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权分配不相信眼泪,没有人能永远逆袭

2022-02-21 14:42:38

阅读 843

你会为照亮延庆赛区的海坨塔(北京冬奥标志塔)惊艳吗?塔尖的五环标志重50吨,分布了8万余颗光源。

而点亮海坨塔的是雷士照明,当年的雷士照明不会想到,自己会从不知名小厂,一路成为北京双奥的合作企业。

更让人想不到的是,g。

第一次:股权分配最怕“平均主义”,小隐患成痼疾

1998年,吴长江和高中同学胡永宏、杜刚合伙创立了雷士照明,吴长江占45%股权。

虽为大股东,但相比另俩人合占的55 %,他又是小股东,本意为了在吴长江一意孤行时,另俩人可以及时“踩刹车”,可没想到后来刹车踩的过猛了……

几年后,两位股东嫌收益不平等,吴长江为平复分歧,无偿转让了部分股份,达到三人的股份和收益都已平均,但仍挡不住矛盾爆发。

2005年,因吴长江一心想扩展,杜刚与胡永宏担心风险太大,坚决反对,协商结果是公司作价2.4亿,要求吴长江拿8000万走人。

三天后,全国各地经销商赶到公司连同中高管,投票表决留下吴长江,让另两个股东各拿8000万退出。

我们不难发现:无论企业身处什么时期,都要合理设计股权架构。股权架构设计落地要趁早,但不能一劳永逸,创始人要用动态的眼光,及时调整股权架构。

无论是股权平分、还是简单粗暴按出资比例划分股权,都有巨大隐患。团队核心人物应掌握公司控制权,除去预留股份,持股比例占到50%以上,才能利于决策执行,保证主导权。

第二次:引入投资反遭掣肘,创始人遭遇“被辞职”危机

成功逆袭的吴长江,为支付两位股东的“分手费”,不断募集资金,开始引入包括软银赛富的阎焱等投资。

虽然投资多了,但也导致吴长江的股权不断被冲淡,他逐渐失去了“股东会”的一票否决权和“董事会”的控制权。这时候,吴长江或许没有意识到,在资金注入后,他失去的到底是什么。

在雷士照明登陆港交所的两年后,阎焱要求吴长江辞职,自任董事长。吴长江再次利用杀手锏——经销商的罢工抗议来试图二次翻盘。

在吴长江需要帮助的时候,有人向他伸出了橄榄枝。

第三次:利益面前无兄弟,创始人锒铛入狱

“德豪润达”公司的大股东王冬雷,为求合作而对吴长江出手相助。

他先是从吴长江手上和二级市场收购股份,成为“雷士照明”的第一大股东,再向吴长江定向增发股份,使吴成为仅次于王冬雷的第二大股东,“德豪润达”随即公开支持吴重登CEO宝座。

以利交之,利尽则散,以权交之,权无则弃。两年“蜜月期”一过,二人经营矛盾显现。

但王东雷招数更直接野蛮:2014年,吴长江被董事会毫无征兆罢免,当天上演全武行戏码,被武力抢夺公章,曾经支持吴的经销商也尽数倒戈。

王冬雷乘胜追击,使出杀手锏:向公安机关实名举报吴长江三宗罪。2016年吴长江被以挪用资金等罪判处有期徒刑14年,再难翻身。

吴长江的经历告诉我们,开始以“救世主”身份出现的投资人,很可能为了追逐利益放弃“江湖道义”。

所以在引入外部资本投资时,如何保障创始人对企业的控制权、人事权、表决权、财务权等各项权益就变得至关重要。

由此看来,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如何设计好股权架构,对老板来说非常重要。否则,它的反噬之力,不仅能让你枉为他人做嫁衣,甚至可能断送之后的机会。

我们永远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个先来,能不能逆袭也有几分看运气。所以,合理的股权架构设计能最大降低风险,为企业和创始人利益上双保险。

 
缩我,高速云服务器
实时掌握推广动态
让您深入了解用户,提高推广转化率
联系我们
    1.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
      联系客服
      常见问题
  • 公众号
    客服微信
  • 缩我短链接公众号 关注官方公众号
  • 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