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秀”消失后:恋综成代餐、推理爆发,明星导演今安在?

2022-03-08 15:11:18

阅读 382

 

刚刚过去的2月,综艺市场没有爆款,却有热点话题,而多重因素集中作用下的市场更可以视作2021年综艺变革期后的一份典型答卷。

日前,前芒果娱乐董事、芒果TV节目中心副总经理何忱出走创业的消息,震惊了市场。她曾打造了《明星大侦探》《密室大逃脱》《乘风破浪的姐姐》在内的爆款综艺。据媒体报道她已经成立了侦侦日上文化有限公司,新综艺或将于今年5月上线腾讯视频。

明星导演离巢创业并非新闻,何忱出走背后真正值得注意的是:曾经那批以谢涤葵为代表的明星导演创业记,似乎已然行至最惊险和高潮迭起的时刻。

“选秀”消失后:恋综成代餐、推理爆发,明星导演今安在?

最典型的,内娱告别S级选秀网综的第一年,市场表现如何?云合数据显示,《半熟恋人》《大侦探7》凭借1.53亿、1.25亿的正片有效播放登顶2月综艺榜单,也是仅有的两部破亿综艺。而去年同期,这一数量达到5部,上线半月的《创造营2021》《青春有你3》拿下了2.33亿、1.46亿的有效播放。

“往年这个时候,选秀就快第二轮投票了吧”、“没有选秀的春天好无聊”……颇显冷清的市场上,网友不时感慨。而曾经选秀链条上快速成为“网综新贵”的制作公司们,同样在面临变局:

“创”和“偶练”系列风靡时,都艳的七维动力、孙莉的好枫青芸、雷瑛的鱼子酱文化曾乘风而起,如今选秀消失她们又在做什么呢?

这只是综艺制作公司的生存缩影。2021年综艺市场的激变改革,成了昔日明星导演创业记的新“变数”,也让转型、探索的命题愈发严峻。而这其中,有人走着走着就掉队了,有人坚守赛道守好粮仓,也有人在缔造新的风口。

02

当风口消失:

选秀的“造神”与“沉寂”

2021年9月和2022年1月,有关机构两次叫停偶像养成类节目。而风风火火四年偶像选秀,快速的爆发与消失,对于综艺制作公司来讲,同样是一个“造神”与“湮灭”的过程。

“说起来好枫青芸和鱼子酱两个公司,最大的业务来源偶像养成节目制作没了,接下来要考虑怎么找补和转型了。”去年9月,有微博娱乐博主抛出了这一问题,当时并没有引发太多的关注。站在选秀消失一周年的节点上,再来审视这个问题,似乎就非常必要了。

“选秀”消失后:恋综成代餐、推理爆发,明星导演今安在?

好枫青芸的法定代表人是孙莉,她最为当下年轻人所熟知的标签,便是“创”系列总导演,在此之前她还是《我是歌手》等综艺的总编剧。2018年《创造101》收官后,孙莉离开都艳的七维动力,也就是当时节目的制作公司,创立了好枫青芸,成为之后“创造营”系列的制作公司,并于2019年10月获得腾讯投资。

一目了然的是,该公司仅有的制作履历也就是如此了,说是选秀风口下成长起来的综艺新贵,一点都不为过。只是超强的节目依赖性,也决定了它在风口消失后的困境:目前在网络上,很少能够找到关于该公司及孙莉在去年《创造营2021》宣传期之后的新信息。沉寂还是重生,仍是谜题。

相比之下,七维动力可能率先看到了“曙光”。《创造101》之后,虽然与优酷合作的《少年之名》反响一般,但其也去年与抖音合作推出了音综《为歌而赞》,成为抖音综艺的新标签。节目播出期间流媒体歌曲播放量超30亿,《海底》等歌曲实现出圈。从偶像选秀到音综,七维动力正在盘活新生命。

“选秀”消失后:恋综成代餐、推理爆发,明星导演今安在?

龙丹妮的哇唧唧哇,因为把持着“创”系列成团后的代运营权,是以也成为这一链条上的重要存在。不过在此之外,它同样有推出自己的选秀节目《明日之子》系列,如今这档节目已然走过了五季,不过同样面临着综N代影响力衰弱的问题:最新一季《明日创作计划》,豆瓣打分人数刚刚超过4000。

值得注意的是,去年哇唧唧哇将节目制作业务厂牌化,成立了哇唧制作,并推出了《毛雪汪》《大火之家》等年番综艺,虽谈不上爆款出圈,但在青年群体中的影响力同样不可小觑。马昊同样在采访中透露:“我们要把制作这块做大做强,有两个抓手,一个是音乐赛道,另外一个围绕年轻人的生活方式去深耕。”

“选秀”消失后:恋综成代餐、推理爆发,明星导演今安在?

腾讯系选秀制作公司现状大致如此,助力爱奇艺以《青春有你》系列坐稳偶像选秀江山的,则是鱼子酱文化。和上述公司的选秀基因不同,基于个人职业经历,雷瑛的鱼子酱文化最初的标签更多是亲子综艺,2018年的《偶像练习生》奠定了其在偶像赛道深耕的信心,此后的三季节目也佐证了其制作能力。

相比上述公司,鱼子酱文化堪称高产,“青你”之外,其还推出了《中国音乐公告牌》《奇妙的食光》等多档节目,只是距离爆款尚有差距。去年其打造的女性音乐竞演节目《爆裂舞台》、美食交友《请吃饭的姐姐》,播出期间影响力称不上出圈。“青你”之后,它所面临的更大问题是如何孵化新的头部爆款。

不过也有业内人士表示,市场管控主要针对的是打投等粉丝经济、以及非理性塑造偶像的过程,是节目模式所出现的问题,而真正有才华愿意为偶像事业付出汗水的年轻人仍然值得一个被看见的舞台,是以他猜测未来仍将会出现一些新舞台新节目。这或是如今失意的选秀制作公司埋头深耕、率先突破的新方向。

02

跑出擅长赛道的公司:

几家欢喜几家愁?

市场的不断洗牌,就是有的风口快速湮灭,有的风口正在极速形成。而对于综艺制作公司而言,尤其是在综艺制作领域沉浮多年的老牌导演和制作人来讲,同样是一次豪赌:跑出最擅长赛道之后的突破创新,会水土不服吗?

从《奔跑吧兄弟》中走红的“板娘”俞杭英,是幸运的。她所创立的原子娱乐,向市场交出的第一份成绩单便是拿下15亿播放量的游改综《王者出击》,虽然不足以称之为现象级但也算得上“开门红”。只是一个遗憾是,这档节目与其之后打造的《野生厨房》《女儿们的男朋友》一样,都未能成为得以延续的IP。

2021年,其与爱奇艺携手推出了《奇异剧本鲨》,只是相比同系列的《萌探探探案》以9.79亿有效播放跻身年度网综TOP1,该节目甚至并未跻身前20名之列。《美味夜行侠》《人间指南》等同样声量有限。从游改综到慢综艺、情感观察,原子娱乐的尝试是多元的,只是融入进更多当红元素的“原子娱乐出品”,仍未释放出让市场满意的影响力。

“选秀”消失后:恋综成代餐、推理爆发,明星导演今安在?

这种充满了变数的未来还有谢涤葵的皙悦传媒,从《爸爸去哪儿》走出来的爆款导演,一路上却充满了跌跌撞撞,政策的、市场的,直到去年才摸索出了一部社交实验性综艺《五十公里桃花坞》,不过这档节目在播出期间更多是话题前置,引发的争议不小。

和前两者的状态明显不同的,是严敏的闻脉文化、马东的米未传媒。严敏算是老牌综艺人体制内出走后半程的代表人物,但并不妨碍他迅速建立自己的江山。《戏剧新生活》豆瓣9.2分登顶国产综艺口碑榜,《德云斗笑社》《说唱新世代》等同样颇有影响力,今年其还将打造《新新游记》《半路惊喜》等新综艺。

和大多数综艺制作公司与视频平台相对稳定的绑定关系不同,闻脉文化与爱奇艺、B站、腾讯视频都有头部综艺的合作。更重要的是,这些综艺一经播出快速沉淀成了新的综艺IP,而这也将是其未来最具竞争力的关键。

“选秀”消失后:恋综成代餐、推理爆发,明星导演今安在?

马东的米未传媒,凭借《奇葩说》屡屡推动网综招商天花板,之后的《乐队的夏天》《一年一度喜剧大赛》同样快速在市场上掀起注意力浪潮,题材各有不同,但口碑与热度兼具。相比前几年在创新上的摸着石头过河,沉淀之后的米未传媒更精准得感知市场脉搏,新IP的沉淀也给了其更富裕的时间去发展。

同样是现象级户外真人秀的缔造者,在互联网时代的试水成果却截然不同。在他们的身上,或许更多让市场感知的,是题材风口是伪的、过往辉煌是伪的,只有内容为王是真的,而新作品能否沉淀为新的综艺IP,才是公司发展的关键。

03

赛道“坚守者”和“掉队者”

坚守在最擅长赛道里进行创新,是一张相对安全的牌,但想要打出名堂同样不容易。这两年频繁被当作正面案例的,自然是深耕喜剧赛道的笑果文化。《脱口秀大会》的沉淀后再爆发,直接助推了脱口秀浪潮全面席卷市场;不过其同样在今年面临新喜剧综艺爆发、《吐槽大会》IP焕新等考验。

“选秀”消失后:恋综成代餐、推理爆发,明星导演今安在?

同样颇具厂牌效应的还有深耕慢综艺的合心传媒,其背后正是《向往的生活》导演王征宇。公司代表作还有《幸福三重奏》《哈哈哈哈哈》,不过前者在去年开始便已经暂停,连续的艺人塌房事件也在消耗IP好感度;后者作为户外真人秀的新IP,同样聚拢了一部分忠实粉丝。

被调侃为选秀“代餐”的恋综,CP文化强势崛起缔造风口。这其中,曾打造了《我们恋爱吧》《新相亲大会》的聚仁小美,与优酷合作推出了《怦然心动20岁》,口碑良好。不过无论是去年的《离婚爱人》,还是今年的《半熟恋人》《没谈过恋爱的我》,恋综已然进入题材深创期,自然也将带来制作公司的新一轮洗牌。

凭借一档《拜托了冰箱》以小博大的市场佳例视盐传媒,不仅去年的冰箱轰趴季遭遇危机,恋综《喜欢你,我也是》也在两季之后出现断代,但也恰恰是去年,恋综市场出现了大量的新节目,进一步挤占了有限的市场空间。打造《心动的信号》系列的唯众传媒,所面临的同样是恋综同质、嘉宾塌房的问题。

曾经凭借着《我和我的经纪人》《这!就是灌篮》等在职场综艺打下一片天地的日月星光,在当下推出了《一往无前的蓝》,以消防新生的养成聚焦消防和消防员,节目影响力还待发酵。其在去年打造的《最后的赢家》,则是与爱奇艺合作的推理综艺。

在最擅长的赛道上不断拓展布局,不失为题材细化、分众时代的良性发展策略,只是过度依赖某一IP或是题材,也意味着更容易被市场所左右。有一批综艺制作公司,走着走着就掉队了,比如曾经打造《火星情报局》的银河酷娱,虽然在前两年再度回归,但仍然困于影响力而没有后续。

两个需要注意的问题是,其一,当疫情、政策、市场等集中作用时,综艺制作公司也在面临空前的考验,当然也有一些中小制作公司,在抖音、快手持续加码微综艺的情况下,尝试着转移战场。只是像灿星制作、七维动力这样曾打造过头部综艺的制作公司同样在入局,或许抢占先机可以有,但最终仍是内容为王的舞台。

其二,综艺市场的招商环境愈发严峻,《半熟恋人》的裸播到底背后是高歌文化在综艺市场上的刚刚展露头脚;相比之下,综N代的招商情况稍显乐观。换言之,未来的资本市场必将更加青睐于拥有头部成熟IP、可以稳定输出优质项目、且具有大型项目操盘能力的团队。留给新生制作公司的时间不多了。

市场已然进入新一轮更严峻的优胜劣汰中,对于综艺制作公司而言,这轮大考不再依托曾经的辉煌战绩、个人IP,更多是客观可落地的研发能力、行业资源、商务资源、艺人统筹能力等。而未来谁主沉浮,答案正在揭开。

 
缩我,高速云服务器
实时掌握推广动态
让您深入了解用户,提高推广转化率
联系我们
    1.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
      联系客服
      常见问题
  • 公众号
    客服微信
  • 缩我短链接公众号 关注官方公众号
  • 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