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藏品背后的灰产:炒NFT有人月赚10万,有人血亏百万

2022-03-28 14:12:11

阅读 831

2021年,NFT一度成为继“元宇宙”之后的又一热门话题,相比于元宇宙众说纷纭的解读概念,NFT在玩法和定义上显得更加的简单。

NFT全称为Non-Fungible Token,指非同质化代币,是用于表示数字资产(包括jpg和视频剪辑形式)的唯一加密货币令牌,可以买卖。目前,国内外更是以“数字藏品”来称呼NFT,作为数字经济的一种,数字藏品成为了虚拟资产变现的一种重要途径。

2021年3月11日,一张平淡无奇的JPG图片,经过区块链技术处理后,变成了数字藏品,并在佳士得拍卖中,最终以6934万美元的价格成交,折合人民币4.51亿元。3月23日,“无聊猿”NFT母公司 Yuga Labs 更是以 40 亿美元估值完成 4.5 亿美元融资。

2021年起,国内越来越多的数字藏品发售平台如雨后春笋般涌现,经过半年多的时间,数字藏品产业链吸引了部分人投资和购买。

就在近期的3月23日,TME数字藏品宣布联合腾格尔推出《天堂》25周年纪念数字黑胶唱片,限量发行8000份,目前已在QQ音乐开启预约;3月初,“会说话的汤姆猫家族”IP联手百度超级链,推出的限量纪念徽章免费数字藏品在不到半分钟内售罄。

但由于游离于模糊地带,也让“数字藏品”存在争议。新华社曾在《数字藏品是什么?有风险吗?谁来监管?》中称:“在监管落地前,对投资者而,NFT相关领域可能仍有较大泡沫。相关人士认为,普通投资者应当持谨慎态度。而NFT产业要实现健康长远发展,需要市场主体合规经营。”

“淘金者”辞职炒数字藏品,月赚15万

“今天有十几个平台的数字藏品要抢,我手机已经设置好了闹铃,一旦响起,我就会去对应的购买页面进行抢购,碰碰运气。抢到了就是几百元甚至上千元的利润。”NFT玩家小云充满期待的说道。

小云告诉Tech星球,他现在已经从原单位辞职去做数字藏品的生意,因为他在一个月的时间内,通过数字藏品赚了15万,像小云这样赚到钱的玩家不在少数。

他是从今年1月份开始接触数字藏品,当时的想法是,数字藏品在国内还没怎么发展,但是拥有不亚于元宇宙的热度,或是一个投资机会,于是他开始去抢购数字藏品,然后通过平台的二级市场,或者自己去寻找买家卖出变现。

另外一位刚入门的小星告诉Tech星球,数字藏品的利润很丰厚,根据小星提供的截图显示,他在二级市场中,通过卖出的两款藏品,一天净赚2700元,成本则不到30元。现在手里还有其他的一些藏品还在屯着,等藏品价格高了后,再定高价抛出,预估这波能赚到2万元,如果每天都能抢到藏品,月入过万甚至像圈内的一些大佬一样,月赚10万元并不在话下。

 

数字藏品背后的灰产:炒NFT有人月赚10万,有人血亏百万

图源:小星提供的数字藏品成交截图。

 

据小星介绍,数字藏品的整个购买流程,类似于当年自己的炒鞋经历。

先由各平台的公众号先发布数字藏品的抢购日历,用户通过平台的抢购渠道购买,包括App、网页和小程序等,但由于微信小程序官方未收录这类服务,目前一大部分的数字藏品平台的小程序已经被封。

平台每次发布的数字藏品类型并不会太多,大概1-4个左右,每个类型的数字藏品数量也有限,大多在1万件左右,每件藏品的定价则在1-100元不等,待平台将藏品发售后,很快就会被用户抢完,平台的每一场发售都能赚到几万到数十万元不等。

小星介绍说:“起初的数字藏品还很容易抢,但后来有太多人发现这个发财机会后,也就没那么好抢了。但越难抢到数字藏品的平台,其平台的藏品在二级市场的价格就越高。”

当然,并不是所有的数字藏品都要抢。小星表示,藏品主要还是要在大平台抢买,比如鲸探、幻核等拥有大公司背景的平台,以及唯一艺术、NVWA等在业内有一定知名度的平台,这些平台的藏品往往能在抢到后卖出高价,而且很容易就能交易出去。

 

数字藏品背后的灰产:炒NFT有人月赚10万,有人血亏百万

图源:新知榜,国内数字藏品平台影响力排名。

 

但是再宽的河流也会有枯竭的时候,所以小星并不会总是盯着这些大平台,还会去找一些新的小平台去购买数字藏品,相当于是风险投资,因为这些小平台一旦火了,那么手里的藏品价格就会水涨船高,但也不排除有些小平台在割完韭菜后,出现直接跑路的现象。

小星认为跑路的毕竟是少数,大部分投资还是有回报,除去这些亏损的成本后,还能赚到不少钱,行情好的前提下,一个月能赚数十万元,就算是开始玩的人,也能一个月赚到几千元,亏的人也有,但在他的圈子里亏的人还是少数。

“韭菜盘”平台跑路,散户亏损近百万

经过半年多的发展,国内的“数字藏品”已经成了一条比较完整的生意产业链。

作为产业链的上游,数字藏品发售平台拥有绝对的话语权和定价权。这些平台,有的背靠互联网大厂,比如阿里鲸探、腾讯幻核;也有腰部公司,比如唯一艺术,以及芒果TV基于光芒链的数字藏品平台;还有一些是个人创业的新公司,甚至个人工搭建平台,然后自产自销。

Tech星球发现,几乎每天都会有好几个新的平台出现,而且在多个数字藏品群里可以看到这些新平台的负责人打广告宣传。这意味着资本开始布局这块市场,同时也让一些割韭菜的盘子有利可图。正是这样一个鱼龙混杂的市场,有人赚钱就会有人赔钱。

资深的圈内人士小光告诉Tech星球,守规矩的资本会将数字藏品的售卖严格限制,比如用户购买藏品后,会有一个转售期,时长在一个月到半年不等,过了这个转售期后,藏品才能交易或转赠给其他人。这样做是打击了投机的人,在迅速抢到藏品后进行二次销售变现,使数字藏品的价值回归到本质,不至于炒作价格太高形成泡沫。

也有一些割韭菜的平台,则直接开放二级市场,让用户买了即卖,平台也能够更快的出货,赚一波快钱,这也极容易形成“韭菜盘”。小光表示,近期就有一家数字藏品平台跑路了,有用户为了抄底,在这个平台上亏了近百万,所以炒作数字藏品有很大风险。

除了平台方,购买的用户(也叫“散户”)是产业链条中重要且活跃的一环,他们每天都活跃在各大数字藏品官方群,紧盯平台的发售信息,以便更快的去抢购藏品,为了抢到更多的藏品,部分散户会购买数十部手机和账号去争抢,他们形成了数字藏品的一级市场。

数字藏品背后的灰产:炒NFT有人月赚10万,有人血亏百万

 

除了一级市场外,部分平台会开放二级市场或转赠功能,散户一旦抢到藏品,就会将藏品挂到平台的二级市场中,等待“机构”的入场扫货。这些机构会以高价购入散户中的藏品,一次出手在几十万到上百万元,但他们买到的藏品会流入灰色市场中进行交易。比如,在网上的一些数字藏品网站或论坛内交易,交易的对象则是那些喜爱数字藏品的收藏者,赚取的利润在10%左右。

 

小光补充说道:此前的数字藏品市场,的确是一个能赚钱的好地方,但随着越来越多的资本、用户入场,无论是一级市场还是二级市场,都存在着巨大的泡沫。真正将数字藏品作为藏品的人是一小部分,大部分还是将其作为商品转卖甚至炒作,这就容易形成一个隐形且巨大的泡沫。

整治灰色产业,部分平台被下架

在这场狂欢的背后,实际上有着一柄“达利克斯之剑”高悬头上,一旦泡沫被戳破,数字藏品市场可能会形成杀猪盘,成为一场割韭菜的闹剧。因此,作为游离于模糊地带的灰色市场,需要必要的监管。

相关监管部门早已注意到这点。2021年9月,科技部下属中国技术市场协会标准化工作委员会联合多家机构成立专门工作组,共同开展《NFT平台与产品评测》团体标准研制、起草工作,旨在建立起一套适合中国国情、满足国内NFT行业长期健康发展需要的相关团体标准。

2021年10月,NFT行业首个自律公约发布。国家版权交易中心联盟联合中国美术学院、浙江省杭州互联网公证处,以及国内头部互联网企业共同发布了《数字文创行业自律公约》。

同时,腾讯等平台方,也开始治理这些游离在灰色地带的产业。

3月16日,数字藏品平台西湖一号发布公告称小程序暂停服务,经与腾讯团队沟通后,得知数字藏品目前属于微信小程序未开放领域。3月21日,媒体报道称,微信小程序开始对部分数字藏品平台进行下架。

圈内人士小光认为,现在的数字藏品市场是建立在玩家不断涌入和大量资金炒作的基础上。为了数字藏品的健康发展,有效的监管非常必要,监管将为数字藏品市场起到定海神针的作用,也会使数字藏品产业走向正规和规模化。

缩我,高速云服务器
实时掌握推广动态
让您深入了解用户,提高推广转化率
联系我们
    1.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
      联系客服
      常见问题
  • 公众号
    客服微信
  • 缩我短链接公众号 关注官方公众号
  • 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