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岩不年轻,陌陌也已老

2022-03-09 15:57:30

阅读 675

近期,据多家媒体报道,已更名为 “挚文集团” 的陌陌正式启动港股二次上市计划,保荐人分别为高盛和中金。IPO 时间点或在半年到一年内。而陌陌对此消息 “不予置评”。

这个 “陌生人社交” 巨头,近两年的情况不容乐观。据陌陌最新业绩报告显示,2021 年第三季度净收入同比下降 0.2%,净利润从 2020 年同期的 4.57 亿元人民币降至 4.03 亿元人民币。

陌陌在美股一直命途多舛,从 2014 年上市时不被看好,到 2018 年因踩中秀场直播风口,市值狂飙至百亿美元,又被做空机构导致股价跳水,再到近期因监管增长问题,市值已下跌到目前的不足 20 亿美元。

唐岩不年轻,陌陌也已老

▲图:陌陌最新市值

现任 CEO 王力曾对外表示,“因为我们在美国找不到对标物,其实非常吃亏。”“我觉得我们股价被低估了,但别人可能觉得被高估了。” 

毫无疑问,陌陌的瓶颈期已非常明显。可以推测,即使陌陌回港上市,也很难获得认可。参考同样倚重直播收入的映客,目前市值只有 42 亿港元。

艰难转型路

陌陌一度踩中两个重要风口。

一是最初的陌生人社交,当国内还没有一个广泛使用的社交工具,陌陌靠着创始团队的韧劲,迅速使用户突破 1000 万,并持续提升,这种差异化市场定位避开了腾讯等主攻熟人社交的竞争者,也让陌陌在上线三年后就快速上市。

二是在 2017 年左右开始入局秀场直播,在 “千播” 大战中,不少直播平台快速发展,并获得资本青睐,融资上市。陌陌也快速转型,凭借用户体量拔得头筹。

但陌生人社交让陌陌 “毁誉参半”,大众认知中,陌陌被看作 “约炮神器”,虽然具备足够的吸引力,但意味着可能的色情相关风险。同时,最初基于 lbs 的设定,陌陌前期一直是功能性社交,彼时唐岩也曾认为社交的最好方式是线下,产品设计上更多聚焦在让陌生人相识,而非基于兴趣的沟通交流。这也导致陌陌用户时长普遍不高,MAU 停留在千万,不利于用户留存和广告等商业变现。

2016 年前后,陌陌升级 APP,加入直播、聊天室等功能,提升了用户时长。此后直播打赏收入逐渐成为陌陌收入主流。根据当年财报,直播营收在陌陌整体营收占比从 30.65% 快速提升至 79.15%。2018 年后,直播收入占比已超过 80%,MAU 迅速破千万。借助当年秀场直播的热度,陌陌市值迅速上涨超过百亿美元。

此后,陌陌成为一个主营直播,同时具备社交功能的软件。更是依靠美女主播和金主爸爸打赏,营收大幅提升。陌陌在 2015 年首次实现盈利 1370 万元,而到了 2019 年,盈利已增至 29.71 亿元,净利润增长更是接近 300%。2017 年底到 2018 年前两季度,陌陌曾连续三季度实现营收和净利翻倍。

唐岩不年轻,陌陌也已老

▲图:陌陌下载页面

然而,风口总会过去。

2018 年,直播短视频风头正劲时,由张小龙(微信)、宿华(快手)、唐岩(陌陌)、奉佑生(映客),四位湖南人构建的社交帝国,现已折损大半。微信用封杀外链的方式,封掉了几乎社交新产品的 “路”。没有熟人关系网,很多做兴趣社交的网站只能从零起步。一波针对社交的创业热潮很快被 “熄灭”,包括罗永浩、字节跳动等产品都无果而终。

彼时,陌陌收购陌生人社交 APP 探探,这个与 Tinder 十分相似的陌生人社交工具,通过 “划一划” 形式,得以在年轻人之中风靡。探探也在微信 “封杀” 过程中得以幸免,但大多沦为微信 “前台”,更多陌生人从社交网站认识后,就会转到微信聊天社交。陌生人社交的用户增长和盈利天花板被大幅拉低。

与此同时,到 2019 年,秀场直播整体走上下坡路,YY 直播用户增长平缓,映客每月付费用户下降,虎牙、斗鱼等直播平台更聚焦在游戏直播,接受腾讯投资,成为游戏的下游宣发终端。

由于直播打赏依然是 “简单暴利” 行业,通过与主播五五分成,大部分直播公司可以保持不错的现金流,不至于陷入电商、O2O 等上市公司的烧钱亏损等困境。但二级市场的信心早已不在。到 2021 年,陌陌的市值一度跌至不到 20 亿美元。

同时,随着抖音、快手等平台的快速崛起,直播不再是老牌秀场的专利。这些动辄日活破亿的头部 APP 产生巨大的 “虹吸” 功能,吸走了很多优秀主播和付费金主们。

根据财报数据显示,2018 年,陌陌付费用户增速首次破 20%,随后仅过了两个季度,付费用户增速便出现停滞。到了 2020 年二季度,陌陌付费用户 890 万,仅相当于 2018 年三季度的水平。

2021 年第二季度,根据陌陌财报,陌陌净利润继续下滑 3.4%, 直播服务与增值服务付费用户为 1260 万(去重后数据),同比减少近 20 万;探探付费用户为 350 万,同比减少近 70 万。同时,陌陌主 APP 的月度活跃用户为 1.153 亿,而 2018 年这一数据已达 1.133 亿,这意味着陌陌月活增长早已触及天花板。

陌陌的转型迫在眉睫。

2021 年 8 月 2 日,北京陌陌科技有限公司宣布正式将法定名称从 “Momo Inc.” 更改为 “Hello Group Inc.”,母公司正式宣布启用新的中文名称 “挚文集团”。

现 CEO 王力在接受采访时说,“(陌陌)原来的边界就是社交。我要做的话,会想办法拓展边界,不拘泥于社交,我希望对我们公司的定位,未来不是只聚焦在泛社交、泛娱乐,而是聚焦更长远的发展,去思考业务的边界在哪儿。”

负面缠身

陌生人社交、直播衰落的大趋势外,近年来陌陌也一直深陷色情和诈骗丑闻。

2015 年 3 月 13 日,北京市文化市场行政执法总队对陌陌进行 60000 元罚款并要求其立即关闭传播淫秽色情信息并删除相关族、组、群。2019 年 4 月 28 日,探探也因同样的原因被全面下架,随后 5 月 10 日,探探发布公告称,软件中类似 “朋友圈” 功能的社区、动态、朋友圈功能将暂停更新一个月。

下架前,有地方媒体报道,用户利用探探平台发布网络招嫖信息,报道援引相关用户反馈称,“涉黄用户把招嫖的微信号和 QQ 号发布在头像和签名上”。

唐岩不年轻,陌陌也已老

▲图:探探左划 PASS,右划 LIKE

此后,也有媒体进一步曝出,探探也是东南亚 “杀猪盘” 的一个据点,很多人以 “谈恋爱” 为由接近用户,并骗财骗色。

在东南亚盘踞着大量赌场,由于线下生意不景气,很多人把生意转到线上。杀猪关键是 “养猪”,所以婚恋交友网站和聊天交友工具、聊天剧本被称为 “猪圈”“猪食槽” 和 “猪饲料”。赌场会有专门的人物色合适的 “猪仔”,获取账号信息,再派人以谈情说爱为由吸引赌博。

一位在上海工作的护士王女士曾分享受骗经历,在探探上结识一位男性后,男方一直引诱她赌博,最开始只是骗她说几百元,但后期的充值金额由 500 到 5000,后来越来越大,“前前后后加起来快 200 万了,中间钱不够还有各种网贷。他一定要我一次性充值 50 万才带我。我想着刷够了流水提现我能及时止损,结果全部亏进去了。”

自媒体 “浑身铜臭” 曾专门在探探上进行过调研,其在购买探探季度会员一天后,一共匹配了 246 个人,其中添加微信 30 人,直播 “托” 15 人、游戏 “托” 5 人、影视骗局 2 人、博彩引流 2 人、零食 “托” 1 人;真人 5 人,有交友需求的仅为 3 人,其中还有 2 人分别是头条产品经理和某出海公司的实习生,均是在体验社交类产品。“浑身铜臭” 表示,这相当于在 24 小时内遇到了 25 个骗子,比例相当高。而在这些非真人中,有体验的人称,还未必都是人,有时候可能只是代码。

唐岩不年轻,陌陌也已老

▲图:陌陌聊天页面

除了 “杀猪盘”,“卖茶女” 和 “炒股群” 诈骗也很常见。比如探探的 “匹配网友” 用帮助理财的借口,让受害人重金购买股票,其实是股票知识内盘交易,也有受害人因此亏掉全部投资。

反思背后各种负面缠身的原因,其实在 2018 年 2 月被陌陌收购前,探探的商业化手段只有付费会员一项,且用户付费习惯未广泛形成,距离盈利尚有距离。完成收购后,唐岩曾提出要让探探大规模盈利。

在加强商业化探索的同时,探探的 “安全性” 却远没有达到预期。比如注册会员就可以随意更改地理位置,比如头像审核不健全等,给了诈骗可乘之机。

负面新闻充斥网络,也为快步奔跑到陌陌按下了急刹车,2019 年后,陌陌的用户数量和月活都出现不同程度的下滑。

唐岩和陌陌一起老去

2020 年,41 岁的唐岩辞去陌陌董事长的职位,退居二线,很少再公开露面。在当时一波退休大潮中,人们讨论唐岩时,津津乐道的是他年轻时打人、被捕等 “痞子” 行为,却很少讨论他在陌陌发展中的得失。

随着唐岩退休,陌陌也不再年轻。

根据百度指数人群画像显示,如今使用陌陌的人群主要以 30~39 岁人群为主,陌陌需要寻找新增量,尤其各大互联网公司正在争抢下沉市场和年轻市场,陌陌不是没有过动作,但收效甚微。

期间,陌陌一度依靠直播获得充足资金,也曾通过收购和部门孵化,打造 APP 工厂模式,不断推出包括哇偶、芒西、是他、ZAO 等多款相机、社交、短视频相关应用。

但大多没有激起水花。究其原因,这些产品市场上有诸多替代品。即使前期通过砸钱宣传、买榜,获得一定的下载和用户,但缺乏后续发展潜力。

唐岩不年轻,陌陌也已老

▲图:目前流行的聊天梯队

陌陌"陌生人社交霸主"的地位,面临着 “更年轻” 应用的挑战。陌陌上的 “屌丝” 属性一直被很多年轻人诟病,主打精英的 “探探” 也因与陌陌合并而被质疑用户体验下降。根据王力此前采访,陌陌所处的移动互联网行业已经进入 “中年”,与大部分互联网产品一样,面临着移动互联网红利的枯竭。

后浪正在勇猛冲塔。

2021 年,聚焦陌生人社交的 Soul 正式向 SEC 提交了招股书,申请在纳斯达克上市。同样定位于陌生人社交,Soul 成立仅六年,用户数量便突破 1 亿,估值最高达到 20 亿美元,已超过陌陌当前市值。

而陌陌新任 CEO 王力也不算年轻,只比唐岩小三岁。作为陌陌的创始成员,曾担任 COO、总裁,一直是商业化、产品等领域的重要负责人。他曾主导的热门换脸 APP ZAO,并没有进一步突破。

回想 2014 年,陌陌在纳斯达克上市时,今日头条才上线不久。而到了 2022 年,字节跳动已是估值千亿公司。

陌陌也曾像字节系一样,广泛投资和扩张,但总体并没有很好的收益。比如设立陌陌影业,进军影视制作,唐岩还频频在电影节现身;合并酷博特文化,成立游戏部门等。根据挚文集团成立的规划,要打造影视、娱乐综艺、艺人经纪联动的文娱公司。

对比字节系,旗下的 FaceU、剪映等 APP 走红,更多是依托于成熟的抖音平台导流。另一方面,相比程序员出身,一直致力于研究硅谷大厂的张一鸣,媒体人出身的唐岩少了一些极客范儿和高瞻远瞩的能力。

当字节开始布局办公社交产品飞书,当张一鸣辞去字节跳动国内业务,专心发展 TikTok 并做到北美下载排行榜第一时,陌陌依然聚焦在走下坡路的文娱产业。

但至少,因拥有良好的现金流,陌陌还有放手一搏的机会。根据财报显示,截止到 2020 年 12 月 31 日,陌陌持有现金、现金等价物、定期存款和短期存款、限定性现金金额为 164.823 亿元。2020 年全年,经营活动带来的净现金为 30.809 亿元,资金流动性良好。

但无可否认,曾辉煌一时的陌陌,已经老去。唐岩退休后,这种"衰老"的命运没有逆转。回港上市命运如何,很难预料。

 
缩我,高速云服务器
实时掌握推广动态
让您深入了解用户,提高推广转化率
联系我们
    1. 电话:400-001-9255
      联系客服
      常见问题
  • 公众号
    客服微信
  • 缩我短链接公众号 关注官方公众号
  • 联系客服
  • 400-001-9255 全国免费热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