那还是人均工资只有不到百元的年代。

即便这样,还是有市无价。

而中国玻尿酸产业的发展,还得先感谢一个大学教授。

2、中国玻尿酸产业的发展

1980年,山东大学药学教授张天民率先从人脐带和鸡冠中成功提取出了玻尿酸。

随后在他的指导下,山东药物研究院成立了国内首个HA(透明质酸)研发团队。日后中国玻尿酸行业的领军人物凌沛学、郭学平皆出自张教授的门下。

就此来看,张天民教授后来被称为“中国玻尿酸产业之父”,称得上是当之无愧。

不过,中国的玻尿酸得以产业化,还得靠“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凌沛学和郭学平

俩人同为张天民教授的研究生,也都毕业后进入山东药物研究院继续从事玻尿酸的研发工作。

此时,国际上的玻尿酸研究已开始转为商用。韩国的LG集团率先将原来仅用于医学领域的玻尿酸产品导入到了医美行业,研发出专用的玻尿酸填充剂。

瑞典的Q-Med也在80年代末,通过一种关键的“双相交联技术”,开始将玻尿酸提取工艺进一步简化,并自此跨入玻尿酸产业,成为产业巨头。

实际上,Q-Med这项技术对玻尿酸的应用有着划时代的意义。

早期被提取出的玻尿酸原始形态是液体,很快就会被内部的透明质酸酶降解代谢,保存时间较短。而Q-Med的“双相交联技术”可以将玻尿酸从液体变成凝胶状,从而可以长时间维持在皮肤中。

时至今日,玻尿酸内部的交联剂稳定性依旧是决定不同品牌价位的关键因素。

国际上玻尿酸产业研发热火朝天之时,国内其实也没落下,一直在努力中。只是那时期的玻尿酸提取还是十分复杂,仅靠从动物体内提取的少量玻尿酸难以满足市场的需求。

转机来自郭学平的一项实验:微生物发酵法。

上世纪90年代初,受到一篇日本生物发酵法的启发,郭学平团队通过筛选菌种研发出了能提取高浓度玻尿酸的微生物发酵法,成功将玻尿酸提取成本从每公斤数万元,降到了每公斤几千元,一举打破了中国只能进口玻尿酸的局面。

这项技术不仅被列入国家“八五”、“九五”科技攻关计划,还以集体名义获得了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

1992年,颇有商业头脑的凌沛学靠这项技术成立了山东福瑞达制药有限公司,开始为日本资生堂、雅诗兰黛、兰蔻等化妆品牌提供玻尿酸原料。

也是由于山东福瑞达的示范,山东省逐渐成为中国玻尿酸产业的重要基地,随之出现了焦点生物、阜丰生物、东辰生物等一大批玻尿酸相关企业。

彼时,中国后来的“玻尿酸三剑客”,华熙生物、爱美客及昊海生科都还没成立,甚至各自的创始人压根还不晓得玻尿酸为何物。

1998年,凌沛学带领郭学平在内的30多名科研人员,成立了山东福瑞达生物化工(华熙生物的前身)。

这家公司成立初期股权就极为复杂,由山东省生化药品公司(后来的山东福瑞达集团)、山东正大福瑞达制药有限公司、山东正达科技有限公司以及美国福瑞达公司,分别出资75万元成立,企业各占股25%。

公司股权多,自然“婆婆”也多,事情也多。

可最关键是一帮山东大汉根本不懂做市场的方法和套路,公司成立后就赔钱,急得凌沛学不知如何是好。

不得不说,女性的钱还得靠女性来赚。中国玻尿酸产业,也很快迎来了两位重要的女性掌门人。

3、中国玻尿酸产业中的两位女性创业者

2000年,凌沛学在北大读EMBA, 班上有位名叫赵燕的女同学。

34岁的赵燕是云南人,人生经历颇为传奇。华师大生物系毕业留校任教,上世纪90年代从海南获得“第一桶金”后,开始涉足房地产业,并在北京陆续建设了华夏银行、SK大厦、五棵松华熙live等多项地标。

知道这位女同学不差钱,也正想投资别的行业,凌沛学赶忙将她请到自己公司考察玻尿酸项目。

赵燕来到山东福瑞达后,有些失望。

因为整座工厂不到500平,办公室也十分简陋。负责介绍的郭学平絮絮叨叨给赵燕讲述了一大堆玻尿酸的历史和分子结构,听得她昏昏欲睡。

赵燕最后就记住一句,“一个透明质酸分子能够锁住1000个水分子”。

原本就是生物学专业的赵燕眼前一亮,她知道皮肤问题关键是水油不均衡。出于女人的直觉,她意识到如果把玻尿酸直接引入到女性化妆品领域,那可是巨大的商机。

于是,雷厉风行的赵燕当即表示愿意投资。

2001年,赵燕以净资产1.5倍的价格拿下了山东福瑞达生物化工50%的股权,并将其更名为华熙福瑞达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随后,赵燕高薪请来专业的医疗管理人员,花了一年时间拿下了ISO9000认证,并成立了玻尿酸专门研发机构。凌沛学和郭学平被她分别派到福瑞达集团、福瑞达化工从事管理和研究,以求打造中国首个集玻尿酸研发、生产和运营的产业链。

赵燕很有商业头脑,在知晓微生物发酵法的重要意义后,她果断以45万元价格一次性向专利所属的山东药物研究院买断了该专利。

2004年,华熙福瑞达已是国内最大的玻尿酸生产和研发企业,可中国大多数女性对玻尿酸依然一无所知。

当然,也有听说过,可没亲眼见证过玻尿酸“魔力”的,比如41岁的简军。

这年,在国外工作的简军发现自己一位70多岁的女客户,明显比之前看上去年轻许多。好奇的她询问后才知道对方是注射了玻尿酸。

简军后来回忆“那是我第一次近距离地看到玻尿酸注射。当时我就觉得这一定有市场。”

简军和赵燕有着类似的经历,她清华大学毕业后进入了待遇丰厚的中粮总公司工作,后来在80年代末放弃了铁饭碗。

不过,简军没有留在国内,而是选择出国从事贸易工作。

爱美是女人的天性,没有人比女人更懂女人的心思。

其实早在两年前,简军就在丈夫姚京的推荐下,拿到法国一家实验室研发的专利代理——一款用于脸部皱纹与凹陷注射用“美容针”,并将其介绍到国内。

可惜这款产品在国内并没火起来,简军只好放弃。

不过,亲眼见识到了客户注射玻尿酸后的变化,她更加坚信美容行业的巨大潜力。

说干就干的简军听说国外盛行一种“午餐美容”,即一顿午餐时间就能接受一次整形手术,而且还看不出任何整形痕迹。

了解到这种美容模式不仅适合所有女性,而且成本低,技术也不复杂后,她不由喜出望外。

2004年秋,简军回国创办了北京英之煌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爱美客前身)。公司是简军与丈夫合股创办,注册资金150万元,夫妻俩各自实缴注册额为35万元。

回国不久,简军就组织团队开始了国产玻尿酸美容针的研发。

此时,如何让广大中国女性了解到玻尿酸的好处,成了赵燕和简军面临的相同难题。

4、中国玻尿酸产业开启群雄逐鹿的局面

谁也没想到,台湾的一位女艺人的出现,帮了大忙。

2005年,台湾艺人大S在自己所撰写的《美容大王》中,介绍自己用玻尿酸注射除皱美容,甚至还在电视采访中直言“很多女明星没有玻尿酸会活不下去”。

大S的影响力为玻尿酸在中国起到了科普作用。而正在盛行的韩剧,彻底让一股颜值经济席卷全国,赴韩整容开始成为一种潮流,越来越多的女性体验到了玻尿酸的好处。

抚平皱纹、填充凹陷,神奇的玻尿酸让无数女性感受到了医美科技的魔力,更因为便捷高效的特点成为微创医美中最受青睐的技术手段。

这时期,华熙福瑞达还在为扩大玻尿酸产能苦苦钻研着,内部还因股权关系与山东福瑞达闹得不可开交。

这其中既有彼此“剪不断理还乱”的股权纠葛,也是赵燕与凌沛学对玻尿酸业务权威地位的争夺。

2008年,凌沛学由于股权被稀释,宣布退出华熙福瑞达,重拾起自己的山东福瑞达继续玻尿酸的生产研发。华熙福瑞达与山东福瑞达间复杂的股权关系也由此开始了近十多年的折腾。

留下的郭学平成为了华熙福瑞达的首席科学家,继续从事研发工作。

这年,华熙福瑞达在港股风光上市,市值4亿港元。

可此时,打造“轻医美”概念的英之煌还在苦苦地等着批文。

由于旗下研发的注射类玻尿酸产品属于III类器械,尚未取得资质,只能等待审批后方能投入市场。

几乎同一时间,境外的玻尿酸品牌纷纷加入医美赛道。如美国的乔雅登、台湾的法思丽等通过各种途径捷足先登,成为当时爱美女性的首选。

而各类医美机构,如康德莱、华韩整形、宜华健康等均是这时期引入了玻尿酸美容业务。

作为入门级的医美项目,玻尿酸以其快速便捷,加上高频的消费属性很快占据了医美领域超过65%的业务份额。

群雄逐鹿的竞争背景下,赵燕的华熙福瑞达、简军的英之煌一边积蓄力量,一边展开了逆袭之路。

5、行业的暴利

2011年,在郭学平团队的努力下,华熙福瑞达成功研发出了“酶切法”,使玻尿酸的降解周期缩减到数小时内,得以规模化生产。这项技术还通过实现对玻尿酸分子量大小的精准控制,让玻尿酸可应用于不同场景中,给人无限想象空间。

“酶切法”不仅让华熙福瑞达一举拥有了超过200个规格的产品线,更成为全球最大的玻尿酸研发和生产企业。

同时,郭学平在原先的微生物发酵技术上进一步研发,将玻尿酸发酵率从最初不足3g/ L提升到12-14g/L。

虽说只是“克”级别的变化,但这个指标却是郭学平团队经过近20年努力的成果,更是华熙福瑞达在玻尿酸产业开始一骑绝尘的核心竞争力。

2017年,华熙福瑞达在港股的市值已经达到60多亿港元。可**觉得这个市值与企业在行业内的龙头地位不相符,索性借贷了35亿,将华熙福瑞达私有化。

随后,华熙福瑞达借国潮之风与故宫合作推出了红极一时的“故赵燕红”系列,从玻尿酸供应商跨入到了医疗及功能性护肤品的全产业领域。

2018年,全球透明质酸原料销量为500吨,其中华熙福瑞达就贡献了180吨,占全球市场的36%,位居玻尿酸行业第一。华熙福瑞达当年实现营业收入12.63亿元,同比增长54.4%,毛利率连续三年保持在75%以上。

2019年3月,华熙福瑞达与山东福瑞达多年的股权纠葛终于尘埃落定,更名为华熙生物,开始为A股上市做准备。11月6日,华熙生物正式登陆科创板,市值达408.48亿元。

54岁的赵燕当年以340亿的身价入选了《2020胡润全球白手起家女富豪榜》,成为全球知名的“玻尿酸女王”。

这年,更有一件让华熙生物,也让国人感觉鼓舞的事情。

曾是全球医药级玻尿酸巨头的日本资生堂,正式宣布未来三年内退出医药级玻尿酸业务,原因就是迫于华熙生物的成本及品质优势。

华熙生物在国内玻尿酸行业风头正健的那几年,爱美客也靠几款爆品的超高毛利率,从蛰伏期走了出来。

2009年已更名为北京爱美客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英之煌,终于拿到批文,拥有了属于自己的首款美容针——逸美。

这是国内第一款透明质酸钠类注射填充剂,逸美也是国产的首个玻尿酸美容针。

“逸美”是爱美客初代产品,销量虽说一般,可还是起到了市场普及的作用。原因很简单,相比进口的玻尿酸美容针,“逸美”要便宜许多。

当时美容机构推荐的多为美国乔雅登,这款产品的价格1ML约12000-14000元,而同样规格的“逸美”价格基本在3000-4000元,甚至比台湾的法思丽也几乎便宜了1000多元。

由于玻尿酸美容针每几个月就要打一次,高昂的费用让消费者自然会考虑价格相对便宜的“逸美”。

再接再厉的爱美克随后又推出了“逸美一加一”、“宝尼达”、“爱芙莱”、“爱美飞”、“嗨体”,这些产品与“逸美”形成了旗下六大拳头产品,毛利率均在90%以上。

特别是2015年推出的无痛玻尿酸注射产品“爱芙莱”,上市仅两年,营收就从数千万直接攀升到了1.5亿,到2019年营收更是达到2.2元。

不过,若论爱美客旗下最受女性客户追捧的产品,无疑是2016年上市的“嗨体”(非交联透明质酸)系列,这是国内唯一拿到颈部注射证的产品。

俗话说,人老眼先老。女人怕变老,其实最关注的就是自己眼部和颈部的皮肤问题。

“嗨体”就此对症下药,主攻改善女性眼部和颈部皮肤细纹以及提升周边肤色,由此成为爱美客的“爆款”。

“嗨体”上市当年就达到3000多万元销售额,仅三年时间,销售额增加到2亿多元,营收占比43.5%。随后两年凭借新款“熊猫针”,“嗨体”销售再次翻倍,几乎扛起了爱美客一半的销售额。

爱美客超高速的销售背后更隐藏着超高的毛利率,旗下玻尿酸凝胶类产品和溶液类产品的毛利率高达92%。

2019年3月,爱美客正式向中国证监会提交了招股说明书。

招股书显示,爱美客从2016年到2018年,三年时间总营收分别为1.4亿,2.2亿和3.2亿元,年复合增长率超过45%;净利润更是三年三个台阶,从5300万、7600万跃升到1.2个亿。

2019年爱美客营收达到5.57亿,净利润高达3.05亿,并以14%的销售金额占比成为医美行业的“销冠”。

2020年9月28日,爱美客成功在创业板上市。挂牌当日股价就一路猛涨,发行价每股118.27元,到收盘的时候已涨到340.10元,涨幅高达287.56%,市值近700亿元。

上市后,爱美客的股价更是一路狂飙。到2021年3月,爱美客股价最高时涨到了令人恐怖的1330元/股,市值直接翻一番,突破1300亿,成为A股市场的大牛股。

此时,爱美客也以高达92.5%的毛利率超过了同期的贵州茅台(91.68%),被股民戏称为“女人的茅台”。

而这杯“美酒”背后的酿造者,58岁的简军以近440亿的身价登上《2021年胡润百富榜》,与同在榜单,身家已是460亿的赵燕几乎平起平坐。

这时期,爱美客也成为华熙生物国内最大的客户。

在医美整个产业链上,两位女性创业者彼此既是竞争对手,也是合作伙伴。

6、暴利的背后是旺盛的市场需求与较高的行业壁垒

有句话说“平庸企业努力赚钱,顶级企业努力赚女人的钱”。

靠着玻尿酸产业发展至今的华熙生物与爱美客很直观地验证了这句话,而且早赚得盆满钵满。

国内医美产业领域可以分为上游原料商(针剂生产商)、中游医美机构和下游医美平台三个层级,毛利率也分别为上游80%-95%,中游40%-65%,下游82.75%。

华熙生物与爱美客分属上游原料商和针剂生产商,毛利率都在80%以上,而普通医美机构毛利率一般只有50%左右。

华熙生物主营四块业务,分别是原料业务(21.46%)、医疗医美终端业务(16.23%)、功能性护肤品(62.07%)和功能性食品业务(0.24%)。

根据华熙生物公布的数据,2021年上半年营收达19.37亿元,同比增长104.44%;净利润3.61亿元,同比增长35.01%。这其中10亿是由旗下的“润百颜”“夸迪”等玻尿酸功能性护肤品所贡献。

可即便玻尿酸有着“液体黄金”的称号,但实际成本并不高,这点可以从华熙生物招股书中清楚看到。

价格高达数千元一支的玻尿酸针剂实际出厂价只有几十元,甚至更低。真正成本若是按玻尿酸市场每公斤几千元测算,其实才十几块一支。

要知道,华熙生物的透明质酸产量通过工艺改进早已从2000年的0.8吨增产到2020年的258吨。

2016-2020年期间,华熙生物的毛利率也在不断提升,分别为77.36%、75.48%、79.92%、77%、81.41%。

不过,相比爱美客,华熙生物的毛利率还不是最高。

作为议价能力高的上游针剂生产商,定位“轻医美”领域的爱美客产品将整条产业链的毛利率推到了顶峰。

根据爱美客2021年三季度财报,总营收为10.23亿,玻尿酸产品就贡献了超过98%的营收,综合毛利率更是达到92%以上。

同样,从爱美客招股书中可以发现,主打长效玻尿酸的“宝尼达”,直接成本只有13元,即使加上研发、人工、材料等成本,总成本也只有33元;再比如专治颈纹的“嗨体”,总成本仅是24.72元,旗下其他产品也几乎都是不到百元的成本价格。

可市场上,“宝尼达”的售价基本是13800-17800元/ml;“嗨体”的价格也差不多在2800~3920元/ml。

这样的毛利率实在是暴利中的暴利,任何企业都自愧不如。

这让人不禁要问,如此明显的暴利产品为何能维持至今?

这其中,一方面,还是女人的钱好赚。女性为了变美、变年轻甘愿一掷千金、万金,市场需求量极为旺盛。

另一方面,这两家玻尿酸企业入局较早,吃到了政策红利。而随后获得国家监管层面审批通过的玻尿酸产品少之又少,使得华熙生物、爱美客这些生产和经营玻尿酸的企业无形中建立起了自己的“护城河”。

截至2021年底,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认证获批上市的注射用玻尿酸产品只有23种,分别归属华熙生物以及爱美客等十多家国内外企业。

正是较高的进入门槛,使得上游的原料商(华熙生物)、针剂生产商(爱美客)始终处于产业链的高端位置,牢牢掌控着话语权,并分走了其他体量远不如自己的企业大部分的利润。

这或许也是华熙生物股价高位时直逼千亿,随后股价都近乎“腰斩”,市盈率却依然高达109倍的原因。

爱美客同样如此,2020年营收虽然达到7.09亿,净利润4.4亿,在整个A股市场不值一提。但还是维持着千亿市值,市盈率高达195倍。

随着这条赛道越来越多的强有力竞争者出现,市场也在不断质疑,这两只玻尿酸的“牛股”估值还能维持多久。

7、玻尿酸行业背后挤满了竞争者

在国内玻尿酸行业,还有一家不得不提的企业,昊海生科。

2015年在港股上市、2019年登陆科创板的昊海生科创始人蒋伟显得极为低调和神秘。

2007年,蒋伟夫妇创立了上海昊海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在连续收购了三家医用透明质酸钠制剂生产企业后切入到医美行业,但是主营还是眼科及骨科粘弹剂材料供应业务。

在玻尿酸产业中,昊海生科早期以代理进口产品为主。直到2013年9月,才推出首款玻尿酸产品“海薇”,并以每三年发布一款玻尿酸新品的节奏,陆续又推出“姣兰”和“海魅”两款玻尿酸产品。

2021年三季度,昊海生科营收为12.7亿元,收入同比增长42.9%,实现归母净利润3.1亿元。其中玻尿酸产品营收1.2亿元,同比增长143.16%。

昊海生科在玻尿酸领域的发力集中在整形美容与创面护理产品系列上,虽然与华熙生物、爱美客产业链不同,但同属于一条赛道,其产品毛利率同样在90%以上。

正因其玻尿酸产品超高的毛利率,昊海生科与华熙生物、爱美客也被称为A股“医美三剑客”。

医美产业的火热,自然少不了其他企业前来分杯羹,比如老牌的医药企业华东医药。

与之前三家民营机构相比,华东医药的体量要大得多,其是一家集研发、生产和销售为一体的综合性上市药企,2020年总营收就达到336.83亿,净利润24.3亿元。

大块头的华东医药其实也一直在医美的赛道上不紧不慢地“跑着”。

2013年,华东医药通过代理韩国玻尿酸品牌“伊婉”,占据了国内玻尿酸行业25%的市场份额,连续五年都力压“医美三剑客”。

随后几年,财大气粗的华东医药以收购和入股的形式,将国外的长效微球、美白以及肉毒素产品等技术和代理权相继收入囊中。

学到技术,又会融会贯通的华东医药也打造出了属于自己的“秘密武器”。

2021年4月,华东医药独家研发的胶原蛋白刺激剂长效微球Ellansé(伊妍仕)刚获得NMPA上市批准,股价便大涨了42.7%。

Ellansé(伊妍仕)又名“少女针”,集玻尿酸和童颜针的优点,不仅能填充,还能促进胶原蛋白再生,关键是维持时间长达三年。可以说,这对爱美客等竞争对手将是碾压级的“武器”。

除了这些医美新贵和老牌医药公司,玻尿酸原料到耗材产业链还挤满了“新同学”。

既有重归赛道的福瑞达医药、产量仅次于华熙生物的山东焦点生物、还有靠“重组Ⅲ型人源化胶原蛋白产品”一战成名的锦波生物、一样靠“买买买”挤进来的奥园美谷、以及从服装产业变换赛道而来的朗姿股份……

他们都同时看中了飘着茅台香味的高毛利率的玻尿酸产业。

值得一提的是,正因为包括华熙生物、山东焦点生物等玻尿酸企业的崛起,中国已成为世界玻尿酸领域的主要供应国。

今天,日韩等国美容业中使用的玻尿酸,十支里面至少六支来自中国。

面对众多的竞争者,华熙生物正在不断拓展下游市场,甚至还借助“万物皆可玻尿酸”的概念推出了玻尿酸猫粮,连宠物领域都没落下。

爱美客也没敢懈怠,不仅正抓紧将与韩国的Huons Co., Ltd合作的肉毒素产品审批上市,还悄悄开发基因重组蛋白中的GLP-1药物,准备应用于减肥领域。这款产品针对的对象更为庞大,对爱美客来说,意义也更为深远。

诸多竞争者的加入,对华熙生物和爱美客两家企业来说肯定不是好事。但是对消费者来说,却是件大好事。

毕竟行业竞争加剧,玻尿酸的整体价格自然会有所下调,或许有机会降到大家都可以接受的“亲民价”。

不过,女人的钱是赚不完的。

只要女性依旧渴望变美、变年轻的产品,医美这条赛道,玻尿酸这个产业就将一直喧闹下去。

 
缩我,高速云服务器
实时掌握推广动态
让您深入了解用户,提高推广转化率
联系我们
    1.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
      联系客服
      常见问题
  • 公众号
    客服微信
  • 缩我短链接公众号 关注官方公众号
  • 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