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站加码直播虚拟形象,虚拟主播要崛起了?

2022-03-14 13:42:40

阅读 726

 

近日,上海迁誉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简称:迁誉网络)发生工商变更。成都峰睿天投创业投资中心(有限合伙)等三家合伙企业退出股东行列,新增B站关联公司上海幻电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为股东并全资持股;同时,法定代表人由汤家骏变更为郑彬炜。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B站全资入股迁誉网络科技的前一天,B站正式推出“虚拟主播”直播分区,bilibili直播娱乐分区增加了“虚拟主播”子标签。

此番收购被业界认为是B站在虚拟直播领域的一重大布局。重金押宝,B站这回真能押对吗?

B站布局时间较早

企查查信息显示,迁誉网络曾用名“杭州亿真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9年,注册资本376.25亿人民币。是一家专注于虚拟形象孵化与虚拟社交的新型互联网公司,公司旗下项目包括3D虚拟偶像直播软件、虚拟形象面部同步映射直播系统等。

该公司旗下共有较为知名的虚拟生态项目,分别是prprlive、peacha、ex-v。值得注意的是,作为虚拟形象分享创作平台的Peacha,早在2021年11月就更名为bilibili创意工坊。

然而,这并非是B站首次布局虚拟直播。

2019年4月,B站和日本彩虹社的合作项目“VirtuaReal”正式在B站上线,并首次在B站专栏发布招募贴。在招募帖中,B站也提到,鼓励主播尝试新玩法,支持粉丝进行二次创作,在与用户的充分互动中孵化IP,以创造更大的价值。

根据“bilibili直播姬”web端更新时间线来看,2021年7月21日,虚拟直播首次上线。而移动端的时间则更早一些,在2021年5月17日前后就已上线虚拟直播功能,在大半年的时间里一直不断更新,3个月前,虚拟形象直播才支持生成封面。

2022年2月16日,B站正式推出“虚拟主播”直播分区,并在直播娱乐分区增加了“虚拟主播”子标签,up主可以选择在“虚拟直播”专栏开直播。但金融投资报记者发现,哔哩哔哩APP并不支持up主直接选择“虚拟主播”专栏开直播,必须下载“哔哩哔哩直播姬”才可以。

在该APP上选择“虚拟主播”分区后,便需要构建自己的虚拟人物,可选择性别、服饰、发型、脸型等,按照自己的喜好构建人物形象,将设备摄像头对准自己,便可以动态捕捉手机屏幕前的真人面部表情,并与虚拟形象同步。捏脸模式选择自身形象,像极了元宇宙社交。

头部主播难逃退圈命运

B站资深爱好者小赵告诉金融投资报记者,其喜欢的游戏主播在近几个月的直播中,几乎都使用过虚拟主播形象。他们不是专职的虚拟主播,只是偶尔试一下,调节直播氛围。

而在B站上专职做虚拟主播的也不在少数。有媒体表示,去年以来,B站力推虚拟主播,目前平台虚拟主播人数已超过3万,其更新内容主要聚焦于游戏区、音乐区、生活区和舞蹈区。

B站加码直播虚拟形象,虚拟主播要崛起了?

部分B站虚拟主播直播间

记者2月20日晚打开B站“虚拟主播”直播分区,发现人气最高的虚拟主播直播间在线观看数量达到了600万,且多名主播达成千舰(1000个人以上成为舰长会员,舰长会员198元/月,有效期一个月)。

但头部的火热无法概括整个行业的现状。

虚拟主播利用虚拟人物代替真人出镜,对主播颜值和身材的要求降低,也正因如此,虚拟主播竞争日趋激烈,对主播个人能力要求较高。虚拟主播必须有区别于其他主播的个人特色,才有可能在激烈的竞争中获得一席之地,一些久久走不出来的小主播只能退圈毕业。

虽然虚拟主播新人不少,但选择毕业的人也不在少数。

记者浏览多名虚拟主播的毕业视频,发现他们的虚拟主播之路大多不到一年。新人之外,部分在虚拟主播圈有着不小影响力的主播也将面临毕业。比如自称世界第一名虚拟主播绊爱酱,在2月26日开完告别演唱会后,也将进入无休止休眠状态(毕业)。

谈及毕业原因,根据已毕业主播此前发布的视频内容来看,兼职虚拟主播选择毕业的理由大多是无法平衡直播和工作学习的时间,全职虚拟主播则是无法盈利,无法保证正常生活。对于绊爱酱这种有较高名气的主播来说,则大多是因为公司纠纷。

虚拟主播需时间印证

为切身感受B站虚拟主播直播,金融投资报记者注册完成后选择了自己的虚拟形象,发现女生虚拟形象可选择性远大于男生。

无论是服饰还是眉眼,女生模板都更精细一些。此外,记者还发现,该平台的捕捉技术似乎只限于面部,当记者大幅度摇摆手臂时,虚拟形象手臂摇摆的幅度却始终很小,该玩法也像极了主流市场上的元宇宙社交软件。

艾媒咨询《2021中国虚拟偶像行业发展及网民调查研究报告》显示,2020年中国虚拟偶像核心产业规模为34.6亿元,预计2021年将达到62.2亿元;2020年虚拟偶像带动周边市场规模645.6亿元,预计2021年为1074.9亿元。

第三方网站Darkflame的数据也显示,虚拟主播的月直播收入已从2020年1月的761万元增长至2021年11月的5466万元。

种种迹象表明,虚拟主播在向着利好方向发展,但虚拟主播遇到的问题仍不能忽视。

从2016年12月正式开始活动的绊爱,YouTube频道订阅数及各SNS粉丝数累计突破1000万人,常居YouTube十大Vtuber排行榜首。她曾凭借自身强大的吸金能力,为运营公司Activ8引入了三次投资,其中一次高达6亿日元,但最后仍难逃停运的结局。这让更多人开始注意到,虚拟主播的商业变现模式。

据CAYoungLab发布的统计数据显示,日本YouTube的大部分收入来自于广告。而在国内,对于大部分主播来说,其收入来源主要为直播打赏,包括用户充值、礼物打赏等。

艾瑞咨询发布的报告显示,2021年,中国直播虚拟礼物打赏市场规模或达2239亿元,已成长为一个成熟且庞大的市场。

次元光谱统计了B站主播336天的直播打赏收入,发现虚拟主播是可以和真人主播一样获得打赏收入的,但其所获得的打赏额度却远不如真人主播。

相关业内人员告诉金融投资报记者,一方面,虚拟主播仍是一个新名词,其受众有限,愿意为之付费的用户较少;另一方面,虚拟主播在直播中的互动性仍不及真人主播。其虽然能够更换不同场景,对于场景把控的可发挥性较大,但受制于技术问题,虚拟主播面目表情和肢体动作抓取技术仍未达到真人复刻水准,这会大大降低用户体验。

元宇宙的火热,带动了虚拟主播崛起,但目前元宇宙的布局还处于发展前期,尚未完全成型。虚拟主播发展模式根植于元宇宙内核,尚且需要时间印证。而就虚拟主播行业本身来说,小主播没人看,大主播又难以找到新的变现方式;此外,互动性和技术壁垒也是阻碍虚拟主播发展的重要因素。

缩我,高速云服务器
实时掌握推广动态
让您深入了解用户,提高推广转化率
联系我们
    1.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
      联系客服
      常见问题
  • 公众号
    客服微信
  • 缩我短链接公众号 关注官方公众号
  • 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