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了一堂网红手工课,我装不下去了

2022-03-18 10:37:43

阅读 408

 

一间不大的房子里,错落摆放着一排排的画架,每个画架前都有一名顾客端着手里电钻一样的“枪”,沿着画布上提前勾勒出的线条,把毛线“突突突”地填充到画布上……这种热火朝天的景象,有一瞬间会让人误以为是走进了纺织车间,但这却是时下深受年轻人喜爱的一种手工活动——Tufting。

Tufting也叫簇绒或墩绣,是一种源自北方的刺绣品种。不久前,Tufting在国外社交网络上突然蹿红。和其他风靡网络的打卡活动一样,在一大批明星、博主参与体验、商家疯狂营销的背景下,Tufting迅速从国外火到国内。它不仅让都市白领们一个个化身“扎女扎男”,也让提供Tufting体验的手工门店在一、二线城市迅速铺开。

在解压和社交的双重需求之下,Tufting是否会成为年轻人潮流消费又一个新坑?追逐Tufting的经营者们,又能否真的实现成功创业的梦想?

一、解压+社交,年轻人组队“突突突”

Tufting作为一种DIY手工项目能够快速蹿红,和它本身比较低的参与门槛有很大关系。在正式制作前,玩家只需要使用穿针器将毛线穿过簇绒枪针头上的小孔,再将前端的针头用力扎进簇绒布。然后就可以打开开关、扣下扳机,开始照着提前选好的图案进行移动来勾线或填色。

315洞察丨上了一堂网红手工课,我装不下去了

不久前,刚刚和朋友一起体验过Tufting制作的小花告诉惊蛰研究所,“Tufting和十字绣差不太多,但是当我拿起簇绒枪在画布上‘突突突’的时候,有一种莫名的爽感、很解压,而且看着不同颜色的毛线逐渐填满画布上的空白,并且最终变成自己的一幅‘画’,也非常有成就感。”

这种制作体验,与此前一度流行的《秘密花园》填色书和数字油画有些类似,其解压原理在于当人们进行手工制作时,需要全身心地专注到一件事情上,从而在心理上忽略与外界的联系,暂时地远离焦虑情绪。

315洞察丨上了一堂网红手工课,我装不下去了

不过,最值得一提的还是当玩家把Tufting的成品图片放到社交媒体时,能够收获大量点赞和“彩虹屁”给心理上带来虚荣和成就感,而这也是许多Tufting爱好者长期坚持投入的主要动机之一。“其实就和一些人会在朋友圈里晒自己做的饭、画的油画一样,既表现出对生活的热爱,同时也强调自己的与众不同,并且期望获得别人的认可。”小花说。

在Tufting走红的过程中,互联网各大平台上的相关培训课程也开始出现,从理论知识学习到上手实践、接待客户实践等应有尽有,6666元即可3天速成,和Tufting相关的投资和创业指导信息也开始在网络上出现。

二、“体验很不错,下次不来了”

作为一种流行于年轻群体的新潮流,Tufting在走红于社交媒体的同时,也彻底带动了线下手工店在一、二线城市的迅速扩散。惊蛰研究所在大众点评上搜索“tufting”时发现,北京、上海、广州的搜索结果都有上千个条目,而不到一个月以前还只有数百个条目。此外在武汉、西安、长沙、郑州等城市的搜索结果中,也都有数百个条目。虽然条目数量不等于门店数量,但其短期内的暴涨,也从侧面证明了Tufting已经快速在都市年轻群体中流行起来。

315洞察丨上了一堂网红手工课,我装不下去了

虽然Tufting有简单易上手的特点,但这不代表玩它完全没有任何负担。正如许多新手女玩家在初次体验后都对Tufting的劳动强度有了“深刻的印象”,小花的朋友园子也表示Tufting是个力气活,“毕竟一把簇绒枪就有三四斤,一整个下午都得举在胸前、保持稳定,来回‘突突突’地走线,我第一次体验完之后,只感觉到手酸。”也是因为对体力有所要求,大部分参与体验Tufting制作的顾客都以情侣或好友组队为主。在Tufting手工体验馆里,时常能够看到顾客们两人一组,轮流交替“持枪上岗”的场景。

自称“勉强算是Tufting爱好者”的园子表示,从她到店消费的经历来看,大部分进店消费的顾客都是抱着打卡尝鲜的想法来的,像她这样平均每个月要去两次以上的“常客”只有不到两成。“虽然玩起来是很解压,精神上很舒服,但是身体上的劳累还是比较明显的,不光是柔弱的女孩子会有这种感觉,之前被我强行拽上车的男朋友在体验过后,也发出了灵魂拷问:是游戏不好玩了,还是平时工作太轻松了?”

除了有点费力气外,单次人均300-500元之间的收费标准,以及四至六小时的制作周期,也常常会让大部分新手玩家体验一次之后就放弃。“这预算都够我吃顿火锅外加做美甲了。关键是隔一个礼拜吃顿火锅做次美甲也还行,但是你让我去当纺织女工可不行。除非是真的很爱手工的人,要么就是真的有闲又有钱。”

被园子拉下坑的小花表示,自己以前也尝试过数字油画、羊毛毡等热门手工活动,但最后也仅仅是尝试后就不了了之,主要原因在于这一类的手工活动都需要相对较长的一段时间来完成,而习惯了碎片化生活的年轻人显然无法长期付出这样的时间成本。另外,一些没有手工天赋的年轻人,在经历了时间和金钱的成本付出后,实际上也得不到对等的“成就感”回报,也就对手工活动失去了兴趣。“这次玩Tufting,要不是闺蜜盛情邀请,我自己是绝对不会再去尝试的。虽然是很解压,但是一想到自己瘦弱的肱二头肌,还是不要了吧!”

三、铁打的“网红经济”,流水的手工活

不仅是让许多新手玩家们感到被“坑”,在Tufting手工体验馆遍地开花的扩张进程中,一些门店的经营也遇到了不少“坑”。比如针对大部分以打卡为目的的主流消费群体,门店的装修需要更强调风格化和观赏性,便于这部分顾客“出片”,也由此带来了较普通门店更高的装修装潢成本。同时,目前大部分Tufting门店都开在临近商圈的商住两用小区或创意园中,因此租金成了门店经营成本中占比最大的一部分。

在此之外,硬件设备的投入成本也是相当大的一笔支出。比如Tufting制作必备的簇绒枪普遍零售价都在500元以上,投影仪最便宜的也要200元,再加上画架、毛线、地毯胶、无头钉等耗材的日常使用和损耗,运营一家Tufting门店的压力丝毫不亚于经营一家纺织作坊。

至于营收能力方面,一般门店通常能够同时容纳10-15位客人,一天最多也只能接待两拨顾客,而大多数客人到店也都集中在周末两天。惊蛰研究所以此粗略估算,在较为理想的经营状态下,一间Tufting门店的月收入能够达到5-8万元。不过在扣除房租、人员工资等硬成本之后,剩下的营业额也并不多。因此,在Tufting加速二线城市扩张的行业趋势下,入坑Tufting手工门店的店主们能否快速回本,也值得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

需要指出的是,Tufting作为一种参与门槛较低的手工活动,也不需要玩家具备专业的理论知识或是掌握高超的工艺技巧。因此,一些手工爱好者开始尝试自己购买设备和耗材,在家制作Tufting作品,这造成了一部分Tufting门店客流的流失。

同时,目前Tufting可以制作的产品仅限于地毯、杯垫、包包和镜框等,产品的使用空间有限,和直接购买成品相比性价比并不高,这导致一些手工玩家在密集体验过后对Tufting失去兴趣。惊蛰研究所在闲鱼上简单搜索发现,已经有不少手工爱好者开始转卖簇绒枪和毛线,甚至有自称Tufting店主的卖家表示店铺无法经营转而低价出售一些未使用过的设备和耗材。

315洞察丨上了一堂网红手工课,我装不下去了

Tufting之所以能成为一种年轻群体中的流行现象,主要是得益于一部分流行艺术家们通过自身在社交媒体上的影响力,为Tufting赋予了艺术化的形象和概念,迎合了年轻群体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同时,人们也发现Tufting不像绘画或雕塑等传统艺术形式,需要专业的理论知识和工艺技巧才可以参与创作出成熟的作品。因此,Tufting这种新颖的手工活动才得以走出工厂,以现代艺术的模样进入大众视野。

事实上,Tufting与曾经流行一时的十字绣、数字油画等也有着相似的发展路线。都是主打艺术概念,包装成“网红手工课”的形式进入市场,吸引年轻人的参与。而随着新鲜感的迅速消退,以及“踩过坑”的玩家对体验本身的负面评价不断增多,相关手工活动的关注度和吸引力也大幅下降,而真正把手工课培养成固定爱好的人少之又少,最终“网红手工课”也只能迎接过气的结局。

不过,“网红手工课”的商业模式却越来越清晰。特别是当项目的运营者们,开始学会熟练地使用社交媒体来引导流量、制造热门话题与流行趋势时,炒作出下一个“网红手工课”的难度也大大降低。这种重尝鲜、低复购的商业模式,也逐渐发展成精准收割年轻群体的固定形态,从而成为了“网红经济”的一部分。

值得注意的是,不论是手工、餐饮还是服装、百货,当“网红经济”一次次挖好大坑等待年轻人跟着“潮流趋势”跌进坑里,这种商业模式的吸引力也在一步步衰退。而在Tufting注定被淘汰的结局之后,也必然会有新的玩法完成“更新换代”。

*为保护受访者隐私,以上人名均为化名。

缩我,高速云服务器
实时掌握推广动态
让您深入了解用户,提高推广转化率
联系我们
    1.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
      联系客服
      常见问题
  • 公众号
    客服微信
  • 缩我短链接公众号 关注官方公众号
  • 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