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互联网,「禁欲复兴」

2022-03-21 09:38:06

阅读 614

 

继嗑 CP 风潮之后,年轻人又开始了「戒断嗑 CP 」。

在豆瓣「嗑 CP成瘾戒断」小组,三千多人聚集在一起,试图通过学习理论、外界监督等方式让自己对曾经嗑生嗑死的 CP 「下头」。

有人依靠转移注意力的方式,眼不见为净,「兴趣转移,本质上是找东西杀时间。」

有人从行业分析,「偶像行业像一只巨大的生物,以人类的欲望为食。在现实生活中无法满足的渴望,得不到的爱,都可以在幻想中实现。」

还有人从心理学的角度戒断,「你的理由没集中在事物的善良之上,而是集中到了虚荣上。你不受人性所雇佣,而是受到你自身的利益所支配,你不为事情的完成而奋斗,而是去争取普遍认可和如何保存自己的优势。」

从前,「杀了我,给我的 CP 助助兴」是无比要紧的事情,如今,戒掉对 CP 的瘾,成了最迫切的事情。

一、互联网上的「禁欲复兴」

纵观整个社交网络,戒断嗑 CP 的这股风潮是其实是新瓶装旧酒。

YouTube 和 B 站上,年轻人打卡戒断多巴胺,挑战零社交媒体的生活方式;豆瓣上,人们忙着消费主义逆行、下单前冷却;小红书上,俊男靓女则致力于与食欲做斗争,油脂、糖、碳水统统都是敌人……

从衣食住行到社交媒体,从食欲到物欲到爱欲,年轻人试图以各种方式对自己的欲望进行解构和节制。

在物资过剩的当下,年轻人正在对消费进行集体大反思。这个时代里,「购物狂」是被鄙夷的,「禁欲达人」是被膜拜的。豆瓣上的年轻人擅长引用《第四消费时代》,张口即是三浦展、让·鲍德里亚。

一种流行观点是,欲望不来源自己,而是被资本创造出来的。买买买、换换换、扔扔扔,全是消费主义的陷阱。

中文互联网,「禁欲复兴」

小红书上的博主们则擅长为食欲制造一系列恐怖名词:《糖瘾检测,「糖瘾症」的 8 种表现》、《3个月解除「碳水脑」、重建你的大脑》……

然后用具体的数字告诉你,忍住食欲这一人类生理本能,能达到多么伟大的成就:《生酮 30 天,我的身体发生了惊人变化》《拒绝甜品之后,我的人生开了挂》……

中文互联网,「禁欲复兴」

而从科学的角度,欲望被解释为某些激素的分泌和刺激:多巴胺,一种大脑中的神经传导物质,可以传递兴奋及开心的信息。多巴胺不会直接令我们快乐,但会让我们更强烈地去追求快乐,也就是——欲望。

在这一原理的基础上,互联网上流行戒断多巴胺的挑战实验:远离一切可以带来快感的刺激。戒色、戒酒、戒甜品、戒短视频……

在视频博主们的「科普」下,「快乐」这件事被划分等级,形成一个「快乐鄙视链」:看书、健身获得的就是高级的快感,刷短视频、打游戏则是低级的快乐、罪恶的堕落。

中文互联网,「禁欲复兴」

禁欲的快乐是高级的快乐,禁欲系的妆容是高级的妆容,禁欲色的家居是高级的家居。

总之,互联网上相当一部分人正在参与这场「禁欲复兴」,仿佛回到了宗教时代,欲望被前所未有地审视、检讨。

二、禁欲的尽头,层出不穷的麻烦

尽管有人通过这种苦行僧式的生活,取得了可喜的成果:减肥成功、学业有成、或者戒掉了最爱的 CP ,从此看破饭圈红尘。但也有人在这条路上一直摇摇坠坠,最后陷入另一些麻烦。

1. 戒掉一种瘾,却产生了另一种瘾

有人成功戒断了嗑CP ,却开始沉迷于刷豆瓣小组。

中文互联网,「禁欲复兴」

有人禁掉了对食物的瘾,却开始对健身上瘾。

这可不是什么好事,研究表明,健身上瘾与进食障碍密切相关,而进食障碍最常见的诱因就是对食物、体重和体型的过分关注,从而神经性厌食/神经性贪食。

2019 年的一项研究表明,在经常锻炼的人群中运动成瘾率为 3% 到7 %,而学者Mia 的研究团发现,饮食障碍患者中,则有39% 到 48% 的人承受着健身成瘾的折磨。

在健身成瘾爱好者中,16.1% 饱受进食障碍的折磨,这一比例是普通健身者的 8 倍多。

2. 现在的低欲望,是为了实现以后的高欲望

还有更多的人,如果去探究他们「禁欲」的真实目的,就会发现这根本不是什么自律什么信仰,而是「卧薪尝胆,忍辱负重」——当下的节制欲望、自律生活,是为了以后可以更爽地实现高欲望生活。

这种模式有点像「禁欲系明星」被人喜欢的原理,吸引人的并非清心寡欲的帅哥美女,而是因为「反差」和「延迟满足」带来的更猛烈的快感。

所以,现在不吃巧克力是为了以后可以没有心理负担地吃巧克力,现在努力工作是为了以后可以躺平摆烂再也不工作,现在抠门省钱是为了以后可以肆无忌惮地花钱,现在自律是为了以后可以光明正大地不自律……

中文互联网,「禁欲复兴」

「低欲望」不过是走向「高欲望」的手段,「自律」则是通往「不自律」的垫脚石。

过程不重要,重要的是结果,只有结果。

网友@望山云雾688如此评论:「不自律的成功人士,哇这个人好厉害,就是天才,随随便便就能成功。自律的成功人士,这么自律怪不得这个人会成功,功夫不负有心人。」

中文互联网,「禁欲复兴」

也翻译为:最佩服的两种人,一种是生而贫穷但成功拿冠军的人,另一种是生而富裕但成功拿冠军的人。

3. 禁欲的尽头,是流量和消费

另一方面,深谙人性的商家和自媒体,也绝不会放过从「禁欲达人」们身上薅羊毛的机会。

流量是第一步,消费是第二步。

在「戒断多巴胺」火遍网络之后,很快就被人扒出了科学错误,「戒断」一词就和小报消息上爱用的「禁止」「千万不要」相似,强烈的否定性信号最容易吸引人们的目光,然而,其中的噱头大于科学事实。

中文互联网,「禁欲复兴」

而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的临床精神科教授卡梅伦·西帕也曾在一篇博客文章中指出,《时代周刊》错误声称「多巴胺戒断基本上是对所有事的戒断」。

「多巴胺只是一种解释成瘾过程如何被强化的机制,能用来做一个吸睛的标题。但不能望文生义地理解它。」

讽刺的事情发生了,这个名称本身指的是一种设计来「削弱注意力经济」的实践,然而它的使用和流传,却依赖于它反感的方式——用标题党来吸引你的注意力。

在消费上也有相似的吊诡:那些因为节制住了欲望而省下来的钱,最后又通过另一种方式花掉。

自律生活还没开始,先花钱把排场做起来:买课、买药、买装备、请人监督……

中文互联网,「禁欲复兴」

无论结果如何,但对于相当一部分人来说,「如果不花点钱,还真没有办法开始。」

三、个人的欲望,还是困在系统里的欲望

所以,我们为什么总有这么多「该死的欲望」,克制不住、或者容易对事物上瘾就是自控力低下吗?

美剧《成瘾剂量》,给出了这样一种视角:制药公司推出了一种名为奥施康定的止痛药,这种药本身具有成瘾性,但在广告、专家和刊物中,都宣扬药物没有成瘾性,只是在服用期可能会有「假性成瘾」的症状。于是,制药公司、广告商、乃至科学界联合谋划了一个大骗局,成瘾者被塑造成自控力低下、狂热、自私、自作自受的形象。

中文互联网,「禁欲复兴」

如果从这个角度来看,在这个时代,我们的诸多欲望,或许不仅是个人的「欲望」,也是被困在系统里的「欲望」。

一方面,我们不可避免地身处消费社会,尽管需求在变、意识在变,但诱惑也在升级:过去,商业通过制造欲望吸引第一波韭菜,现在,它又通过解构欲望(即所谓的禁欲)吸引第二波韭菜。

另一方面,当你在节食、戒酒、忍住不看短视频时,一种「与人性的恶做艰苦卓绝的斗争」的崇高感和道德感油然而生。禁食的天数、体重的变化、跑步机上的里程、屏幕关掉的时间……一连串数字不断激励着人,越痛苦、越自由。

但如果追究「为什么」,这种崇高感、牺牲感或许就和你刚毕业时在公司无偿加班的心情相似,沉浸于某种忙碌,忍耐着某种痛苦,教徒似的不断自我驱动。

按照精神分析学者迈克尔·艾根的说法,这不是个人的问题,而是因为现代社会的意识形态已经转向了自发性和冲动。

时代中充满了不安和变化,似乎没有什么是能靠得住的:白天还在规划职业蓝图,一夜之间整个行业覆灭;今天还在和对象谈婚论嫁,明天一言不合就分手。

在这种情况下,个体最大的安全感来源或许只有自律——掌控不了外界,只能掌控自己的身体;管不了别人泛滥的野心,只能控制住自己的欲望。

而按照社会学家的说法,「戒断欲望」与「功绩社会」中「自我剥削」相似:功绩至上社会中的人,不仅仅被他人剥削、接受「他律」,还形成了自我剥削,自己约束自己,自己压抑自己。自我剥削不仅比他人剥削更有效率,还会伴随着一种自由的感觉。

因此,他们对欲望保持警惕,对通过压抑欲望而获得自由同样保持警惕。

然而,在双重的警惕和否定之下,对欲望的安置似乎变成了无解的问题。

自律无疑是伟大的,欲望和脆弱也是现实存在的,系统更是无法逃离的。

究竟要如何在自我和系统共同构建的欲望之海中安置自己?借用雷·本内特的观点,「如果及格家的信仰只有一条,那就是不要试图超越别人,但你可以自由地改善自己。」

 

缩我,高速云服务器
实时掌握推广动态
让您深入了解用户,提高推广转化率
联系我们
    1.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
      联系客服
      常见问题
  • 公众号
    客服微信
  • 缩我短链接公众号 关注官方公众号
  • 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