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卖公众号运营者:“我靠外卖返利,在北京买房”

2021-12-27 18:42:41

阅读 697

“自己一个人做,一天几千收入,我已经在选北京的房子了。”一个外卖返利公众号运营者在“外卖CPS推广经验交流群”说。

所谓外卖CPS,指的是外卖返利系统,用户通过外卖公众号领券下单,公众号就可以获得返利。

12月上旬,微信对外卖优惠券公众号进行了整改,不少外卖类公众号都被封禁。

外卖公众号运营者:“我靠外卖返利,在北京买房”

在整改公告的评论区,外卖公众号运营者怨声载道,大家纷纷调侃“提前放假过年了”,还一批人趁机在吆喝回收公众号。

外卖公众号侵害了谁的利益,为什么要封?

外卖公众号运营者小杰对剁椒TMT表示,其实这次封号,主要针对的是推送消息骚扰用户的行为。

在整改压力下,不少外卖账号已经停止推送了,但是这并不耽误大家入局。小杰认为,外卖公众号的价值并不在于靠外卖返利挣钱,而是通过公众号吸纳大量粉丝,转化为自己的私域流量,然后做淘客。

一、外卖公众号的雷点在于骚扰用户

“刚开始知乎上一大批软文,我都不屑一顾,没想到自己也开始搞这玩意了。”小井最近刚开始做外卖公众号,他觉得自己入局晚了,在没有花钱做线上推广的情况下每天只能涨一两百个粉。

外卖优惠券这件事开始露头,是在2019年。

目前主要有直销和分销两种模式。

直销:

就是直接通过官方返佣平台的链接获取返利,饿了么的返利链接在淘宝联盟领取,美团外卖是在美团联盟。

除了平台的佣金外,商家为了推广店铺,在平台的基础上也会自己加佣金,小杰见过最高的甚至达到90%,“不过只有饿了么商家会加佣金比例,美团商家一般不会,主要是因为他们平台的抽成比较高,商家再加佣金就亏本了。”

分销:

用小杰的话说就是“与其说是分销,它的模式其实更像是传销。”

外卖公众号运营者:“我靠外卖返利,在北京买房”

为什么这么说呢?

在直销模式下,饿了么的保底返佣比例是6%,美团此前跟饿了么一样,不过从今年6月起降到了3%。也就是说,如果用户在公众号领券后点外卖,一份20元的外卖,公众号可以从平台方拿到保底的0.6元或1.2元。

而在分销模式下,用户可以成为团长,团长发展下级成员,这时上级成员就可以赚取推广奖励。

外卖公众号运营者:“我靠外卖返利,在北京买房”

以公众号“外卖券儿”为例,平台会员分为普通会员、合伙人和平台股东三个等级。普通会员注册即可,邀请一级会员和二级会员分别可以拿到外卖佣金的35%和15%。合伙人需要直推15个有效用户,这一层级的收入在普通会员的基础上,还能拿到下级合伙人中8%的奖励,也就是说当下级合伙人每获得一元佣金,上级就能抽走8分钱;平台股东拿到佣金抽成更多,但是要求拉到的人头数也更多。

在小杰看来,这种模式主要靠发展“下线”赚钱,“上层可以躺着赚钱,而下层需要想办法做推广,只有别人用你的链接点外卖,你才能赚钱,赚到的佣金还要被上级层层分走,到手就不剩多少了。”

为了吸纳更多人加入,平台们会开招商会,由于底层出力还不挣钱,人员流失得非常快。“你如果没有新用户去补充,这个单量它是一天一斤少的断崖式的那种,”小杰说,“我的一个朋友,花了十几万租店面,又雇了十几个人拉人头,拉了1万多人,每天返利只有100多块钱,最后只能赔本离场。”

今年以来,入局外卖公众号的越来越多,在激烈竞争下,公众号为提高用户使用频次,会频繁给用户推送消息。

这次微信的管治,针对的正是这种频繁骚扰用户的行为。据微信团队公告显示,目前主要有两种违规,一种是以任何形式诱导用户点击菜单栏、回复文本内容等;另一种则是在用户无接受服务意愿的情况下,发送营销内容。

二、获客成本一年翻十倍

在微信发布整改公告后,各个外卖公众号的推送频次明显减少了,这直接影响了返利收入,于是有一批人开始卖号,打算退出这个领域。

做外卖公众号,盈利的根本在于流量,为了引流,公众号们把广告铺满了互联网。

外卖公众号运营者:“我靠外卖返利,在北京买房”

“外卖一定不要直接点,像我这样才是最香的,根本花不了多少钱,关注XX公众号,每天都可以领大额优惠券。”相似话术的视频在抖音动辄就会刷到,在小红书、知乎等社交平台上,外卖优惠券的广告也无孔不入。

外卖公众号运营者:“我靠外卖返利,在北京买房”

小杰是去年9月开始做外卖公众号的,尽管不是最早的一批,但也处于流量红利期。前期投放信息流广告的成本,只花了两三个月就回本了。

在流量攻势下,如今线上获客几乎到了天花板。

一方面通过信息流获取的用户同质化严重,对广告投放的依赖性也强,粉丝忠诚度低,一旦停止投放,佣金下滑就会很明显。

另一方面,现在的获客成本越来越高了。小杰说,自己去年刚开始做的时候,获客成本差不多是每人一元,现在线上投放几乎饱和,单人获客成本甚至能达到10元,回本周期也要以年为单位计算。

于是,大家开始探索其他获客渠道。

小杰认为一线城市外卖公众号已经覆盖比较完全了,但二三线城市还有很大开发空间,并且线下还是一个比较空白的市场,目前很多人开始在尝试地推。

从最开始漫无目的的扫楼式地推,到现在很多人已经找了更节省成本的方式——从骑手和商家突破。

骑手可以发展为分销模式中的一环,在配送外卖时放入外卖优惠券的广告卡,用户用该公众号点外卖时骑手也能拿到分佣。于商家而言,这是一个免费的曝光、引流渠道。

三、外卖公众号的归宿是淘客

做外卖公众号当然不是只为了赚外卖返利的钱,“是你要利用商家的流量入口来积累你的初始粉丝数量。然后要懂得运营和激活。利用好这批人去谈判。”小杰说。

所谓运营和激活,就是要把这些粉丝转化成“更好割的韭菜”。比如在引导用户用公众号点外卖外,还可以通过公众号的链接进行网购,也就是做淘客。

但是对做直销的个人来说,这样的转化过程并不容易实现。

小井最近刚开始自己做号,此前他主要是在帮其他公众号做地推,在积累了一批商家资源后,他觉得与其给别人做嫁衣,倒不如自己做号。

做个人账号的入门门槛并不高,有一点的初始资本就可以,申请链接、配置服务器、买程序等一些流程下来后,就可以做一个自己的公众号,不过天花板也低。自己做,纯外卖收入自己赚个几千很容易,但是要做其他的业务就要团队了。

外卖公众号运营者:“我靠外卖返利,在北京买房”

小井猜测,可能不久之后很多个人外卖公众号就会被关停,“这玩意因为外卖红包而吸引的客户,转本地生活和电商对于我们这些个人来说有一定技术和资金门槛,玩不动。”

一位老淘客分享了自己的模式:“我们是做本地生活服务的,有大量的餐饮娱乐行业的甲方,通过我们的一些运作,可以把他们的客户转化到我们的公众号和微信群。所以严格来说我们并没有任何的品牌知名度和用户粘性,客户关注可能更多的是因为有好处。我们现在小程序是做外卖的,但是这个小程序只是用来赚CPS的钱,不是我们的根本目的,我们的目的是把粉丝引流到了微信群和公众号。”

小杰也不看好外卖CPS的未来,在他看来,淘客活这么久是因为淘宝都是引导商家自己做CPS,而美团、饿了么现在属于存量市场运营,现阶段外卖CPS的返利主要来自平台自己,而平台不可能永远在这里砸钱,只有让外卖商家自己花钱做CPS才可能会继续下去。

从目前平台的动作来看,的确在发展商家做私域社区。

美团外卖的一些商家已经开通了粉丝福利群,商家会在粉丝群内发放优惠券、限时秒杀等福利。

“我也不知道外卖CPS还能做多久,平台一断就没了,所以要利用好红利期好好做,重点是要用户习惯用你的东西,这样转型时就没那么难了。”小杰说。

缩我,高速云服务器
实时掌握推广动态
让您深入了解用户,提高推广转化率
联系我们
    1.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
      联系客服
      常见问题
  • 公众号
    客服微信
  • 缩我短链接公众号 关注官方公众号
  • 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