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互联网上运动,算“伪健身”吗?

2022-03-23 16:19:04

阅读 460

 

2020年炎热的8月,120斤的小美正在家中气喘吁吁地跟着Keep里的女教练做着20分钟的燃脂卷腹运动。

“休息十秒钟!下一组......”手机里的女教练声音被掐断,满头是汗的小美端起手机躺在自己花了80大洋买的瑜伽垫上,边喘气边给闺蜜发了一条讯息:减肥太累了,我要躺平!

小美坚持运动了近一个月了,但丝毫没有成效,甚至还胖了。可能得归功于她在每次剧烈运动后都饿的狂扒两碗白米饭。

这是很多女孩们夏天的剪影,也是疫情下大伙们宅家的真实情况。

减肥成功的王宁打开了居家健身的市场,让健身变得“0成本,低门槛。”

根据KEEP招股书披露,2019-2020年及2021年前三季度营销总费用率分别为100.6%、57%和112.8%。

高昂的营销费用背后,是公司无法留住用户的无奈,更是“伪健身者”数量在不断增长,他们都想好好锻炼,但坚持却变得异常艰难。

有人健身是为了强健自己的体魄,有人是为了获得更多的社交机会,不过什么是真健身,什么是假健身,始终没有个结果......

一、健身的起点是“买买买”?

如果说女性健身的起点是减肥,那男性的起点就是增肌。

Keep满足无需花费时间金钱,甚至足不出户就可运动的条件。这极大地降低了小白们进入健身圈的门槛。

但是根据远川研究所数据显示,Keep的用户在一个月内仅剩下53.20%。

我在互联网上运动,算“伪健身”吗?

 

大多小白客户在体会了健身并不容易的真相后被劝退,或出于“惰”性,而真正体会到健身乐趣的一大部分转战线下健身房。

数据显示,女性健身主要是为了两个原因,一个是有一个娇美的外观形态,另外一个是为了身体更为健康,摆脱亚健康问题的困扰。对于现代女性而言,最直接的身体诉求就是塑型,打造完美的身材。

而过度追求低重量的大有人在,这也是短时间内他们无法看到成效后放弃运动的原因之一。下图是一张体脂率对照表。

我在互联网上运动,算“伪健身”吗?

 

“我难以每天都坚持在室外跑步,比方遇到下雨天,或者太阳太刺眼这种情况我都会宅在家,所以我索性买了台跑步机......”在Keep室外跑步打卡超过32天的网友说道。

《2019苏宁易购体育消费报告》显示跑步机销量增长155%,在天猫《2019运动消费趋势报告》中显示,有超过5400万人购买了瑜伽装备。

而跑步机到货没两天就会变成这样:

我在互联网上运动,算“伪健身”吗?

成了晾衣架的跑步机

没有合适的运动场景极大的限制了运动人口的增长。疫情期间,有超过80%的人都表示自己更重视也更愿意运动了。其中一线城市的运动活力最高,北京、上海、广东和深圳的Keep运动指数位列全国运动城市排行榜前四。

我在互联网上运动,算“伪健身”吗?

 

中国人以“吃”为先,若运动不能达到目的,他们还会选择购买健身补剂来达到自身的目的。

淘宝《90后惜命指南》中指出,左旋肉碱增长69%、蛋白粉增长41%,90后购买占比皆过半。而欧睿国际数据显示,在2013-2018年间中国运动营养市场,通过电商渠道产生的零售额的复合年均增长率高达57%。

我在互联网上运动,算“伪健身”吗?

图源:欧睿国际

可高销量与国内浮动较小的运动健身人口渗透率并不匹配。多数购买者都冲着“加速脂肪代谢”的字眼购买。

因此我们给“伪健身”定义为:只愿意出钱,不愿意出力。而Keep主张的自律对于他们来说是痛苦的,更是不敢轻易承认的。

不过也有出了钱后,还是被各种困难拴住脚腕的健身者们,他们通常理由多多,钱也多多。

二、健康经济“举步难艰”?

在一则关于“真健身与假健身”的帖子中,出现了这样几条评论:

我在互联网上运动,算“伪健身”吗?

 

2020年受疫情影响,全国健身场馆都经历了不同时长的暂停营业,少则2个月,多则长达半年之久,这期间淘汰了不少经营状态欠佳的健身场馆。

据三体云动数据中心统计,截止到2020年12月,中国健身俱乐部门店数量约44305家,尽管比2019年的49860家下滑了11.1%。

中国整个健身行业的健身会员数约为7029万(不含港澳台),在14亿的总人口基数下,中国的健身人口渗透率为5.02%,环比去年增幅3.19%,从趋势来看,中国同美国、欧洲的差距在逐渐缩小。

我在互联网上运动,算“伪健身”吗?

 

那么刚开始健身的你,是否为了督促自己而购买高昂、专业的服饰、器材?现在的你后悔买它们了吗?

Keep现早已实现线上线下两手抓,不只打造APP,同时也成为新一代运动品牌的代表。在“Keep 2021 春响发布会”上,Keep 合伙人、副总裁刘冬透露:2020 年 Keep 在消费品业务上的销售额已达到 10 亿。

于是有人开始“煽风点火”:健身房是上个时代的东西,终将会被互联网健身拍死在沙滩上。这并不全无道理,限制用户去健身房的主要原因就是时间成本,比如小美就是因为离家最近的健身房在7公里开外,不仅来回消耗路程时间,甚至还要付出昂贵的打车费用,这两点足以劝退大部分人。

我在互联网上运动,算“伪健身”吗?

 

而互联网健身完美避开了线下健身房带来的弊端,根据智研咨询公布的数据显示,从2014年到2018年,在线运动健身用户的数量从1040万暴增到1.255亿人,5年的时间增长了将近12倍。

2022冬奥年更是掀起一阵体育热潮,运动经济不再单纯,冰雪经济横生。

截至2021年10月,中国居民参与过冰雪运动的人数为3.46亿人——1.61亿是南方人。真正实现了“带动三亿人参与冰雪运动”的目标。

我在互联网上运动,算“伪健身”吗?

 

在小红书上,南方滑雪相关笔记达10万篇。从过去眼巴巴看北方人滑雪晒装备、晒照片到现在亲身体验滑雪、安利雪场和五花八门的滑雪装备、激情分享滑雪教学视频……

抓住机遇的KEEP也没有落下这一大板块,不仅请来了著名运动员徐囡囡、世界冠军张义威,还推出了“速效全身燃脂-滑雪体式”课程,吸引了不少用户跟练。

我在互联网上运动,算“伪健身”吗?

 

“年轻人追求的是一种能融入日常生活的轻松感运动。” Keep内容产品总监马东雯在分析年轻人健身态度时指出。并且在去年8月更新了之前“自律给我自由”的口号,将其升级为“自律给我快乐的自由”。

可见Keep也意识到了低客存率的原因,通过打破“家居场景”,结合热点的同时略带趣味科普,以此便可以吸引更多的健身小白。

Keep是一个“过筛器”。它几乎是所有初步接触健身的小白的入门师傅,也是一场高难度的等级测验,能坚持半年的会员要么继续居家运动打持久战,要么变化需求转战健身房,但此刻的他们,都离不开这位入门师傅了。

“最让我满意的是,Keep会在运动时有旁白激励我,并且打卡社交让我产生我不是一个人的感觉。”做了10天帕梅拉运动的女生表示,“虽然很难坚持下去,但无疑,Keep会完全融入我日后所有的锻炼时间。”

我在互联网上运动,算“伪健身”吗?

 

居家运动靠的是自律,健康的体魄更是你需要自律的理由,此时的Keep为了扭转亏损,也算是使出了浑身解数,不过靠降价扩大营收,消费品之路并不好走,如何留住会员才是keep最需重视的痛点。

健身是为了改善自己的体质,提升自己的精神面貌。锻炼的同时还能增强你的毅力,但切勿操之过急,毕竟美好的东西都是值得等待的。

请相信只要坚持追寻自己的目标,不被挫折轻易打倒,保持好的体魄和对生活的热情,我们终将变得强大,生活也将牢牢掌控在自己手中。

关于健身,远不止表面功夫。

缩我,高速云服务器
实时掌握推广动态
让您深入了解用户,提高推广转化率
联系我们
    1.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
      联系客服
      常见问题
  • 公众号
    客服微信
  • 缩我短链接公众号 关注官方公众号
  • 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