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空不断蓄力,碧桂园该不该慌?

2022-01-11 15:42:36

阅读 679

 

碧桂园还能继续稳健吗?

房企交出2021年成绩单,碧桂园蝉联“一哥”宝座。

 

据中指研究院数据显示,碧桂园、万科、融创2021年分别累计销售金额为7588.2亿元、6203亿元与5976亿元,位列行业前三甲,而2020年碧桂园的累计销售金额为7888.1亿元。

 

尽管同比仅略有缩水,然而资本似乎并不看好碧桂园。

 

眼下,沽空碧桂园的力量不断积蓄,到了2021年1月6日,碧桂园的沽空金额占总成交金额比例为58.65%,在沽空比例TOP榜中位列第二,仅次于已暴雷的富力地产。

 

面对做空势力围猎,碧桂园到底成色几何?行业规模最大的碧桂园,为何有资金敢于沽空?碧桂园一直渴望向高科技转型,市场怎么就不信?

“秃鹫”盘旋,三次进入沽空比例TOP榜

房企的日子不好过,已成为外界的共识。

据公开资料显示,2021年多个梯队房企的门槛均有所下降,TOP 3门槛值为5976.0亿元,同比下降14.8%;TOP 30门槛值为1218.9亿元,同比下降6.7%;TOP 100门槛值为330.8亿元,同比下下降0.7%。

 

如此一来,资本对房企越来越不感冒。

 

在A股市场,大家保险减持了金地集团、金融街,中国人寿减持了万科,和谐健康保险减持了金融街……

 

而在港股市场,做空也未缺席,融创的市值一年之内缩水过半,而世贸的市值一年之内腰斩之后再遭腰斩。

 

如今,碧桂园上空“秃鹫”盘旋。

 

据碧桂园成交量数据显示,从2021年12月下旬起,沽空金额占总成交金额比例持续攀升,非常持续超过25%,更是有三次超过50%,进入沽空比例TOP榜。

 

做空不断蓄力,碧桂园该不该慌?

沽空比例TOP榜(图源:同花顺)

对此,业界意见不一。

一种声音认为,碧桂园未有暴雷先兆,做空不足为虑。

 

某国际投行工作人士彭少新告诉锌刻度:“沽空的确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债券价格和融资利率,如果债券持续暴跌或融资利率持续走高,那才是大事不妙。”

 

彭少新进一步表示,碧桂园的公司债价格较为稳定,且2021年12月底发行的10亿公司债票面利率为6.30%,虽然达到利率询价区间的上限,但从行业来看并不算太高。

 

因此,虽然沽空力量不断加码,碧桂园的股价却并未崩溃。

 

另外一种声音认为,先知先觉的资金嗅了不好的气息。

 

高周转为房企的主流打法,而将高周转“456”标准提高到“345”高度的则是碧桂园,即拿到地设计图就基本完成,3个月开盘,4个月资金回正,5个月资金再利用,领跑行业其他玩家。

 

如今,高增长打法面临失灵的风险,考验着碧桂园的应变能力。

 

对此,资本市场还是有一定疑虑的,才碧桂园2019年第三期公司债利率是4.98%,而2021年第四期公司债利率升至6.30%,就可见一斑。

 

景顺长城基金经理杨锐文日前在网络调研会上感叹:“地产去拼谁胆大的时代结束了。”

 

年度销售目标未达成,又踩“三道红线”

 

上述争论暂时难辨对错,但碧桂园本身有一定的瑕疵,这也是无法回避的事实。

首先,8000亿元年度销售目标没有完成。

行业剧变之下,碧桂园于2021年9月召开高层会议,誓师力保8000亿年销售目标,“10月以后将仅有一个指标即销售指标,所有人围绕这个仅有的销售指标完成。”

 

为此,碧桂园常务副总裁程光煜立下了军令状,并设立了每月1亿元的高额奖励。

 

可惜的是,重压叠加重奖,距离年度销售目标依然存在411.8亿元的差距,这令碧桂园多打“粮食”的愿景落空了。

 

与之对应的是,2021年绿城、华润、滨江、正荣、越秀等房企完成了年度销售目标。

 

这意味着,程光煜是否请辞、地产团队的军心是否稳定或成悬念。

其次,“三道红线”仍有一条未达标。

 

据碧桂园最新财报显示,2021年上半年营业收入为2349.30亿元,同比增长27.02%;净利润为149.96亿元,同比增长6.11%;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1679.21亿元,同比下滑11.05%;毛利率为19.70%,同比下滑18.82%。

 

做空不断蓄力,碧桂园该不该慌?

碧桂园财报数据

 

更为关键的是,剔除预收款后的资产负债率为78.53%,依然大于70%,不满足“三道红线”的要求,从而位列“黄档”。

 

一名业内人士告诉锌刻度:“按照要求,失守一道防线,负债年增速不得超过10%,从而迫使高负债、高杠杆、高周转运营的企业慢下来,可一旦慢下来,就对销售与回款有了更高的要求,否则现金流就可能承压。”

 

上述业内人士进一步表示,碧桂园活下去问题不大,要活得好还要付出更大的努力,毕竟负债规模高达1.74万元,位列行业第二。

再次,管理团队人心不一致。

近日,证监会对碧桂园集团资金部资金总经理刘波内幕交易“惠达卫浴”股票的行为进行了处罚,没收违法所得4070250.25元,并处以8140500.5元罚款。

 

由此可见,虽然面临严峻的挑战,但碧桂园内部似乎人心不一致。

 

而据新京报报道,碧桂园风控审计监察中心2021年首次披露内部反舞弊情况,2018年以来,集团监察部已查处项目总经理及以上人员228人。

 

其中,碧桂园原贵州区域片区执行总裁杨华平、副总裁关秀云、副总裁黄三峡、营销一部总经理邓英华、营销二部总经理凌鸿等,相继被查处。

讲科技的故事,资本市场怎么不买账?

地产“寒冬”之下,碧桂园对科技更为向往。

 

碧桂园集团总裁莫斌在2022年新年致辞中提到:“我们坚定不移地向高科技综合性企业转型,集中‘火力’攻克技术难关,推动高科技新业务取得突破。先进生产力是基业长青的决定性因素,科技将为主业插上腾飞的翅膀,推动集团迎来更高质量的发展。”

 

机器人,为碧桂园的主攻方向。

 

据公开资料显示,从2018年起碧桂园砸下800亿元进军机器人赛道,覆盖建筑机器人、厨房机器人、安防机器人、清洁机器人等多个细分领域。

 

尽管下了重注,效果却一言难尽。

 

譬如,据界面报道,截至2021年底,已有18款建筑机器人已投入商业化应用,累计交付各类建筑机器人超730台。

 

而“燃财经”则一针见血指出:“碧桂园造机器人,同样有变相拿地之嫌。”

 

具体来看,碧桂园2018年9月以底价13.4亿元拿下广东顺德23.3万平方米地块,楼面价仅1530元/平方米,计划于2023年建成机器人谷;其中,有10.3万平方米地块为商住用地,拟建10栋住宅与2栋服务型公寓。

 

事实上,在碧桂园的财报中,看不到机器人这项业务的身影,至于盈利能力更是成谜。

 

机器人之外,直播也曾被寄予厚望。

 

对此,碧桂园江中区域营销总经理林立科2021年对媒体表示:“我们也是把直播卖房往常态化去运作。”

 

尽管碧桂园加码直播,却似乎并未为销售“插上腾飞的翅膀”。

 

一名私募人士告诉锌刻度,直播卖房存在侧重导流,高折扣房源、优质房源难以持久化、常态化,无法完全线上化等痛点。

 

换而言之,直播卖房的本质为线上蓄客工具,拓客意义大于销量。

 

另外,碧桂园还通过创投的渠道涉足半导体、新能源、高端医疗器械、前沿新材料等新兴产业方向。

 

据爱企查显示,碧桂园创投投资了比亚迪半导体、紫光展锐、蜂巢能源、蓝箭航天、极电光能等知名企业。

 

做空不断蓄力,碧桂园该不该慌?

图源:爱企查

 

不过,碧桂园地产业务占营收比例高达97.01%,创投业务道远且长,短时间之内难以成为其第二曲线。

 

总而言之,碧桂园一方面地产业务缩水,另外一方面发力科技却成效不大,从而令做空势力起了觊觎之心。

 

从这个角度来看,碧桂园还能继续稳健吗?

 

 
缩我,高速云服务器
实时掌握推广动态
让您深入了解用户,提高推广转化率
联系我们
    1.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
      联系客服
      常见问题
  • 公众号
    客服微信
  • 缩我短链接公众号 关注官方公众号
  • 联系客服