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该“以善促善”

2022-01-06 16:22:21

阅读 636

互联网思想家伊藤穰一曾在著作《爆裂》中提到,数字技术的发展,出现了很多意料之外的“副产品”,他期望能“与其他人一道,齐心协力将钟摆拨回另一方向,证明互联网之弧真的会偏向正义。”

互联网之弧偏向正义的内在要求,就是要向善而行。

而踏足公益,就不啻为回调互联网外部性钟摆的直观方式——它会以向善之力,抵御着技术伴生的弊端,消解着技术带来的鸿沟。

这些年来,互联网对公益的改变已是肉眼可见:它让公益变得随时随地随手皆可为——日捐、月捐、零钱捐,都没问题;人人公益、随手公益、指尖公益,蔚为风行。

“公益,不是一个人做很多,而是每个人做一点点”的愿景,正被互联网解锁。

但互联网技术进步带给公益的影响,绝不只是传播形式与捐赠方式之变。

可以看到,从移动支付工具、社交场景,到云、AI、区块链等,越来越多的新技术新模式被引入公益领域。

这些可以让公益实现更有深度、广度与厚度的连接:不止可以To C,还可以To 公益组织与商家;不止能打通“消费侧”,还能链起“产业端”,进而凭着技术与公益的创新协作,更好地实现价值共生共融共创。

某种程度上,这也是科技公益进阶的方向:要秉持大公益生态思维,通过多维度创新,把平台和公益机构、商家、用户的力量连接在一起,协力解决人类发展、人们生活面临的许多问题难题。

究其要害,则在于四个字:开放共建。

一、开放共建的特征

开放共建,是互联网公益的升维之道、进阶之路。

如果说,公益有“大航海时代”,那必定是互联网开启的。

中华社会救助基金会秘书长胡广华曾将公益分为三个层次:

  1. 就是人们常说的救急救难,积德行善,如过去的富人施粥,如现代慈善中的各类救助项目。
  2. 是部分NGO、NPO对社会问题的专业化求解,对应的公益形式包括社会影响力投资、公益信托、社会创投等。
  3. 则是用科技进步去增进社会公平正义,推动社会文明进步。

在他看来,互联网的作用尤为重要——互联网的本质和公益的本质同出一辙,指向的都是让世界变得更好。

无独有偶,清华大学公益慈善研究院副院长邓国胜曾提出“公益4.0”的概念。

他认为,公益1.0时代,公益约等于简单捐赠、输血式扶贫;2.0时代更注重被救助对象能力的提升,从输血转向造血;随着“互联网+”的引入,企业搭台公众参与之下,公益进入“全民参与”的3.0时代。而在以数字化、平台化为特征的公益4.0时代,商家可以自己去设计新的公益项目,更多地成为公益事业的主体,跟慈善组织、平台机构一道整合资源,推动公益事业的发展。

互联网平台,依旧绕不开。

大而化之地讲,公益发展可以分为两个阶段:

BI(Before Internet)时期:

公益以救急救难、捐物捐钱为主,成熟形态是组织化公益项目。

AI(After Internet)时期:

公益渐次去中心化,日益嵌入大众生活,参与门槛大幅降低,参与主体迅速扩大。与之俱来的,是公益的价值创造模式发生改变。

小朋友画廊、捐步数、救命文档……这些皆可成公益。

以捐步数为例,这其实就用零负荷设计最大程度地降低了公益参与门槛,以创新性的“走路捐”办法建立了可持续的公益参与模型。

在河南暴雨期间流传的那份“救命文档”,也以“共意动员”的方式激活了散落坊间的公益力量,让公益从“道德驱动”变为“内心牵引”。

而赋予它们“魔力”的,正是科技公益的“开放共建”特征。

二、开放共建的实施

到乡村支教是公益,保护环境是公益,驰援灾区也是公益。

公益的涵括面很广,但正如凯文·凯利说的那样:没有一个人能够实现人力可及的所有目标,没有一项技术能够收获科技可能创造的一切成果。

公益也是。公益需求存在于各个领域、涵盖了很多方面,没有一个人或一家企业,能够独力解决所有问题。

科技公益搭建的“开放共建”架构,也是由此延伸。它着眼的,不是“单干”,而是通过平台能力的开放,带动多方共同为社会创造价值增量。

用CSR化表达,就是“搭建生态鱼塘”。

资深公益人士李一诺曾说过:我们可以分成三个层次来看(公益),第一个层次是授人以鱼,第二个层次是授人以渔,第三个层次是如何去建立这样的生态鱼塘。

建生态鱼塘,就是要将社会价值创造从单一社会个体、线性价值链拓展到价值网。

近些年,科技公益以开放共建模式,极大地撬动了大众参与公益的积极性。

像那些“随手捐”,就得到了大量网民的行动响应,也起到了汇涓滴为江河的效果。

但科技公益的开放共建,不只要面向C端用户,还要伸向B端的供给端与产品侧。

某种意义上,科技公益也需要引入“产业互联网逻辑”——互联网平台要面向产业端做深价值,将自身变身插口,实现“U盘化存在”,通过技术加持带动价值共创。

很多公益机构想提效增能,但苦于技术匮乏、资源不够怎么办?

那就搭建开源性技术底座与开放性资源接口,帮它们提升能力、拓宽资源。

三、技术支持

在这方面,作为科技与公益“连接器”的腾讯,就先行迈出了很多步子。

用跨年龄人脸识别技术帮助寻回多名走失儿童;用集AI知识图谱、模型搭建等功能的数字化工具箱保护雪豹;用天籁AI降噪技术为听障人士解决辨听难题;在微信上远程为环卫工人捐赠爱心餐……

身为“公益行动派”的腾讯,向来秉持的公益切入路径就是:以数字科技为核心能力,通过技术创新与协作解决社会痛点。

它的开放共建,Cue的不只是普通用户,还有那些组织、机构。

半个月前启动“腾讯技术公益创投计划”,通过技术开源、资源连接、资金扶持帮公益组织和公益类单位提升运营效能,就是一次探索。

12月23日,由全国妇联宣传部指导,腾讯公司联合中国儿童中心主办,企鹅伴成长、腾讯华东总部、腾讯SSV创新办学实验室、企鹅爱地球、腾讯优图实验室、腾讯云AI、腾讯云微搭承办的第二届腾讯Light·公益创新挑战赛启动,又开启了新一轮探索。

活动聚焦儿童安全保护/教育、素养教育、生物多样性保护/教育三大极具“科技向善”视野的赛题,邀请社会各界参赛者通过腾讯云微搭低代码、腾讯云提供的AI技术,以小程序、H5或PC Web网站的形式打造创新应用,助力儿童安全保护、素养教育、生物多样性保护。

你缺技术?

我这有,免费用。

你缺资源。

拿去拿去别客气。

它不仅是把技术开放给那些公益机构和个人,还会提供一套运转模式与解决方案,提供一种持续的动态服务。

用开放性的低代码,将这些主体链接到科技公益的圈子里,让它们有能力用科技助益公益,则是赋能支点。

说到“低代码”,很多圈外人一脸懵。

简单来说,就是能用来低成本开发技术应用的工具,你用拖拉拽方式就能快速完成应用的开发上线——就像“码乐高,搭积木”一样。

这样一来,即便你不是专业的程序员,只要有基本的编程基础,也可以开发应用,把手头事务与长尾工作数字化,让自身效率大幅提升。

在数字化时代,很多企业都需要那些应用程序,以满足协同办公或连接用户需要。咨询公司Gartner曾预计,2021年市场对于应用开发的需求将5倍于IT公司的产能。

很多公益机构也是。它们也想建站,但成本高企。

在此情形下,腾讯把低代码用在公益上,利好就摆在那。

你想搭建儿童安全保护方面的页面,但没有太多的编程经验,或者担心成本太高?

没事,可以依托腾讯云微搭低代码。

本质上,这就是通过开放共建的方式,向多方开放云端AI能力和平台资源,让无力者有力,让缺技术缺资源的公益机构有技术有资源可用。

值得一说的是,在去年底开启的首届腾讯Light·公益创新挑战赛中,就有3千多名参赛者利用腾讯的云端AI能力,快速开发出很多公益小程序。

有的利用图像识别+语音技术,把图片中看不清的文字朗读给老年人,帮他们更方便地使用网络。

有的利用图像识别、机器学习等能力,实现对中华白海豚的个体识别,给科研追踪和动物保护提供了帮助。

而这些开发者,大部分都是程序开发的初学者。

四、社会多方面支持

不光自己用技术创新协作助推公益,还要通过开放技术助力社会多方践行公益……这走的是“开放共建”的共建公益路径。

本质上,完善的公益作业链条,就像马拉松接力赛。

它需要足够的参与者来接力和聚力,将技术与公益更紧密地联结。

像腾讯这样,以开放共建方式提升公益机构、用户的公益行动力,就有助于营造全新可持续的科技公益生态。

这提升的,是去中心化的公益网络上那些分散式节点的公益连接能力;体现的,则是“CBS(用户、产业、社会)三位一体,相辅相成”的理念。

在很多企业仍推崇“以商业的方式做公益”的当下,这显然是更进一步。它可以跟腾讯两年前提出“科技向善”使命愿景、今年将“推动可持续社会价值创新”写进公司战略的背景合一审视。

五、结语

影响力投资者保罗·米勒曾说,“希望确保技术公司专注于回馈世界,而不仅仅是占领我们的屏幕时间。”

该怎么回馈世界?

以腾讯为代表的互联网大厂,就用开放共建给出了答案。

答案裹着的底色,就是科技向善。

科技向善,最重要的,不是定义“善”,而是推动“向”。

而“以善促善”——将技术基础设施开放给社会多方,提升公益行业的AI能力与生态效率,做大公益鱼塘,画大公益同心圆,就是推动科技向善的积极探索。

这样的进阶版科技公益,也验证了一点:

科技不是无情物。

它可以以善为本,向善而行。

缩我,高速云服务器
实时掌握推广动态
让您深入了解用户,提高推广转化率
联系我们
    1.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
      联系客服
      常见问题
  • 公众号
    客服微信
  • 缩我短链接公众号 关注官方公众号
  • 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